3/31/2008

Weeping Cherry @ Ann Arbor

wc1
一直在記錄西雅圖的櫻花,當然也不能忘了“故鄉“的春天呀!在大湖畔的安亞伯渡過了幾個寒暑,雖然當時常抱怨密西根無山可爬,但還是會想辦訪親近身邊的自然。後來很常去走路的一個地方,就是位於Huron River畔、小丘之上的植物園(Arboretum)。就像在西雅圖華大校園走出了自己的賞花路線,當年的我也同樣的在植物園探索出了Euphtw版的賞花地圖。在這個地形頗有變化的植物園“後山“,有個很像操場的地方。“操場“一角,有一棵巨大的櫻花樹。與西雅圖的櫻花品種不同,她是一棵垂櫻(Weeping Cherry)。顧名思義,它是一棵像楊柳一樣垂掛著滿樹花朵的櫻花樹。在還沒有查字典之前,我都笑稱她是“哭櫻“。雖然覺得這樣的名字很詭異,誰叫這個英文字可做這兩解嘛!
wc
在長達半年的灰白冬季後,順著植物園的泥土小徑發現這棵垂櫻時,實在是震驚不已,怎麼會有這麼美的花樹呢?她的外型和她的地點,讓我一時以為誤入什麼祕密花園。趕快看看四周,有沒有什麼背上有翅膀或是長耳朵的精靈躲著?
wc3
從那之後,每年春天我都要來拜訪她。也許在西雅圖,這樣一棵櫻花樹不算什麼。但對於當時的我來說,見到那垂掛在枝條上的粉紅櫻花,可以將快要得季節性憂鬱症的心情一掃而空。
wc2
比起氣候溫和多了的西雅圖,密西根的櫻花季大概要晚一個月左右,大約在四月中下旬。問題是,有多少人跟我一樣在乎呢?又開始回憶“故鄉“起來了,大家隨便看看就好。

安亞伯手札上一篇“松林下的落雪小花—Snowdrop

Labels:

3/30/2008

為了探戈,陶醉

tango
在五大湖區唸書時,因為無山可爬,JY與我最常做的休閒活動大概就是聽音樂會和逛二手CD店Encore了(家中CD以等比級數暴增果然不是沒有原因的!)。在認識手風琴學弟後,雖然我不跳舞也不會彈手風琴,卻因此瘋狂愛上那讓人心揪成一團的阿根廷探戈音樂。每次到學校旁的二手CD店,都要找找有沒有什麼有趣的手風琴探戈音樂CD。

這家二手CD店空間雖小,卻是個大寶庫。除了分門別類的CD收藏將整間店塞得寸步難行之外,在店門口櫃台處和走道上的塑膠籃裡,也有剛“進貨“的各類CD。如果不是抱著挖寶的心情來這裡,大概逛一下頭就昏了。有一回,我在收銀台邊堆得高高的CD中,發現了照片最左邊這張“Buenos Aires Madrigal(布宜諾斯艾利斯牧歌)“紙盒裝CD。本來是被它的外觀先吸引住目光,看了文字後發現是張阿根廷探戈加上義大利牧歌的組合,就更有興趣了。非常興奮地拿去試聽,發現這是一張很有意思的CD。以古樂的配器(像是魯特琴和古大提琴viola da gamba)與阿根廷探戈專用的手風琴Bandoneón,加上人聲來演出一首首的阿根廷探戈和十七世紀的義大利牧歌。這兩種音樂形式不同、語言不同、時代也不同,但音樂既動聽又極富質感,將兩個文化的音樂巧妙地融合在一張專輯中,成果讓人激賞。果然是挖到寶了啊!

因為發現這張CD的關係,讓我對發行這張專輯的小廠MA Recording好奇。上網查詢的結果,發現這是一家1988年創立於日本的公司。MA是日文“間“的發音,而“間“是由“閒“演化而來。中文的“閒“字原是指月光曳灑過門時的美感,沒有月光或是門,都無法顯現這個美。MA Recording的發行概念,就是源自於此。所以這家公司發行了許多風格獨具的爵士、世界和古典音樂。雖是家小廠,在美國一些稍具規模的CD店或複合式書店都還偶爾找得到這家公司發行的CD。在台灣,我在西門町的佳佳唱片也發現有MA Recording的蹤影。不然,直接在網路上也買得到。

因為很為這張“Buenos Aires Madrigal“所著迷,就繼續尋找MA出的探戈音樂。第二張是“Será Una Noche“,其實是MA發行的第一章探戈專輯,98年在距離布宜諾斯艾利斯150公里遠的一座小教堂錄製完成。另一張則是它的姊妹作“La Segunda“。如果你認為探戈音樂都很俗,只是拿來當作跳舞的伴奏,那就大錯特錯。由MA出版的探戈專輯,都強調老瓶裝新酒。有些曲子雖創作於二十世紀初,但編曲新穎,配器又加入古樂器或是南美傳統樂器,這樣的改變讓這兩張專輯的聲音更為迷人,讓探戈音樂得以脫離舞蹈而獨立欣賞。聽著專輯中的手風琴聲和男女歌手的嗓音,彷彿來到入夜之後布宜諾斯艾利斯港口邊的小酒館,讓精神跟著樂聲進入一種微醺的狀態。每次聽都要讚嘆,這種在二十世紀初由義大利、德國、西班牙和非洲等國移民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最邊緣最邊緣的環境(紅燈區)所融合而成的音樂,為什麼散發著這麼迷人的氣息呢?

這三張專輯,成了我除了阿根廷手風琴大師皮亞佐拉探戈音樂外的最愛。因為探戈音樂而認識的MA Recording,也陸陸續續找了這家小廠其他的非探戈音樂來聽。張張聆聽下來,果然是音樂品味極高的一家公司,它發行的爵士與世界音樂都非常動人,可以說不輸給德國的ECM。看來,我們不僅是為了探戈而陶醉,更要為了MA Recording的存在而感動不已呢!

阿媽爽網站試聽
Buenos Aires Madrigal
Sera Una Noche
La Segunda

藝文手札上一篇“親子同樂的巴洛克舞蹈表演

Labels:

3/29/2008

松林下的落雪小花—Snowdrop

sd1
這個星期西雅圖已經下了兩場三月雪,天氣冷的超乎尋常。不禁讓我想起當初還住在大湖邊大學城安亞伯的時候,在天氣日漸晴朗,氣溫回升之時的四月卻來場春雪的情景。即使不下雪,也會在醫學院山坡的松林下發現“落雪“。她,就是第一朵昭告春天來臨的花朵Snowdrop。
sd
潔白的花色配上清新的花型,還有那浪漫的花名,比起任一種大紅大紫的花更適合迎接春天的來臨。低垂的小花,要親近她得以五體投地之姿。
flower
她們旁邊也常伴隨著另一種同樣可愛的小白花。如果當年不是走路/騎單車上下學,大概不會發現這個有“落雪“的角落。少開車,真的可以見到不同的世界。
DSCN2546
搬來西雅圖後,不再在路邊發現Snowdrop的身影,讓我悵然若失。終於,在City People's的苗圃發現這裡販賣著我一直想念的小花。
DSCN2553
雖然很想把她帶回家,但發現她的時候幾乎已經過了花季。只好,用相機記錄下她很有氣質的姿態。如果你住在安亞伯,請在四月初的時候到Catherine St和Glen Ave交叉口的那塊山坡,幫我跟Snowdrop打聲招呼吧!

安亞伯手札上一篇“花式溜冰比賽的季節又到囉!

Labels:

3/28/2008

華州第三十條步道完成紀念—Rattlesnake Mountain

IMG_0041
2008開春第一爬,終於在上星期六完成了。本來桂賢邀約在這天共進早午餐,在發現週六是多雲到晴的天氣後,改成大夥一同上山健行。三月天,高海拔的步道都還埋在雪裡,只能挑西雅圖近郊的去走。翻翻步道書,選了這條位於North Bend的響尾蛇山步道(Rattlesnake Mountain Trail)。

好一陣子沒爬離家這麼近的步道了。從西雅圖到此只要沿著I-90往東,在32號出口下交流道,出了高速公路後右轉,大約三英里後就會來到Rattlesnake Mountain的步道口停車場。在響尾蛇山腳下,還有個響尾蛇湖,豐富了此地的風景。
DSCN2856
由於這條步道離西雅圖近,在假日非常熱門。之字形的步道穿梭在新綠的林子裡,背著小背包爬山的狗與人一樣多。
IMG_0035
多雨的華盛頓州,連林間大石都爬滿了苔蘚,像個綠色的大饅頭。
IMG_0036
枝枒上披掛著的苔蘚,在陽光下迎風飄揚。
IMG_0004
本年度第一次爬山,不想太操,所以目的地定在單程二英里遠的Rattlesnake Mountain Ledge,而非4.3英里後的山頂。一路與桂賢、彥生和Shumei聊天,似乎沒費多少力就爬升了1100英呎上到了視野遼闊的Ledge。谷地的對面還有雪的山頭,就是另一座西雅圖有名的郊山Mt Si,它也是JY與我二年多來華州健行之始。
IMG_0008
此時的Cascade群山,全都白雪蓋頭。有雪的山頭,多了一份靈氣。
IMG_0009
山腳下,就是今早出發地的響尾蛇湖。絕佳的視野,讓久未爬山的我們看得心曠神怡。
IMG_0014
更遠處的群山之中,還有另一個波光粼粼的湖Chester Morse Lake。
DSCN2851
Ledge上風大,三面又是絕壁,JY為站於絕頂之上的我們留影。站在這裡,如果不是身旁還有其他太多健行客,真想逆著風大吼大叫來一吐心中的鬱悶。
IMG_0018
就這樣下山似乎不太過癮,所以我們決定再往上走一小段。從Ledge之後,進入了冰雪之境。
IMG_0019
步道旁到處是不知何時留下的殘雪,溫度頓時低了好幾度。
DSCN2854
我們上到另一塊凸出的大石,往下望,那個上面都是人的絕頂就是剛剛拜訪過的Ledge。如果不是太熱鬧,還蠻有武功高手練功之地的味道。

2008年,就以這條有朋相伴的步道,來當作華州健行的另一個里程碑,牆上的華州地圖又可以多上一顆釘子了。這是二年多下來的第三十條,也是今年的第一條。其實數字不代表什麼,這三十條短則四英里,長則九英里多的山中步道,不是要建立什麼記錄,也不為登頂而去,而是純粹想走路、跟著大地一起呼吸與接近自然罷了。想要把握在華州的時間,多看看這裡美麗的山林。還有上百條的步道等著我們呢!這樣的風景,回到台灣可是要重裝爬山才看得到的。到時候,大概就很難有在一天之中從台北開著三小時的車到台南左右的地方,走上十三公里的路,再開車回家的瘋狂舉動吧!

不管如何,健行的季節,看來又要開始了呢!

華盛頓州Hiking手札上一篇“來自山林的悸動—Chain Lakes @ Mt Baker

Labels:

西雅圖糕點Cafe系列—Crepe de France

DSCN2329
來到西雅圖的旅人一定會去的一個地方就是城裡的派克市場。即使我旅居於此,三不五十還是喜歡假冒觀光客,到派克市場去蹓躂,逛逛小店、體驗市場的活力。即使已經數不清來過這裡幾次,總是走著走著就會發現一間以往不曾注意的店。有時是北歐商品或是波蘭陶瓷的專賣店,有時則是小Cafe。總之,這是一個處處充滿驚喜的地方。

這回,就在派克市場的一個角落發現這家可麗餅店Crepe de France。愛吃可麗餅的我,當然要進去嚐嚐。似乎,可麗餅店總是店面小小的,古樸的木製桌椅和手寫的Menu,親切地招呼人入內歇歇逛累市場的雙腳。
DSCN2331
窗邊閱讀的小姐,也巧妙地融入這家店的氣氛之中。
DSCN2332
到可麗餅店都要點香蕉巧克力口味的我,這回也不例外。雖然味道比不上我家附近的Crêpe Café,但能夠品嚐法式風情的每個機會我都不想錯過。
DSCN2326
這家小小的可麗餅店,就在派克市場這隻巨大的烏賊掛飾旁。
DSCN2328
靠海的西雅圖,市場裡也要展現海洋風情。找到這隻烏賊,就會找到這家可麗餅店了。怎麼樣,準備到派克市場尋寶了嗎?

西雅圖手札上一篇“華盛頓大學賞花特別報—春之交響詩

Labels:

3/27/2008

喧囂中的自然樂園—Washington Park Arboretum溼地

IMG_0035
最近在書店發現一本叫做The Wild Within的攝影合輯。一路翻過去,覺得題材和畫面都好熟悉,這些草啊鳥的,JY與我不是也常拍嗎?原來,這本書的照片都是在華大附近的植物園Washington Park Arboretum溼地拍的。看得我大大的激動,原來真的有團體把這裡的美與好出書啊?植物園靠華盛頓湖一帶的溼地,是西雅圖城的一塊瑰寶。在如此靠近人煙的地方,有塊野地,裡面生態豐富,不管是步行還是划船探訪其中,總是讓人如入寶山,收獲滿滿。有時很想跟著綠頭鴨的凝視,來看看這塊自然寶地。
DSCN2831
為什麼會說它是喧囂中的自然樂園?因為這塊溼地被520高速公路從中穿過。在隆隆的車聲中探訪自然,是城市裡特有的經驗。根據這本書的前言所述,每天有大約一百萬的車次從溼地上東西向的高速公路呼嘯而過。為了到華盛頓湖之東去逛街、看電影、吃台灣小吃或爬山,我們偶爾也開車走過這段路。不知道其他人是否跟我們一樣,每當開車經過植物園一帶的時候,都努力東張西望,想看看大藍鷺是否正在沼澤旁釣魚,或是美國白冠水雞正成群優游湖上。
IMG_0004
很愛探訪這塊如魔法之境的溼地,雖家不在這裡,但也夠近了。我們通常是開車跨過Montlake Bridge,轉進E Lake Washington Blvd,再左轉24th Ave E,將車停在Museum of History & Industry的停車場,從此開始沿著鋪著木屑的步道和浮橋來探訪這塊溼地。這回的第一個驚喜,是才剛到停車場,就遇到一對喜歡在內陸荒地出沒的鷸鴴科鳥類Killdeer。
IMG_0006
有車子當掩護,我們得以近距離觀察牠。看牠以一隻腳站立的模樣,相當逗趣。
IMG_0010
鷸鴴科鳥類大多相當怕人,這回可以拍到牠的大頭照,實在是太幸運了。
IMG_0025
牠們似乎對停車場縫隙間長出的野草很有興趣。
IMG_0027
你在看我嗎?
IMG_0032
走進通往溼地的步道,來到Foster Island的沼澤地帶。步道穿過像是龍貓卡通裡的綠色隧道,這個季節的步道邊有許多像瓶刷般的花正在開著。
DSCN2838
這條步道,有好幾段是架在湖上的浮橋。這裡,是與水鳥相遇的好所在。
IMG_0039
這天賞鳥幸運指數頗高,就在我們踏上浮橋之際,就看到一隻鸊鷉Pied-Billed Grebe優游於不遠處的水面上。
IMG_0055
而今年春天的“新種“也出現了,就是照片中這對Ring-necked duck。與前面那隻鸊鷉一樣,牠們也是潛鴨。外型的特色是嘴巴尖端呈黑色,還有一圈白。右邊那隻閃著漂亮光澤的是公鴨,左邊的是母鴨。
IMG_0058
公鴨的頭型方方的很特別,牠似乎要游進黃昏的光芒之中。
IMG_0166
牠們算是小池塘裡常見的鴨子,卻一直到今年才相遇。不過就在“認識“這種鴨子後,最近在學校的大噴水池中也發現牠們的蹤影。
IMG_0177
以聯合灣一水之隔,對面的自然區池塘中,也到處是成雙成對的鴨子。照片中這對可不是綠頭鴨,而是American Wigeon。牠的公鳥比常見的綠頭鴨多了一個白色的額頭。
IMG_0145
在這裡,又遇到幾隻Hooded Merganser。牠們的體型雖小,公鳥的顏色非常引人注目。
IMG_0150
從正面看,由黑白兩色構成。
IMG_0134
這兩隻公鳥,正卯足了勁互相炫耀示威,不斷做出將自己身體抬高的動作。
IMG_0152
為的是要贏得照片中左邊這隻母鳥的歡心。真的忍不住要再提一次,這一帶只要躲在草叢後面,幾乎都可以與水鳥近距離接觸,實在很棒!
DSCN2843
當夕陽逐漸西沈,這一帶的湖水全部染成金黃色。
IMG_0045
坐在步道盡頭的平台冥想或賞景,該會是下班後除卻一身塵埃的好去處。
IMG_0082
往西望,Montlake Bridge上的車輛依舊川流。
IMG_0088
在這裡,讓人深切體會到溼地的可貴。雖然距離西雅圖市中心只要十多分鐘的車程,卻是鳥兒與野生動物的庇護所。可見只要在城市裡有塊地維持野性,萬物還是會生長,人與自然還是可以共存。像是華州常見的水鳥,我們都是在這裡認識的。黃昏時烏鴉與鸕鶿飛過這塊城市裡淨土的畫面,每一次都跟第一次看到時一樣感動。翻著手上這本The Wild Within,深深覺得西雅圖人實在幸運。有這麼一塊深受大家喜愛的溼地在自己居住的地方,該是一座偉大城市的表現。很慶幸自己有這樣的機會在旅居西雅圖的二年多之中,與在此出生的小鴨小鵝一樣,對這塊溼地產生了銘印作用。讓我興起回到台灣後也要幫關渡溼地好好記錄一下它的四季的念頭,也許哪天整理一下,我也可以弄一本屬於自己的“The Wild Within“,讓更多人認識溼地之美,來推廣溼地保護的重要。

二年多下來,我們已經數不清探訪過幾次這一帶溼地。如果想先在網上神遊,請一定要繼續閱讀下列文章:
Sunset @ Lake Washington
聯合灣邊水道探密
春末夏初是黃花開的季節
實驗室聯合灣畔烤肉會
聯合灣操舟
植物園裡的木鴨
聯合灣的黃昏
聯合灣的新朋友
賞鳥筆記@Union Bay Natural Area
聯合灣的鸕鶿
實驗室年度賞鳥記
Greater White-fronted Goose@Montlake Fill
華盛頓湖上的過客


不然,也可以到書店翻閱這本The Wild Within。賣書的收入將捐給非營利組織Arboretum Foundation

最重要的,請親自來探訪並愛護自然吧!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大地之母派來的使者—丹頂鶴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