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2019

林間漫步—Florence Hill Lookout & Lake Wilkie Track

IMG_0104 續向南行,探索步調悠閒的The Catlins海岸線。 IMG_0107 蜿蜒的海岸公路隨著岬角向上攀升,來到可以眺望Tautuku Bay的景觀臺Florence Hill Lookout。海天一色的視野,讓大家大為讚賞。一旁的中國遊客拿出空拍機準備拍攝。「That's not a great idea.」Tim跟我們說,他擔心從海面往內陸吹的強勁風勢會讓剛升空的空拍機掉下,銳利的螺旋槳會有砍斷它擁有者的頭的危險。我們可不想目睹這血淋淋的一幕,上車逃之夭夭。 IMG_0119 還是來去不會有空拍機打擾的Lake Wilkie Track走走吧!頭一回步入南島東南海岸的原始森林,步道起點是羅漢松(podocarp)與各種蕨類的天下。 IMG_7448 在南島沒被開發成牧場的野地,總是立刻被各色蕨類包圍。 IMG_7452
難怪國內一直有股要將跟澳洲十分相像的國旗改成上面有銀蕨(silver fern)圖案的聲音,可惜在最近的一次公投(2016年)以43.2%的得票率輸給原來的國旗(56.6%)。不過還是可以在紐西蘭航空的機身上見到銀蕨的身影。 IMG_7462 對於來自亞熱帶的我們來說,蕨類當然不陌生。有趣的是,紐西蘭雖屬溫帶,卻擁有約200種的蕨類,其中高達40%是特有種。我們一路搜尋葉面腹側為銀白色的銀蕨,不過看來似乎不那麼容易被發現。 IMG_0110 今日我最愛的蕨類影像,是透著光的這張。 IMG_0114 鑲著紅邊的也不錯。 IMG_0116 這條下行步道,通往在最後一個冰河紀所形成的小湖Lake Wilkie。 IMG_7457 可以一路下到長著水草的湖畔。 IMG_7456 此刻小湖上無鳥蹤,但被綠包圍的感覺好好。雖然紐西蘭沒有改旗成功,蕨類與國家的連結卻逐漸讓國民與世人所熟知。不禁好奇,如果臺灣也來個類似的公投,什麼樣的物種最能代表美麗之島而成為國旗的圖案呢?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大人的遊樂場—The Lost Gypsy Gallery

Labels:

7/18/2019

大人的遊樂場—The Lost Gypsy Gallery

IMG_0097 度假中的度假,怎能沒逛逛海岸線的有趣小店?野餐後,Tim帶我們去一家就在公路旁的藝廊—The Lost Gypsy Gallery。
 IMG_7442
南島夏天的午後豔陽高照,一切都懶洋洋的,恰好是到充滿嬉皮味「迷路吉普賽人」晃晃的心情。 IMG_0098 由自學的金屬工藝家Blair Somerville於1999年創立的「迷路吉普賽人」藝廊,裡裡外外都可發現他充滿童趣的創作。
 IMG_7438
他創作的材料多來自於回收金屬,因此自稱是個「tinker」。這個字在過去的意思是「游走四方的補鍋匠」,藝廊取名「Lost Gypsy」,果然絕妙。 IMG_7439 可以到由一部旅行車改裝的迷你藝廊參觀。 IMG_7436
裡面盡是小型自動機(automata)、也就是要觀賞者動手轉機械裝置就會自動物件的天下。許多主題都跟海洋動物有關,我非常喜歡,可惜現在都成了非賣品(可點進連結欣賞)IMG_7440
只好到戶外玩玩另一件大型作品、轉動把手就會擺尾「游泳」的抹香鯨。 IMG_0100 花園裡,不時可發現他以罐頭改造的小鳥。 IMG_0102 那一身鐵鏽讓這些鳥兒出落的更可愛了。 IMG_0079 這裡除了「鐵鳥」外,還有歐洲引入種Redpoll的蹤影。 IMG_0086 紅額頭、紅胸的是公鳥。
 IMG_0084
樸素一點的是母鳥。

帶不走這些有趣的automata,只好買根甜筒當飯後甜點繼續上路。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度假中的度假—Catlins Lake & Papatowai Beach

Labels:

7/17/2019

度假中的度假—Catlins Lake & Papatowai Beach

IMG_0050 繼續自由自在的公路旅行,我們沿著The Catlins海岸線尋找適合的野餐地點。離開食人族灣不久,來到Catlins River的出海口。河流注入南冰洋前,廣大的溼地地形被當地人命名為Catlins Lake。看到海灘上鳥影點點,當然再度請Tim讓我下車瞧瞧。 IMG_0053 首先注意到的,是紐西蘭特有種Paradise Shelduck母鳥醒目的白頭。 IMG_0058 另一隻有白頭的水鳥,是White-faced Heron。雖已不是此行初見,卻是距離最近的一次。 IMG_0068 雖然是南半球盛夏,緯度不低的The Catlins海岸溫度不高。我們在風吹起滾滾白沙中,再度遇見South Island Pied Oystercatcher。我喜歡這種低視角的照片,有種自己化身掠食者正在窺視獵物的想像。 IMG_0063 此刻日正當中,雖不是最適合拍照的時刻,光線卻讓海岸溼地的顏色夢幻。 IMG_7428 繼續上路,最後在Tahakopa River出海口的Papatowai Beach找到野餐桌。拿出Sarah為我們準備的麵包、起司、果醬與水果,做為藍天下的午餐。常在想「野餐」這個概念是源自西方嗎?在華人傳統中,除了賞月外,還真想不出哪個活動可被歸入「野餐」範疇的,因此也沒太多適合野餐的食物。所以「野餐」總給我扮家家酒的感覺,但對西方人來說似乎就稀鬆平常了。 IMG_0070 餐後,當然不能放過去Papatowai Beach走走的機會。 IMG_0071 比起食人族灣,這座沙灘視野開闊,前景有奇樹背景有懸崖,趣味大不同。 IMG_0074 Turquoise色的海水配上石壁遠景,充滿世界盡頭的神秘感。 IMG_0076 也許因為有在地旅伴,讓這趟旅行有穿插到恰到好處的山海景緻。尤其是The Catlins海岸線更是有種度假中的度假的味道,我喜歡。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沒有食人族的靜謐海灣—Cannibal Bay

Labels:

7/16/2019

沒有食人族的靜謐海灣—Cannibal Bay

IMG_0011 在但尼丁如願遇見信天翁與小藍企鵝後,我們繼續紐西蘭南島的公路之旅。這天的目標,是南島最南方的城市Invercargill,那裡也是Tim的故鄉。Invercargill與但尼丁有一號國道相連,車程只需二個半小時。但我們還不急著「回家」,而是轉往東南海岸The Catlins,一路中途停車賞景玩過去。 IMG_7423 位於Balclutha與Invercargill間的The Catlins,由崎嶇的海岸線與溫帶雨林組成,風景優美地廣人稀。還沒探訪前,「Catlins」的發音就十分吸引我,很想把它拿來當自己的英文名字。我們在Balclutha離開公路兩側盡是牧場的國道一號,往海岸線奔馳而去。照例,Tim沒帶我們去大部份旅人會探訪的Nugget Point,而是轉進一條砂石路。顛簸八公里後,來到一個名字很嚇人的地方—食人族灣(Cannibal Bay)。 IMG_7427 這座靜謐的沙灘當然沒有食人族,會這樣命名,據說是因為當年的拓荒者在此發現人類骨骸的緣故。 IMG_0023 無暇的沙灘上,此刻只有Red-billed Gull盤據而已。 IMG_0020 仔細瞧,裡面混了一隻黑嘴奸細Black-billed Gull。 IMG_0015 雖然海鷗有時頗為喧譁,此刻的食人族灣用另一個我很愛的字「secluded」來形容剛好。 IMG_0018 完全沒有觀光客的蹤跡,真想就這麼躺在沙灘上發呆。 IMG_0029 從這個沙灘直線放射出去是南冰洋,最先遇到的陸地即是南極大陸。 IMG_0033 要是能遇見一隻海獅或是Yellow-eyed Penguin就更完美了,但動物緣可不是天天有。 IMG_0037 這座無人沙灘很得我心,但缺乏野餐桌椅。只好繼續上路,尋覓今日的午餐海灘吧!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距離南極4897公里—Esplanade Restaurant

Labels:

7/15/2019

March of the Penguins—小藍企鵝回家去

IMG_0880 會選擇最後一場在傍晚的Northern Royal Albatross導覽,是為了之後可銜接夜間在信天翁中心下方Pilots Beach、觀賞夜歸Blue Penguin的活動。 IMG_7404 生態豐富的Otago半島,不僅有展翼長3公尺的Northern Royal Albatross在此育幼,還有機會近距離觀察世界最小的企鵝、身長僅達33公分的Blue Penguin。天黑後,往海灘的閘門打開,大夥沿著步道走往觀察平台,等待白天在海上覓食的小藍企鵝回家。 IMG_0469 眼睛適應黑暗後,發現這是一座小小的沙灘。靠內陸的這頭,則是長著草的砂、礫混合坡。眾人在黑夜中安靜等待,不知何時會有第一隻小藍企鵝吃飽回家。 IMG_0483 賞鳥的第一個特質,就是要有無比的耐心。這個夜晚顯得相當寧靜,沙灘上的動靜只來自海鷗。以及導覽員事先警告的、會被觀察平台燈光吸引而來甚至撞上賞鳥人的灰水薙鳥(Sooty Shearwater)而已。感覺等到地老天荒,沙灘上才終於出現一隻駝著背、踽踽獨行的小傢伙。牠,就是傳說中的Blue Penguin! IMG_0492 牠踩著小碎步,時走時跳,熟門熟路往前方亂石坡而去,迅速與環境融為一體。 IMG_0509 另兩隻跟著這隻開路先鋒出現。 IMG_0513 經過我前方時,可以清楚得知為何這種主要出沒於澳洲南方與紐西蘭的鳥喚做「藍企鵝」,牠那顛覆我們對羽毛質感的背部真的是藍色的! IMG_0520 我們探訪紐西蘭的此刻,正屬Blue Penguin的繁殖季,牠們會在岸上的地洞內築巢。所以白天在海上覓食的牠們,現在正在回家餵小鳥的路上。 IMG_0563
Blue Penguin在繁殖季時為一夫一妻制,雙親都會負起育幼的責任。 IMG_0635 更多的企鵝上岸了。 IMG_0660 來張清楚的全身照! IMG_0712 跟信天翁一樣,在這裡我們不用忍受暈船之苦就能近距離與小藍企鵝相遇。 IMG_0721 觀察平台前方,顯然是企鵝回家必經之路。 IMG_0734
表情賊賊的。
 IMG_0742
有時會在半路停格。
 IMG_0764
左顧右盼或理個毛再進家門。 IMG_0778 實在不是太適合陸地生活的體型。 IMG_0817 但偏偏得在陸地上育幼,而有了特殊的生活形態。 IMG_0825 這一群四隻結夥上岸。 IMG_0830 粉紅色的大腳掌,好可愛。
 IMG_0833
爬起坡來搖搖晃晃。 IMG_0838 「那個誰,有跟上嗎?」 IMG_0856 「不知啊,別擋路我要回家!」 IMG_0862 比起在南極大陸生活的表親,這裡的生活似乎較不艱困。 IMG_0866 感謝旅伴們的包容,讓我實現一會牠們的夢想。不過數量比我想像的少,牠們在紐西蘭的生存依舊受著威脅。 IMG_0906 能夠在一天之中,一次見到信天翁與企鵝,實在是太讚了。今晚,絕對會帶著微笑入夢。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汪洋漂泊俠—Northern Royal Albatross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