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2020

伊斯坦堡貓臉譜(上)

IMG_2571 流水帳與否、私人興趣若是,每一段旅程一定得反芻完全才能繼續往下走。這兩天,來記錄一下伊斯坦堡的貓咪群像吧! IMG_2568 走過世界上不少國家,土耳其是到目前為止遇到最多貓的一個國度。頻率之高,幾乎到了愛貓人無法逢貓必拍的地步。 IMG_2565 清晨沿著馬摩拉海散步跑步,總是能遇見等著迎接晨光的貓咪。也許是在思索早餐要吃什麼,此刻我的投射是「何時才能邊境解封、再度出門探險呢?」。 IMG_1622 

看來伊斯坦堡還沒全面實施TNR,走在大街小巷隨時可與各種你想像得到花色的貓兒相遇。 IMG_1624 

有的定定地與你對忘,無聲傳達「來張爸媽那個時代相館拍的沙龍照」如何? IMG_1647 

儘管沒有結紮,至少伊斯坦堡人願意給浪貓一頓飽足。 IMG_0006 晨光中的君士坦丁堡競技場,熱機中的貓咪站姿猶如古埃及同伴。 IMG_1644 IMG_0129 露天咖啡座應該是求得溫飽的好所在。 IMG_0986 耐心是貓族的美德。 IMG_0132 還是說食物根本過剩,已達坐懷不亂的境界? IMG_0991 其實人家只是吃飽想睡罷了。 IMG_0988 半日照的角落是睡窩極品。 IMG_0990 多喝水才不會得腎臟病。 IMG_1633 

已經到了晨禱的時間。

 IMG_0003 

蘇丹艾哈邁德廣場路面電車站是另幾隻貓的地盤。

 IMG_0001 

這隻虎斑貓天天睡在候車亭。 IMG_0002a IMG_2600 IMG_2862 

瞧牠放鬆的模樣。

 IMG_0004 

準備「上班」了嗎?

 IMG_2280 

電車即將進站。

 IMG_0009 

今天,該上哪探險呢?

旅途上的貓上一篇“新城區之貓一山上篇

Labels:

10/23/2020

伊斯坦堡之鳥

IMG_1437 即使是以古蹟與文化為主的伊斯坦堡之旅,還是要隨時隨地注意鳥兒的蹤影。 IMG_0130 在聖索非雅大教堂邊,遇見此行的新種之一Alexandrine Parakeet。 IMG_0126 

牠的名字透露出這種原生於印度與東南亞的熱帶鳥種,是被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自印度旁遮普引入歐洲地區。所以牠在土耳其是隻不折不扣的外來種,即使歷史已達二千年之久。 IMG_0122 紅嘴綠身的牠,擁有典型的鸚鵡造型。 IMG_2583 歪著頭痺睨樹下人群的牠,是否因為與大帝同名而感到不可一世呢? IMG_2025 走在伊斯坦堡街頭,很容易遇見Hooded Crow這種遍佈西亞與歐洲的烏鴉。 IMG_1494 猶如穿著小背心的牠,在托卡比皇宮追逐草地上的自動灑水水霧。 IMG_1496 也許是為了解渴與洗澡這類基本生物需求。 IMG_1498 但擁有高度智慧的牠們,看起來更像在嬉戲。 IMG_1499 讓傍晚的皇宮庭園洋溢著一股開心的氣氛。 IMG_1144 另外兩種也在聖索非雅大教堂外出沒的鳥種是Laughing Dove與House Sparrow。雖然皆非新種,在東亞可是見不到。沒有特意追鳥的行程,與野生動物不期而遇讓我們的伊斯坦堡之旅收穫更加豐碩了。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閱讀博斯普魯斯自然之書

Labels:

10/22/2020

在喚拜聲中甦醒一Celine Hotel

IMG_0001 一整個星期的伊斯坦堡之旅,選間評價高、交通便利(各大景點不是步行可達,就是附近有電車站)、生活機能強(同條街上有大超市)、又帶有奧圖曼風情的旅館下榻是我的目標。研究一番後,在君士坦丁堡競技場與藍色清真寺附近的Celine Hotel符合以上條件,因此雀屏中選。 IMG_0264 

雖然位於車水馬龍的街邊,Celine Hotel的外觀看起來相當靜謐細緻。 IMG_0266 迎賓門廊的裝潢也很有精品旅館的味道。 2 每天早上,我們到位於地下室的餐廳早餐。餐廳外,設有極具傳統風情的起居空間。 4 雖然餐廳在地下室,採光卻相當良好。整整七個早上,我們在此享用各種味道與口感的土耳其起司與帶有當地特色的食物,吃個飽飽再出門探索。 IMG_0140 住了七晚的房間大小適中,用色大方。 3 

最幸運的,是房間位於面海的這側。 IMG_0142 不遠處,就是初次見面的馬摩拉海。 IMG_1012 夏末的日落時間不算太早,在外探索一天回到房內,可以欣賞馬摩拉海的日落。 IMG_1013 隨著日落餘光,思緒也跟著太陽飄向更遠的西方。那頭,是希臘神話上演舞台的愛琴海與地中海,何時有機會探訪呢? IMG_1648 位於舊城區的旅館,附近大大小小清真寺無數。一天五次的喚拜聲,即使不是教徒也絕對不會錯過。八月底九月初,最後一次的禮拜時間是在晚上九點左右。躺在床上看書或是在大浴缸裡泡澡時,悠悠喚拜聲的異國情調,是我最深刻的伊斯坦堡印象。 IMG_0004 

想起昨天看到一則討論「壯遊」到底有沒有意義的新聞,不禁感嘆有沒有意義這件事,其實要看人不是嗎?如果是一個對什麼事都無感之人,不管有沒有出門旅行都不會改變什麼。我不認為每年夏天的小旅行稱得上「壯遊」,只知道用自己的腳走過、用自己的眼睛觀察世界,絕對會對之後的人生帶來影響。 1 至少可以體會陽光下的老城、地毯與貓,會是很有古典氣息的畫面。那是待在家裡的那個我,無法憑空想像的。所以旅行也許不會讓我成為專欄作家(或網紅?),光是旅行所帶來的「知道」,就足已讓人回味再三,且成為再度前進的動力。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滿是歷史的廣場一君士坦丁堡競技場

Labels:

10/21/2020

滿是歷史的廣場一君士坦丁堡競技場

IMG_2264 伊斯坦堡之旅進入尾聲,來看看每天都會經過、同時也是我們伊斯坦堡之旅起訖點(機場巴士上下車處)、建於203年的君士坦丁堡競技場(Hippodrome of Constantinople,現為蘇丹艾哈邁德廣場(Sultanahmet Meydanı))的模樣吧! IMG_2597 顧名思義,這座廣場在拜占庭時期是帝國首都的主要社交娛樂場所,主要做為賽馬場之用。千年下來經過政權更迭,長300餘公尺的廣場上可見各個時期遺留的建物。 IMG_0143 位於廣場北端,有座德國噴泉(Alman Çeşmesi German)。在這座滿是故事的廣場上,它算是小老弟。自1900年豎立於此的它,是為了紀念德國皇帝Wilhelm II在1898年訪問伊斯坦堡而設。 IMG_0984 八角涼亭造型的噴泉,為新拜占庭風格。現在看似平靜的角落,卻是2016年恐怖炸彈攻擊發生處,當時有12位德國人喪命。

 IMG_1641 

廣場上有件歷史將近2500年的古物,是青銅做成的蛇柱(Yılanlı Sütun)。蛇柱來自希臘Delphi,原本是古希臘獻祭用三腳祭壇的一部分,為了紀念西元前479年希臘擊敗波斯帝國的戰役(Battle of Plataea)而製。西元324年,它被君士坦丁大帝帶來君士坦丁堡。原本八公尺高的柱上有三個蛇頭,直到17世紀時才脫離。

 IMG_0144 

往南走去,視覺焦點是兩根醒目的方尖碑。前方的那根Obelisk of Theodosius歷史相當悠久,是羅馬皇帝Constantius II於390年豎立。遠方的則是Walled Obelisk,32公尺高的它年代不明,只知在十世紀時曾修復過。 IMG_0137 以埃及亞斯文(Aswan)地區紅色花崗岩製成的Obelisk of Theodosius,老家其實不在伊斯坦堡。它原是底比斯卡奈克(Karnak)神廟的第七根塔門(pylon),建於西元前1479–1425年法老Thutmose III時期。 西元357年時,被Constantius II取得來慶祝自己即位20年。原本為30公尺的它,經過裁切運送,現只剩18.54公尺高。 一直很嚮往到埃及一遊,能夠在伊斯坦堡見到貨真價實、上面刻有埃及象形文字的方尖碑,實在是額外的驚喜啊! IMG_0138 廣場盡頭,則是Marmara University Cumhuriyet Museum and Art Gallery。這棟建築的外觀,十分具奧圖曼宮殿風格。 IMG_0132 回頭向北,右手邊是大名鼎鼎的藍色清真寺與聖索非雅大教堂。兩大宗教建築之間,則有建於1556年的土耳其浴場Ayasofya Hürrem Sultan Hamamı。 IMG_2861 

北側盡頭跨過路面電車站的巷內,則有建於17世紀的另一家看起來較平民化的土耳其浴場Sultanahmet Hamamı。雖然見識一下土耳其特有的洗澡文化應該會是難得的經驗,我倆都沒特別有興趣。

 IMG_0008 

這座廣場,應該是所有來伊斯坦堡探索旅人的第一站,廣場上可見各種小販。在我們即將跟歐亞古城道別的這天,胡桃樹已染上秋色。葉子顏色的多樣,就跟這幾天見到的面孔一樣。地理位置的特殊加上帝國來去,「多元」幾乎可說是伊斯坦堡的代名詞。希望在歷史繼續向前之際,這項特色不會被保守主義所稀釋殆盡。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超級會做生意的陶罐料理餐廳一Three Partners Cafe Restaurant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