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2017

在國家藝廊遇見草間彌生

IMG_0065 每年夏天的旅行,如果可以,一定會有逛美術館這項活動。自從在倫敦以及華盛頓特區的國家藝廊渡過美好時光後,看到National Gallery這兩個字都會像飛蛾撲火般靠過去。所以當在新加坡downtown遇見這裡的國家藝廊時,JY就不停嚷嚷「我們什麼時候要進去?」。 IMG_0061 赤道島國不時落下的雷陣雨適時地推了一把,撐著雨傘無法在外拍照,那就來去看看這個國家以及鄰近地區引以為傲的藝術作品吧!
 IMG_0066
位於downtown板球大草坪前的國家藝廊,是由建於1939年、英國殖民建築風格的高等法院(Supreme Court Building),以及落成於1929年、新古典主義式的市政廳(City Hall )兩棟建築組成。在政府積極發展文化面向的政策下,於2015年成立。 IMG_7861
在尋找入口時,注意到國家藝廊的希臘式柱子被貼上了日本當代藝術家草間彌生著名、也被我們笑說是長水痘的點點畫。 IMG_0069 出生於1929年、畢生飽受精神病之苦草間彌生的繪畫與雕塑作品顏色鮮艷,充滿普普風(Pop Art),其實並非我倆喜愛的風格。不過既然遇上了,順道欣賞一下也不錯。下到地下樓層準備買票時,被爆滿的排隊人潮給嚇到。只好詢問工作人員一般常設展該去哪買票,得到的答案是「今天免費」!真是太幸運了,因為新加坡國家藝廊對於公民以及永久居民開放免費入場(特展除外),但外國人可要收20塊新幣呢! IMG_0089 雖然無緣一睹點點阿姨的作品,藝廊大廳還是有件大型創作供所有人欣賞。 IMG_0073 身為神經科學家,不由自主地分析起草間的創作與她共處一輩子精神疾病的關係。她眼中的世界,應該跟我們很不一樣吧? IMG_0085 不可諱言的,懸掛在中庭的黃底黑點大球為一般而言寧靜典雅的美術館帶來一絲活潑氣息。 IMG_7679
所以孩子們在藝廊走道四處亂衝也就只能一笑置之了。 IMG_0098 經過草間的展廳前,發現裡面塞滿了與作品合照的人。不禁感歎,這幾年在亞州看展,來到此一拍的「文青」似乎多於意在欣賞創作的人。真不知如果這些點點南瓜有意識,會作何感想呢?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When sacred turns secular—讚美廣場Chijmes

Labels:

7/19/2017

When sacred turns secular—讚美廣場Chijmes

IMG_0200 來到新加坡的第二天,還在開會模式中的我們為了赴CY學姊在City center的晚餐約會,搭地鐵抵達City Hall站。出站後本來該往Fort Canning的方向走,自詡人腦GPS的我不知為何轉錯了彎,而來到一個在暮光中美麗極了的白色角落—讚美廣場(Chijmes)。 IMG_0154 鋪著地磚的優雅拱廊道已點上了燈,我們像誤闖夢遊仙境的愛麗絲,即使眼前沒有拿著倒走懷錶的兔子帶路,還是決定入內瞧瞧。 IMG_0152 走進中庭後不禁驚呼一聲,眼前這棟建於1904年、哥德風教堂CHIJMES Hall 還真如夢境般的存在呢! IMG_0155 但再仔細瞧瞧後,發現這個很修道院風格的廣場此刻的氣氛可一點也不神聖,四周看來都是餐廳和酒吧?原來,這裡從1840年起,是聖嬰女修院(Convent of the Holy Infant Jesus)的所在。1983年CHIJMES Hall望完最後一次彌撒後,所有宗教活動撤出此地。在進行多年的修復後,這裡從宗教徹底世俗化,變成餐廳與商店的聚集地。所以來這裡不會找到心靈的慰藉,但可滿足口腹之慾。 IMG_0180 話雖如此,我還是對讚美廣場的建築留下深刻的印象,決定之後找個白天再訪。 IMG_0204 這個週日午後,有對新人在此舉行婚宴,讓我們不好意思闖入欣賞原本教堂的彩繪玻璃。 IMG_0203 白色的拱廊讓我想起威尼斯的總督宮Palazzo DucaleIMG_0202 在中庭偷得浮生半日閒應該很不錯。 IMG_0197
整座讚美廣場我最愛的角落,是這座螺旋梯。
 IMG_0178
它旋轉的角度就像G譜號般充滿音樂性。 IMG_0196
扶手與踏階的鑄鐵雕花讓人目眩神迷。 IMG_0199 即使不是數學家,此刻的我竟然在想什麼樣的公式可以畫出這麼美的角度! IMG_7774
唉,就是這樣的好奇心害死我這隻貓,才會讓自己困在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工作裡啊!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市中心午後建築漫步

Labels:

7/18/2017

市中心午後建築漫步

IMG_0174 回顧過去幾年的旅行,雖然很少到東南亞走走,我其實對這一帶感到好奇,主要在於對這裡由不同種族融合交織出的文化充滿興趣。 IMG_0054 漫步完新加坡河沿岸歷史建築後,我們轉向河北岸的市中心區探索。第一站,是落成於1861年、也是新加坡最大的教堂—聖安德烈座堂(St. Andrew's Cathedral)。 IMG_0057
之前幾年夏天,沒有進教堂沈澱心情就像沒到歐洲旅行一樣。走進這座新哥德式教堂,立刻喚回我的歐遊記憶。 IMG_0056 週日午後,藍白色的教堂正舉行某種中文方言的禮拜。 IMG_0058
教堂的彩繪玻璃讓我忘了此刻身在新加坡。 IMG_0059 也許因為配色以及光線,這座大教堂有股浪漫氣氛。 IMG_7792 接著往西北方走去,來到閉館整修中的新加坡藝術博物館(Singapore Art Museum)。 IMG_0216
這棟建於1855年的建築,曾是教會學校St Joseph’s Institution的所在,難怪看起來頗具南歐風情。
 IMG_7796
現在的它,主要展出東南亞一帶的當代藝術。 IMG_0210 弧形的迴廊十分美麗。
 IMG_0209
尤其展開光影二重奏時。 IMG_0219 穿過新加坡管理大學,來到新加坡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前。這棟建1887年的新古典主義建築,過去一度是萊佛士圖書館與博物館(Raffles Library and Museum)。 IMG_0223
Mantamola告訴我,博物館有第一任英國駐新加坡指揮官William Farquhar在1819-1823年間雇用華人藝術家描繪當地動植物自然史的水彩作品。可惜這回來去匆匆,沒機會進去瞧瞧。 IMG_0159 再往西南方走一小段路,即抵達土生華人博物館(Peranakan Museum)。所謂土生華人,是指15-17世紀移民至馬來與印尼群島華人與當地人通婚的後代。抵達新加坡的第二個晚上,CY學姊就是在博物館旁的餐廳True Blue請我們吃了一頓風味獨具的Peranakan晚餐,滋味難忘啊! IMG_0158 抵達這裡的時候博物館已經快關門,只好在門口欣賞這棟建於1912年的折衷主義式建築、曾以福建話教學的Tao Nan School的優雅立面。 IMG_7183 本篇建築之旅的終點,是對面街角的Vanguard Building。這棟建於1908年的愛德華式建築,以風格來說在新加坡很少見。過去,它一度是出版社Methodist Publishing House的所在,現在則成了新加坡管理大學的實驗室。

一路走下來,還是以白房子為主。下一站,顏色可還是白?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新加坡河散步—2 Quays + 1 Pier, but no otters

Labels:

7/17/2017

新加坡河散步—2 Quays + 1 Pier, but no otters

IMG_0019 每年到異地旅行,行前收集資料時總會先圈選出有興趣的點,再根據對自己腳程的瞭解,試著把它們串成適合以步行方式一一探訪的路線,就像是出給自己的考題一般。新加坡河歷史散步,還有兩座舊時的碼頭區等著我們前去瞧瞧。 IMG_0006 新加坡位於麻六甲海峽要衝,不難想像很適合發展貿易。在新加坡河南岸近海口處,有建於1842年的駁船碼頭(Boat Quay),在1860年代為新加坡最繁忙的碼頭區。 IMG_0044 當時,來自中國的移民在此建立據點,河岸盡是充滿歷史特色的shophouses。 IMG_0047 當年的移民有本事的當towkay(福建話頭家之意),運氣不好的當coolie(苦力)。 IMG_0063 20世紀後期,新加坡河水日益污染,船運樞紐角色移往新加坡他處,駁船碼頭逐漸沒落。政府在1983年整治河水污染問題後,將此歷史區保存並重新開發。碼頭區的倉庫與熙來攘往的船員,被一間間餐廳、酒吧與遊客所取代。 IMG_0064 白天經過此地時,還感受不到它的新氣氛。 IMG_0025 晚上再經過時,發現它就像宮崎駿動畫「神隱少女」裡的湯屋世界般越夜越美麗。 IMG_7281 每家河濱餐廳與酒吧都好熱鬧。 IMG_7278 我是個走路很少左顧右盼的人(在野外例外)所以沒發覺,根據JY所述每家店門口都有許多辣妹,害他眼睛不知該往哪裡看呢! IMG_0262 再往上游走,在新加坡河北岸還有克拉碼頭(Clarke Quay)。 IMG_0263 1993年,這個河畔倉庫區也搖身一變成為滿是餐廳、酒吧與商店的休閒徒步區。 IMG_0268 五顏六色的shophouses看起來不是修得很新,就是仿古的新建築。 IMG_7849 不太都市人的我,不管在台灣或是新加坡都很好奇,老建築活用是否只有變餐廳、散發濃濃商業味一途? IMG_0256 克拉碼頭旁還有讓人體驗類似高空彈跳的遊樂設施。 IMG_0257
週末午後的藍天下,傳來陣陣的尖叫聲。 IMG_0272 在克拉碼頭旁,還有一棟有927個彩色窗戶的歷史建築,那就是建於1934年的Old Hill Street Police Station。這棟新古典主義式建築,曾是新加坡的第一座監獄。現在的它,依舊是政府機關所在。 IMG_0123 最後這座碼頭嚴格說來不在新加坡河畔,而是在濱海灣。不過既然是碼頭之旅,就把它一併收錄於本篇。在離魚尾獅不遠處,還有建於1933年的紅燈碼頭(Clifford Pier)。之所以稱紅燈碼頭,在於過去這是移民上岸處,夜間會點起紅燈籠而得名。 IMG_0122 在失去碼頭功能後,這裡也被保留下來。The Fullerton Bay Hotel如船殼般的大廳頗為吸睛。 IMG_0116 不遠處,像座幽浮的OUE Tower讓這裡多了點未來感。

基本上不過夜生活的我們,出門旅行總是早早就寢,所以沒體驗碼頭區的夜。來這裡漫步,除了遙想歷史外,其實還希望可以遇見據說族群越來越大、在新加坡河生活的水獺。也許是時間不對,或是新加坡的動物不喜歡我(過去總是自豪動物緣不錯呢),也可能是因為沒帶夠伴手禮,最後還是一隻也沒見到。所以這是要我們擇期再訪的意思嗎?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新加坡河左岸歷史建築巡禮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