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2/2007

關渡平原賞鳥(下)

IMG_0273
午餐後,我們步行穿過關度平原旁的住宅區和敬老院,來到關渡宮前。這裡是淡水河、基隆河和中港溪三河交會處,鄰近關渡碼頭,可以見到台灣傳統藍色船身的漁船。如果問我對關渡、淡水一帶的印象是什麼,這種漁船絕對會是頭幾個出現在腦海的影像。
IMG_0145
我們抵達此處的時間剛好是退潮,河邊一大片泥地露了出來,剛好是觀察沙灘上的提琴手—招潮蟹的最好時機。沙灘上到處是舞著大螯耀武揚威的招潮蟹,隨時威嚇鄰居不要侵入地盤。
IMG_0154
在沙灘上獨行的螃蟹,眼睛像兩根火柴棒。
IMG_0158
除了招潮蟹外,有保護色的彈塗魚也出來活動。
IMG_0165
過了中港溪走上堤防,左手邊是關渡自然公園的溼地,右手邊就是關渡自然保留區的紅樹林。這裡的紅樹林樹種屬於照片中的水筆仔。
IMG_0163
水筆仔獨特的地方,在於“胎生“。不像一般植物開花結果後,種子隨著果實掉落或飛散,而是繼續留在母樹上發芽,逐漸生長成筆狀的幼苗,直到第二年春天才脫落成為獨立的個體。照片即是水筆仔的花與幼苗。
IMG_0133
在紅樹林旁的河口處,發現幾隻喜鵲。想起幾個星期前我才在華盛頓州的沙漠將一隻喜鵲握在手裡,真是種奇妙的經歷。美國、日本等溫帶國家城市中常有成群的烏鴉出沒,台灣的城市中沒有烏鴉,但同屬鴉科的喜鵲和樹鵲族群似乎給我越來越多的感覺。以牠們聰明的腦袋,大概可以快速適應城市的生活吧!
IMG_0257
在河口沼澤最容易見到的大鳥,是一身白衣的大、中、小白鷺。要區分牠們,得從體型、嘴和腳趾的顏色來看。大和中白鷺冬天的嘴呈黃色(夏天是黑色),腳是黑色;小白鷺的嘴一年四季都是黑色,腳趾是黃綠色。不知十月初的時候,大家換季了沒?如果換穿冬裝了,這隻看不到腳趾的是小白鷺嗎?
IMG_0139
不管是大、中還是小白鷺,總覺得牠們在這樣的泥濘環境生活還可以維持一身白衣,出汙泥而不染的功力實在很強。真美!
IMG_0252
除了白鷺外,溼地常見的鳥就屬夜鷺莫屬。牠們常在晨昏於河口等著抓魚,所以台語又稱牠為“暗光鳥“。
IMG_0263
不知為何,我很喜歡牠們縮著脖子盯著河看的模樣。
IMG_0268
藍白的羽衣又很有風格。
IMG_0258
亞成鳥則是一身褐色。
IMG_0272
在漁船上等著抓魚的亞成鳥,看起來有點呆頭呆腦的。
IMG_0217
另外一種常見的溼地大鳥,則是蒼鷺(Grey Heron)。西雅圖常見的Great Blue Heron跟牠長得很像。蒼鷺的修長的體型和羽色,怎麼看都優雅。
IMG_0182
牠飛行的時候也是縮著頭呢!
IMG_0186
我們沿著堤防往東走,不久左手邊出現一個長滿大萍的池塘。用望遠鏡掃描池面,有不少看起來像是水雞和秧雞的鳥在活動。池塘附近設有一個入口不算太明顯的“西南賞鳥廣場“,可以沿著棧道走近池邊,隔著木頭賞鳥牆“偷窺“池面的鳥兒。發現遠方的池邊有幾隻紅冠水雞在大萍上行走。
IMG_0194
感謝網友Ross的指正,我們真的撿到寶了。這隻不是白腹秧雞,而是水雉呢!看羽色,已經換上冬裝了。想不到在北台灣也見得到水雉啊?
IMG_0215
離開西南賞鳥廣場後,我們繼續沿著堤防往東賞鳥,逐漸接近早上在自然中心二樓從高倍望遠鏡看到有小水鴨的大池。這裡的距離近多了,可是還沒近到可以拍出大頭照的地步。從我們的雙筒望遠鏡望出去,果然看到一大群冬候鳥小水鴨。小水鴨其實就是Green-Winged Teal,在華州也常見到。
IMG_0245
仔細掃描池面,很希望可以看到的高翹鴴也在這裡!就是照片中那五隻腳是紅色,翅膀是黑色的鳥。
IMG_0256
這一整天,頭上不時有照片中這種體型特殊的大鳥飛過。身體是白色的,本來以為是白鷺。但是仔細一看,牠們有彎彎的嘴巴,該不會是埃及聖鹮吧?
IMG_0213
埃及聖鹮本是稀有的過境鳥,怎麼這裡有這麼一大群?
IMG_0205
埃及聖鹮頭腳呈黑色,飛羽的末端也是黑的,真是種醒目的大鳥。聽自然中心的義工說,好幾年前有個颱風侵襲台灣,把六福村野生動物園的鳥園吹壞了,幾隻埃及聖鹮逃脫。牠們大概看上台灣的氣候跟家鄉類似,就決定在此定居,而且數量還越來越多。所以牠們是不折不扣的外來種。
IMG_0231
IMG_0226
不知有沒有人研究埃及聖鹮對本土鳥類或其他動物的影響為何?在關渡看到牠們美麗的身影,實在有股複雜的感覺。
IMG_0275
不管是本土種的鳥兒還是外來種,在台北市的西北角有這麼大一塊溼地被保存下來,讓動植物在此休養生息,實在是很令人欣慰的事。從捷運站的窗戶往外望,在遙遠模糊的台北101前,是一大片的綠啊!對我來說,台北的獨特之處不在於有全世界最高的建築,而是人與野生動植物共存在同個空間裡。雖然關渡平原旁的房子無可避免地越蓋越多、越蓋越高,只要大家有心保護這塊獨特的土地,相信每年我們都能在這裡與鳥兒、彈塗魚和招朝蟹繼續相遇。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關渡平原賞鳥(上)

Labels:

4 Comments:

At 10/22/2007 12:32:00 PM, Anonymous ross@texas said...

妳們撿到寶囉!!
在紅冠下面那隻是隻「水雉」呢,手邊沒有圖鑑,不知道是隻亞成鳥還是成鳥的非繁殖羽

 
At 10/22/2007 01:44: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經你這麼一說,再多看幾眼,真的是水雉耶!沒想到在關渡也看得到,我興奮地想大叫。看我手邊的圖鑑,看起來像是冬羽。真的太感謝了!

 
At 10/23/2007 09:35:00 AM, Blogger 牧羊神 said...

關渡是我每次回台灣必訪的地點
喜歡和老朋友約在那裡看夕陽, 散步, 聊天, 聚餐
卻沒能這麼專心的賞鳥
想想自己每次在東岸找鳥找的那麼辛苦
就有點失笑

鳥兒們的習性很有意思
上回去看wildlife festival的時候
才學到說鶴如果一次下兩個蛋
很可能發生手足相殘的事件
鳥的世界裡
一樣有一山不容二鳥的鬥爭啊

 
At 10/24/2007 12:40: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自然的世界經過幾千萬年的演化,產生了精確的調控機制。下一個蛋還是兩個蛋也是學問,攸關物種的生存呢!每次學到這些知識,都只能驚嘆。

我很喜歡關渡。這裡是自然與人文的交會之地,可以消磨一整天都不嫌多。希望能夠繼續保持這個幸福。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