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2019

維梅爾的一年

IMG_6119 自從對西方繪畫產生濃烈興趣後,也跟著讀起與這個主題有關的小說,因而認識了荷蘭17世紀黃金時代的畫家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當年在美國大學城買了他的畫冊,發現這位以畫作光線變化與細緻又帶點神祕質感著稱的畫家,只有34幅畫傳世(因為沒有每一幅作品都簽名,有人認為是35或36幅)。因為作品數量這麼少,讓我興起到世界各地收藏他畫作的美術館一一朝聖的願望。十多年下來,從紐約的八幅、荷蘭海牙阿姆斯特丹的七幅、華盛頓特區的三幅、德國法蘭克福的一幅,一直到去年英國倫敦國家藝廊白金漢宮Kenwood House的四幅,總算看了一半以上。其中,只有紐約的那一趟是專程的賞畫之旅,其他都是趁著到該國旅行時順訪。剩下的畫作,依舊散佈於蘇格蘭、愛爾蘭、德國、奧地利與法國的美術館中,不知何時才有機會親臨其前。 IMG_0323 去年從英國回來後不久,JY傳給我一個日本東京維梅爾特展的訊息。點進去一看,赫然發現該特展將展出高達九幅的維梅爾畫作,且有五幅是我還未見過的作品。當場心癢難耐,努力說服JY在年底的假期與我飛去東京追畫(以這樣可以省將來很多趟旅費之由)。這個只有兩天兩夜的迷你之旅,因此成行。 IMG_6116 這個維梅爾特展,在東京上野公園內的上野の森美術館舉行。為了控制展場人數,有規劃幾個入場時段。買了機票飛到東京,我可不想因為那兩天人數爆滿而向隅,而決定先上網購票。研究了好一會,發現幾個購票網站對外國人不是很方便,只好厚著臉皮請JY同事的日本女友Kaori幫忙,之後只要在當地的7-11取票即可。
 IMG_6114
我預約的時間,是抵達東京隔天的最早場九點半。九點不到,現場已排起準備入場的人龍。 IMG_6122 在我們加入隊伍後,人越排越多,上野の森美術館旁的走道圍了一大圈。溫度不到十度,好在在陽光陪伴下(也或許是心情激動),竟不覺得冷。 6
進入美術館後,首先展出與維梅爾同時期的畫家作品。而我期待已久的維梅爾畫作,當然是在最後一間大展廳中。先來看看第一次見到的作品,這一幅"Christ in the House of Martha and Mary"收藏於National Galleries of Edinburgh中,是他少見的宗教繪畫,也是現存最早的一幅(1654-55年間)。
 3
接下來這一幅"Woman Writing a Letter, with Her Maid",則來自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題材,則是維梅爾常見的室內、家庭場景。那光線,讓人有身歷其境之感。 2 接下來兩幅,來自德國柏林的Staatliche Museen zu Berlin, Gemäldegalerie。從這幅"The Wine Glass"作畫可以發現,窗戶在左側、背景掛著畫、桌上鋪著桌巾與棋盤格地板是常見的創作元素。 5
這次特展中,我最期待見到的就是這幅"Woman with a Pearl Necklace"。過去,曾在海牙見過"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那幅名作,好奇戴著藍色頭巾與大珍珠耳環的神祕女子到底是誰。而這幅身穿也是他畫作中常見的黃色毛皮大衣女子,則是正要戴上珍珠項鏈。多了窗戶與動作,增添了另一種想像。她是為了什麼場合正在裝扮自己呢? 4 忘了當年的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可不可以拍照,至少我的檔案夾中完全沒有出自於此的照片。趁著這次的特展,與其中一件作品"Woman with a Lute"重逢。只是這個穿同一件外套的女子,看起來有點恐怖哩! 7 本來期待要與五幅「新作」相遇的,沒想到第五幅、也就是來自德國德勒斯登的那幅,竟然2019年才會抵達,讓我大呼被騙錢!只好流連於「老朋友」、來自荷蘭、紐約與華盛頓的另外四幅畫作前了。因為展場不能攝影,以上畫作都翻拍於本張照片中左側的那本特展目錄。這是一個很用心的畫展,特展目錄與語音導覽有日文與英文兩種版本,非常值得嘉獎。在紀念品商店,還發現了照片右邊的這本小書,是日本攝影師植本一子走訪上述眾美術館追尋維梅爾作品的紀錄。這不就是我很想做的事嗎?已經有人實現我的夢想且出書了呢! 1 另外,也在同樣在上野公園內的東京都美術館商店,找到以貓重繪維梅爾作品的小書與明信片。對於愛貓人來說,這是一定要帶走的紀念品啊!

為了追畫特地跑到日本去,這樣的行徑跟瘋狂追星族有何不同?至少,我離達成目標又往前進了一點點,目前還剩德國三幅、奧地利一幅與法國兩幅(波士頓的那幅被偷)。不管如何,2018年與八幅維梅爾作品相遇,可說是十足維梅爾的一年!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東南英格蘭之行戰利品篇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