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016

法蘭克福的藝術寶庫—Städel Museum

IMG_0136 對JY與我來說,一段完美的旅行必須包含自然風光、健行(或划船)、古蹟建築、音樂會、美術館和逛小店(好買些窮極無聊的小玩意回家紀念)。這回的歐遊之旅讓我花了整整半年的時間反芻這18天的行程,如老太婆裹腳巾般寫了106篇遊記(真是越老越囉唆了),發現上述成分都有出現在這回的旅途中,果真是一段很典型的JY & Euphtw旅行團會玩的方式呢! IMG_2508 上飛機前來到法蘭克福,主要是為了到由19世紀銀行家Johann Friedrich Städel 成立的美術館朝聖。在美茵河畔的Städel Museum中,收藏了自14世紀以降七百年來的歐洲藝術作品。為何這家私人美術館會吸引我們探訪,主要還是延續我們自2004年啟始的追尋維梅爾之旅。在無山可爬的美國中西部求學,收看製作精良的公共電視成了我們獲取專業以外知識的管道。其中啟蒙我們對歐洲繪畫興趣的,是溫蒂修女關於油畫故事的淺顯易懂節目(Sister Wendy's Story of Painting)。一看出興趣後,讓我開始尋找一些以西方藝術為背景的小說來閱讀。第一本,是由Tracy Chevalier所著、以1632年誕生於荷蘭的畫家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創作「戴珍珠耳環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一畫為題材的小說(還在2003年拍成了電影)。看了饒負趣味後,不禁對這個一生只讓後世確認有34幅畫作的畫家和其作品感到好奇,而展開維梅爾畫作的世界追蹤之旅。首先去了紐約的大都會博物館與Frick Collection、之後在荷蘭的Rijksmuseum和Mauritshuis,再到華盛頓的國家藝廊,欣賞了18幅維梅爾充滿神秘感和光線感的油畫(甚至還去了畫家長眠所在的台夫特舊教堂憑弔)。而Städel Museum中還收藏著一幅他的作品,光是這個理由就值得來這裡了。 IMG_0109 買了票、租了導覽和寄了物後,我們信步走上二樓。首先等著我們的,是舊時大師們的作品。 IMG_2416 雖然不是很愛文藝復興前扁平的宗教作品,這個來自德國Altenberg修道院的祭壇裝飾(13世紀末、14世紀初)卻很吸引我們的目光。 IMG_2406
在舊時代大師區中,有荷蘭文藝復興畫家Jan van Eyck的作品「Lucca Madonna」。散發著聖潔光輝的畫作,讓人幾乎忍不住要跪下膜拜。 IMG_2444
整座美術館中最美的人像作品,非義大利文藝復興大師Botticelli的「Idealized Portrait of a Lady」莫屬。據說畫的是佛羅倫斯公認的美女Simonetta Vespucci。真的是太讓人驚豔了,Botticelli果然很會畫美女啊!
 IMG_2447
另外,還有一幅是Raphael及其門人所繪的「Portrait of Pope Julius II」。比起之前見過的Raphael畫作,這幅風格較為不同,少了畫聖母時的莊嚴大器。 IMG_2412
Städel Museum也收藏了德國自己的文藝復興畫家Albrecht Dürer的作品「Portrait of a young woman with her hair」。同樣是畫貴族之女,Dürer筆下的看起來比Botticelli多了一股神秘,少了一點浪漫。
 IMG_2449
另外一幅出自義大利文藝復興畫家Altobello Melone之手的「Narcissus at the fountain」也很有神秘氣息,甚至讓我聯想到達文西的蒙娜麗莎的微笑。
 IMG_2452
一路欣賞下來似乎迷上看美女了,再來一幅義大利畫家Bartolomeo Veneto的「Portrait of a Woman」。
 IMG_2432
再來,就是我們期待已久的維梅爾作品「The Geographer」。這一幅與我們之前見過的維梅爾有同有異,同的是依舊人物在窗邊,異的是主角從穿黃色貂皮大衣的女孩變成一位男性地理學家了。地理學家沈浸在光線與思緒中,讓人好奇什麼問題讓他出了神。 IMG_2431
同時期的另一位荷蘭畫家Gerard ter Borch,也畫了一幅很有維梅爾風格的「Woman with Wineglass」,但少了那麼一點光影流動感。 IMG_2421 法蘭德斯巴洛克畫家Ferdinand van Kessel有不少以動物為題材的畫作。職業病使然讓我忍不住將這幅「The Dance of the Rats」拍下留念。 IMG_2460 繪畫歷史漫步來到在西方藝術算是現代的19世紀,德國新古典主義畫家Johann Heinrich Wilhelm Tischbein畫了出生自法蘭克福的德國文豪歌德「Goethe in the Roman Campagna」。注意看,畫家竟然畫了兩隻左腳! IMG_0115 德國畫家Victor Müller所繪的「Ophelia」(左)和「Hamlet and Horatio in the Churchyard」(右),則充滿浪漫風情。
IMG_2469
美術館中收藏了不少法國印象派作品。這是竇加的「Orchestra Musicians」。 IMG_2468
雷諾瓦的「Girl Reading」。 IMG_2471 馬內的「A Game of Croquet」。 IMG_2473 梵谷的「Cottage and Woman」。如此典型的風格,應該一眼就看得出來以上是這些畫家的作品。
 IMG_2504
另外,還有畢卡索的「Portrait of Fernande Olivier」,十足立體派畫風。 IMG_2497
野獸派馬諦斯的「Flowers and Ceramic Plate」。 IMG_2496 以「吶喊」聞名於世的挪威畫家Edvard Munch的作品「Jealousy」。以上兩幅已超過我能稱得上喜歡的界線了。 IMG_2493 接下來兩幅是德國畫家Max Beckmann的作品。這一幅是「The Synagogue in Frankfurt am Main」。 IMG_2494 這一幅則是「Frankfurt Main Station」。吸引我目光的,是畫面中都有貓! IMG_2486 再來,是我很愛的瑞士畫家Paul Klee 的作品「The Lamb」。雖然是描述羔羊,但畫面是不是很有插畫風呢?
 IMG_2484
另一位我們很愛的,是法國畫家Odilon Redon。每次看到他的畫,都會被畫面所呈現的神秘感給完全吸引。這一幅是「Christ & the Samaritan Woman」。 IMG_2485
美術館中也收藏著兩幅俄羅斯畫家夏卡爾的作品「The Pinch of Snuff」 IMG_2502
和「The Holy Coachman」。很神秘很夢幻,也是每看一次感動一次啊! IMG_0128 最後,是德國表現主義畫家Lyonel Feininger的「Gelmeroda Village Pond」。 IMG_2511 看完舊時代和現代畫作,接下來到低樓層欣賞當代作品。 IMG_0127 雖用「欣賞」兩字,其實很多作品我已無法理解了。 IMG_2516
以最親近人的美國藝術家Andy Warhol詮釋的歌德頭像當代表。 IMG_0130 一個下午的時光縱橫西洋藝術史七百年,果真讓人大呼過癮。讓我更加喜愛Städel Museum的,是它種類豐富的書店以及一旁的café。雖然書籍大多是無法閱讀的德文,光是在這個空間裡逛逛都讓人興奮。在café吃個甜點喝杯茶歇歇腿整理18天旅行的心情,在這座藝術殿堂與德國告別,果然是書蟲會做的事。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大文豪歌德是常客—Zum Storch am Dom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