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008

有妳真好

DSCN2052
自從小Fy成了我們家的一份子之後,我才真正領悟到人與動物的距離是可以隨時間縮短的。誰說貓不親近人的?小Fy從一隻不願意給人抱的貓,逐漸轉變成一隻要賴在人身上睡覺的貓。每天晚上窩在我們腿上、分享彼此體溫的甜蜜負擔,應該是一天之中最幸福的一刻。
DSCN2041
不知從何時開始小Fy發展出固定模式,每晚我們進了家門之後,先跟前跟後喵喵叫乞食。身為貓奴的我們,總是先張羅她的晚餐,才準備自己的。等到我們也坐下吃晚餐的時候,她早已吃飽,在我們腳邊繞來繞去,要求我們滿足她的下一項需求—窩在我們大腿上睡覺。拍拍沙發要她先上去等待,她還不願意,也許是嫌沒人坐的沙發太冷。等到我們也吃飽了,坐上沙發,將兩腳往茶几一伸,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小Fy已經安穩地坐在擺出這種姿勢的人腿上!

如果沒有伸出的大腿可窩,那擠在人的身邊也可以接受。晚上坐在沙發上Blogging的我和身上Mac電腦散發出來的熱氣,是小Fy的暖爐。
DSCN2051
窩著窩著,就自然進入夢鄉。今年體重邁入十磅大關的小Fy,這張照片的臉看起來比菜菜子的還大餅哩!
DSCN2047
睡到全身放鬆的時候最可愛。
DSCN2009
有時我寫完部落格文章、直接在沙發上昏倒時,小Fy也會來陪睡。
DSCN2020
其實她應該希望我跟她一起上樓睡覺的,叫不動我,只好與我同睡沙發。
DSCN2010
好累啊,馬麻妳不上床睡覺,我的眼皮好重,已經支持不住了。完全熟睡的小Fy,喜歡將前腳往前伸。

人際關係單純的海外生活,家裡有隻貓每天等著我們回家讓人不感孤單。看完驚悚電影後有貓陪睡讓我稍有安全感,實驗做不順或是被助理給毀掉的時候捏捏按按小Fy的肥肚肚也讓人釋懷了大半。親愛的小Fy,有妳真好啊!

小Fy日記簿上一篇“黏人的小胖胖

Labels:

1/30/2008

雷尼爾山之冬—下

DSCN2267
十二點半一到,參加雪鞋之旅的遊客在Ranger帶領下,到地下室領取雪鞋準備出發。我們驚喜地發現,和奧林匹克國家公園不同的是,雷尼爾山提供的雪鞋有傳統與現代兩種。依各人喜愛,可以自行選擇要穿哪一種的。Ranger說,新版雪鞋較輕便,加上底下有爪,適合上坡。而傳統的雪鞋因為面積較大,適合在深雪中行走;下坡的時候,還可以坐在雪鞋上把它當成雪橇來滑。因為我從來沒穿過傳統雪鞋,當然要把握這個機會穿穿它啦!
DSCN2260
這天氣溫雖低,但萬里無雲的天氣讓像顆白饅頭的雷尼爾山露了臉。之前一個星期的雪,更是保證我們一路上可以採在鬆軟的新雪之上。而我們腳下的雪鞋,因為表面積大,可以讓大夥在雪地上健步如飛而不用擔心深陷雪地之中。照片中,就是園方提供的傳統雪鞋。穿上它,我想像自己是住在北極的愛斯基摩人或是北歐的拉普蘭人。
IMG_0047
今天的行程,是走1.2英里的圈狀路線去眺望雷尼爾山和其下的Nisqually冰河。這條步道是天堂地區唯一沿途有標示的路線,如果自己帶雪鞋來不需Ranger帶領也可以走。穿上雪鞋走進被白雪覆蓋的森林感覺好好。
IMG_0057
一片雪白大地,與雷尼爾山多彩的夏日風情完全不同。
IMG_0056
森林中的木屋總是引人遐想。
IMG_0029
Ranger一路講解雷尼爾山冬天的生態,並將我們帶往天堂的氣象測候站。這裡,曾創下北美冬季降雪最高記錄。看看照片中測量雪量用的鐵桿,這個冬天到目前為止我們的腳下有12英呎深的雪。
IMG_0034
無暇的白雪,讓人很想踏上前去,卻又不忍破壞它的完美。
DSCN2255
步道來到一個大下坡。穿傳統雪鞋的人有福了,可以一嚐滑雪的樂趣。看起來很陡的斜坡,一開始讓人有點卻步,實際滑起來速度其實不快,但也夠有趣了。
IMG_0049
來到林中視野開闊處,雄偉的雷尼爾山出現在眼前。這天風極大,只見山頂吹起陣陣白煙。走在森林之中,也不時從樹上飄落被稱為dimond dust的雪塵。
IMG_0037
再往前去,就到了眺望Nisqually冰河的點。在冬季,不僅整座雷尼爾山覆蓋於白雪之下,從山中放射而出的冰河也不例外。
DSCN2261
沿著1.2英里長的Nisqually Vista步道走一圈,處處都是雪的自然雕塑。
IMG_0035
一路的美麗雪景,讓JY忍不住在雪上做起snow angel來。
DSCN2273
為了讓大家看看我們穿的傳統雪鞋有多長,只好破例放張自己的正面照。幾乎有我身高三分之二長的雪鞋,重量不輕。在低溫的森林裡穿它走兩個小時的上下坡,還蠻有運動效果的。可是如果沒有它,踏進這裡的深雪馬上陷半個人進去。如果不是要搬回台灣實在沒機會穿,不然真的很想擁有一雙。
IMG_0077
冬季的雷尼爾山,是雪的國度,散發著不同於野花季的沈靜之美。如果想看雷尼爾山之冬,帽子、圍巾、手套、雪衣、太陽眼鏡和防曬油缺一不可。將寒冷和紫外線阻擋在外,才能好好享受魔法世界的冬景。
DSCN2285
真希望可以記錄雷尼爾山的四季變化,即使是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回家的路上,暮色中的雷尼爾換上令人驚豔的粉紅色外衣。可惜公路旁找不到不被樹枝阻擋的地方拍照,只能從層層的樹影中,對它說聲“妳真美,謝謝與我們分享了這麼充滿魔力的一天“。

國家公園手札上一篇“雷尼爾山之冬—上

Labels:

1/29/2008

雷尼爾山之冬—上

DSCN2221
好不容易盼到一整個星期都是好天氣,JY與我把握機會到雷尼爾山看雪。說也奇怪,明明是來自不下雪南國的我,現在每到冬天總是盼望銀白世界。也許在冬季長達半年的密西根住過五年多的我,對於冬季雪景已經培養出思慕之情。只可惜緯度比安亞伯高的西雅圖因為洋流調節的關係,冬天多雨而不多雪,想要看雪只能往山上去。冬季上山,如果不是去滑雪,最適合的戶外活動則非穿上雪鞋(Snowshoes)踏雪去莫屬。看看去年的網誌,我們就是在一個一月天到奧林匹克國家公園的颶風脊(Hurricane Ridge)snowshoeing,今年想換個地點,到雷尼爾山賞冬景去。

雷尼爾山是我在華州最鐘愛的一個國家公園,我們大多在夏天拜訪它,只因它迷人的野花世界。冬天到雷尼爾山,還是頭一遭呢!出發前先看過國家公園網頁,每年十二月與四月間的週末,天堂(Paradise)地區有兩個梯次的Ranger Guided Snowshoe Walks,分別為中午十二點半與下午兩點半出發。而在十二月中與一月初之間,則是天天都提供這個活動。想參加的人,必須在活動開始前一個小時到Jackson遊客中心的櫃台登記。每一梯次限額二十五名。如果自己沒有雪鞋,園方會提供。每一雙雪鞋建議捐獻美金一塊錢,來當作雪鞋維修經費。冬季雷尼爾山雪量不少,上天堂的公路每天白天會在清除道路積雪後開放。從我家出發到雷尼爾國家公園的西南的Nisqually入口,不塞車門對門只要兩個小時。為了能夠在十一點半以前抵達遊客中心,我們清晨七點半就早早出門。為了保險起見,還將雪地開車用的雪鏈帶上路。
IMG_0002
我們在耀眼的陽光下一路暢行無阻抵達公園的Nisqually入口。Ranger告訴我們,由入口處開往Longmire這七英里的公路不需上雪鏈,但從Longmire到天堂的九英里上坡路如非四輪傳動車則要加裝雪鏈才行。一進到園區內,馬上發現森林積著一層厚厚的雪,公路也非常滑溜。前一個星期,我每天查詢雷尼爾山的氣象時就發現它已經連續下了一整個星期的雪,直到今天才放晴。看來,我們不僅有美麗的雪景可賞,去年買卻還沒用過的雪鏈也可以派上用場了。

結果發現,我們還沒到Longmire,卡美麗老小姐已經在公路上打滑了一次。車子在我們兩人的尖叫聲中轉了一百八十度才停住,好在前後無車,我們也沒撞上路邊的冰牆。好險好險!只好以更慢的車速開進Longmire的停車場,下車裝雪鏈。一下車,就看到National Park Inn用來推放木柴的小屋屋頂上有層像鮮奶油般的厚厚積雪,我們真的進入雪之奇想世界了呀!
IMG_0064
不過,得趕快從周遭的夢幻景色中回神,此刻是先研究如何裝上雪鏈比較重要。我們的卡美麗是前輪驅動,所以得將雪鏈裝在它們上面來增加抓地力。依照說明書,先把雪鏈攤開掛在輪子上,再將車稍微往前開,扣上前後扣環,最後再裝上輪框外的固定繩即可。看似簡單,從未裝過雪鏈的我們,在寒冷的雪地中研究了好一陣子才搞定。
IMG_0074
將兩個前輪的雪鏈都裝好後,就可以朝海拔5400英呎的天堂出發了。果然,加了雪鏈後車子不再打滑。為了確保雪鏈沒有鬆脫,我們將車窗搖下,一路傾聽。一發出聲響,就停車調整。剛開始調整了好幾次,從沒用過雪鏈的我們,實在是太緊張了。好不容易一切OK後,才放鬆心情欣賞沿途雪景。來到Narada瀑布附近,瀑布早已埋藏在深雪之中而不見蹤影,只剩下一旁山勢陡峭的坡上有人冒險滑雪而下的痕跡和山頭樹梢上的銀白積雪。
IMG_0068
此地的一棟木屋,也被厚厚的積雪擁抱。
IMG_0078
原來,這個稱為Confort Station的小屋是廁所哩!
DSCN2220
過了Narada瀑布後,天堂也不遠了。這一路上去,路旁的積雪比車還高。
DSCN2223
滿身白雪的針葉樹和樹林中的小屋,好一幅聖誕卡上才會出現的畫面。這就是我心目中最標準的冬天景象。
IMG_0062
當我們來到天堂的遊客中心,赫然發現這個環狀的建築整個一樓都埋在雪中。今天,也是今年冬天最冷的一天,室外溫度計顯示只有華氏13度。加上windchill效應,在人的皮膚上感覺只有華氏零度而已!站在戶外不動的話,完全撐不下去。
IMG_0015
趕忙躲近自從2004年首度探訪雷尼爾山就不再進來過的遊客中心。十一點半一到,先去櫃台報名Snowshoe Walk。這件事砥定之後,再到一旁的餐廳買個熱熱的漢堡和熱蘋果汁當午餐。不補充一點熱量,看來很難忍受之後戶外的低溫。我們簡直是自我虐待,在這麼冷的天上雷尼爾山。可是冬季此地要遇到像今天的大晴天,機率很低,怎能不好好把握呢!

在等待十二點半到來之前,我們在遊客中心內隨處走走。發現頂樓有個光線和視野都很好的大廳,可以躲在暖暖的室內將四周山景一覽無遺。
DSCN2225
遊客中心內的吊燈也很有特色。這一個以雪橇為裝飾。
DSCN2226
這一個則是滑雪杖。
DSCN2227
這個,則是今天的主角—雪鞋。木製的傳統雪鞋比現代版的大又長,不知我們有沒有機會穿穿它?

(待續)

國家公園手札上一篇“歷史旅館 @ 布萊斯峽谷國家公園

Labels:

歷史旅館 @ 布萊斯峽谷國家公園

IMG_0279
如果一直有在看我的部落格的話,一定會知道我的國家公園之旅還包括拜訪、甚至一住園區內外的歷史旅館。也許有人會說,這些建造於二十世紀初期的旅館一點也不老啊!但在國家歷史不算長的美國,接近百年又散發著粗獷風味的旅館,在欣賞自然風光之餘,這些木屋旅館可以讓旅行增添一點人文氣息。

在布萊斯國家公園內,就座落著這樣一棟木造歷史旅館—布萊斯峽谷客棧(Bryce Canyon Lodge)。落成於1925年的布萊斯峽谷客棧,是洛杉磯建築師Gilbert Stanley Underwood的作品。Grand Circle的另外兩間旅館—Zion Lodge和Grand Canyon Lodge也都是他設計的。
IMG_0281
很可惜的是,布萊斯峽谷客棧每年只在四到十月間開門營業。我們在十二月底來到布萊斯峽谷,只見整座客棧靜靜埋藏在深雪之中。
DSCN1819
住在這裡,走路就可以到峽谷邊的日出、日落點。只是夏天一房難求,冬天則是有錢也住不到。
DSCN1820
雖然有點遺憾,但寒冬中來到寂靜的客棧前,又讓我們有了誤闖童話國度的錯覺。也許只要再等一下下,看守客棧的精靈就要現身。
DSCN1827
因為布萊斯客棧不營業,我們只好住在國家公園門口的Ruby's Inn。來到這邊才發現,Ruby's Inn已經有九十年的歷史了。它是除了布萊斯客棧外,離國家公園最近的住宿點。
DSCN1822
1916年Reuben (綽號Ruby)Syrett將全家搬到布萊斯國家公園入口附近經營牧場。當他拜訪過景觀特殊的布萊斯峽谷後,開始大肆宣傳此地的風景。為了布萊斯峽谷絡繹不絕的旅客,他們在日落點蓋起了一棟名為“Tourist Rest“的客棧。1923年國家公園成立後,他們改在公園門口經營起旅館生意,改名叫Ruby's Inn。
DSCN1826
可惜1984年的一把火將Ruby's Inn燒毀,當年的建築蕩然無存。現在,Ruby's Inn由Ruby的孫子經營,並加盟西方最好(Best Western)旅館集團。除了主客棧外,還蓋了多棟汽車旅館式的建築。主客棧內,還有一間大餐廳(我們兩晚的晚餐都在這裡解決)、一間紀念品兼超級市場(連相機和腳架都賣,還可沖洗照片)和一個原住民藝廊。生活機能相當完備。全年營業的它,成了冬天布萊斯峽谷最受歡迎的打尖點。旅館內外都熱鬧滾滾。
DSCN1829
因為地處美國西南沙漠區,旅館內外的裝飾也以西部粗獷風格為主。這幾盞位於主客棧外的燈,就相當有特色。

與錫安國家公園一樣,在旺季來到布萊斯峽谷的旅客只能將車停在園區外,改搭免費遊園巴士入園,Ruby's Inn外就有遊園巴士的停靠站。在旅客較為稀少的冬季,則可以將私家轎車開進國家公園內。雖然現在是淡季,各個景點與步道上的遊客還是不少,所以實在很難想像在旺季時這個小小國家公園裡塞滿人的情形。清幽的國家公園與溫暖的天氣,到底哪一個是優先選擇?難啊!

國家公園手札上一篇“日出印象—布萊斯峽谷

Labels:

1/27/2008

日出印象—布萊斯峽谷

DSCN1850
來到布萊斯峽谷一定要做的一件事,是到布萊斯環形劇場邊等待日出的曙光。既然有個眺望點就名為日出點(Sunrise Point),我們決定來這裡試試運氣。這天破曉的時間約為早上七點四十,比起我們幾次旅行上的日出時間算是很晚的。不過這天清晨氣溫只有攝氏零下十度左右,又是要考驗我們的意志力和相機電力的時候。
DSCN1833
日出前,照例是欣賞東方雲彩變化的最佳時機。
IMG_0018
此時的布萊斯峽谷,籠罩在柔和又神祕的光線中。
DSCN1860
大概因為氣溫太低,即使是個賞日出的好天色,日出點的攝影客和遊客並不多。在JY的眼中,大夥都成了畫面中的要角。
IMG_0033
今晨的第一道光線即將出現。
DSCN1868
每到這樣的一刻都讓我充滿幸福感。
IMG_0047
當光線照入谷中,布萊斯峽谷的石柱群彷彿活了過來。
IMG_0056
奇特的石柱世界,我們很幸運在它覆蓋著白雪的日子拜訪。
IMG_0060
對我來說,旅行之必要、賞日出日落之必要,就是為了滿足對自然之美仰慕的心靈。而一直貼著相機拍照的我,因為氣溫太低,呼出的氣竟然在相機上結了一層冰!
DSCN1875
走進峽谷裡去的Queens Garden Trail,此時正沐浴於日出金光中。再過不久,該又會有旅人印上新的足跡。

而我們,則將踏上歸途。

國家公園手札上一篇“禪 @ 布萊斯峽谷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