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3/2007

秋初憶安亞伯—Island Drive

I5
為了養貓,在安亞伯的第二年我們搬進了與UM醫學院一水之隔的Island Drive社區。這區位於川流而過安亞伯的Huron River旁的公寓,是樓高三層的磚房。據說系上一個教授在UM當學生的時候,就住過這裡,少說已經是三十年的老房子了。看上它,在於可以養貓、價格可以接受,以及離實驗室近。再加上那條Huron River,讓我們可以過過“我家門前有小河“的日子。從這邊到實驗室,一路都是上坡。上學的時候奮力騎上山丘,傍晚的時候就可以不用踩踏板一路衝回家了。

照片中的馬路,就是Island Drive。左手邊是Island Drive Apartment,右邊人行道外就是Huron River。住在這邊的四年,天天從河邊經過。勞動筋骨的收獲,是欣賞它四季的變化和動植物生態(之後介紹)。
I6
一河之隔,是Fuller Park的大草地,照片中隱約可見的白色建築,就是Island Drive Apartment。這片大草地,夏天是安亞伯各個學校和團體舉行足球比賽的地方,非常熱鬧。春秋,則常可以見到一大群加拿大鵝在這邊漫步、吃草,常被JY和我喻為鵝鵝牧場。
I4
我們租的是空間較大的two bedroom,也就是有客廳、飯廳、廚房、一間浴室和兩個房間的公寓。這樣的單位並不直接靠河(只有studio才享有靠河第一排的景觀),但距離河邊也只有幾百公尺的距離而已。因為美國大部分的房子都是木頭地板,怕被樓上的人腳步聲吵的我們,選了一個位於三樓的公寓(照片中右邊數來第四到六的窗戶就是當時的家)。
I2
這樣的地點好處是不怕吵,壞處是樓頂的房子太陽直曬。再加上座東朝西的位置,雖常有美麗的晚霞可賞,但夏天像個大烤箱,熱到Taffy常常要用肚子去貼牆壁呢!
I3
比起西雅圖,中西部的楓紅精彩多了。從客廳望出去,有幾棵楓樹。每年秋天滿樹和一地金黃,總是叫來自南國的我們感動不已。
I1
到了冬天,下雪是家常便飯的事。第一年當然是很興奮,但之後每年要忍耐寒冷又長達半年的冬天,出門要把埋在雪堆中的車子花20分鐘挖出來,就叫苦連天。有時溫度不夠低,水氣不是以雪的方式落下,而是以接近零度的雨撒落,之後溫度降到冰點,就會見到滿樹晶瑩剔透冰珠的美景。這樣的天氣稱為Ice Storm。美歸美,這樣的天氣卻很傷腦筋。地上因為結了一層冰,走路和開車都很危險。我們曾經在高速公路上出了意外,整輛車因為交流道結冰而失控,滑入中央分隔草地才停住,好在幸運沒被後方來車撞上。結了滿樹或是滿電線桿的冰珠,也常因負荷不了重量而傾倒,導致停電。有一年安亞伯的一個冰風暴,就讓系上好幾個教授家停電,而全家跑去住旅館呢!
h1
這個公寓,是沒有附傢具的。既然要在這裡住個好幾年,當然得去找些傢具比較實在。當時是窮學生的我們,實在買不起美國價格高昂的傢具,安亞伯附近也沒有Ikea。所以我們的家當中,只有床、檔案櫃和一張書桌是花大錢買新的。其他客廳的沙發、茶几、餐桌椅、電視櫃和書櫃,不是買二手的,就是撿來的。照片中舉目望去的所有傢具,沒有一樣是新的。可以變成床的沙發和旁邊的小方桌是跟畢業回台灣的學長買的。茶几是去二手傢具店找的。藍色的單人沙發是在學校的二手中心買的。牆邊的木頭櫃子,是在樓下垃圾場撿來的。來美國之前,從來沒有想過會去用二手(或是好幾手)的傢具,更不用說拾荒了。但為了變出一個像樣的家,只好窮則變變則通了。其實我們這個社區,住有許多UM醫學院的學生。這些學生往往來自有錢人家庭,畢了業帶不走的傢具,就往樓下的垃圾場丟。每年七八月搬家高峰,沒事都往社區中的各個垃圾場走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好康的可以撿。有時找到更好的傢具,就把家裡的拿出來交換。幾年下來,我們撿到了一個古董級書桌、一個碗櫃來收納我的杯杯盤盤,還有好幾個書櫃和床頭櫃呢!說實在的,我還撿出興趣來,因為這像尋寶的過程實在太有趣了。每當朋友來我們家,看到室內佈置又聽到我的神奇經驗後,常是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搬來西雅圖的時候,大部分的舊傢具又繼續送給新來的台灣學生(我們已經不好意思收錢了),幾件很喜歡的拾荒傢具,則繼續運來這裡繼續使用。
h2
當年的書房一角。

我們就在這個公寓住了四年,直到最後半年準備畢業的時候,因為房東公司不願意讓我們簽半年的租約,而搬到第三個家去。總而言之,這是一個充滿回憶的地方呢!

安亞伯手札上一篇“秋初憶安亞伯—楔子

Labels:

8 Comments:

At 9/23/2007 02:33:00 PM, Anonymous Mixer said...

你好,我們是一個華文聯播網站www.mix-blog.com,誠意邀請你加入我們的聯播大家庭,有空請來看看啊!^.^

 
At 9/24/2007 02:35: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謝謝你將我加入你們的連播。

 
At 9/25/2007 09:58:00 PM, Anonymous DJ said...

我也好懷念在那個客廳廝殺boardgame的日子,配上 Taffy B&B精緻的茶點招待...真是一段美好的人生。謝謝你們!

:)

 
At 9/26/2007 01:10: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Dear DJ,
終於有老安亞伯來留言,真是太感動了!不然都覺得大家把那段日子遺忘了。那張桌子還在,boardgames也都在身邊,要不要再來西雅圖廝殺幾場啊?

 
At 9/26/2007 12:31:00 PM, Blogger Ray Lin said...

我在那裡時,密西根大學,老美都說U of M, 不是UM 喲!連路標都強調"OF". 你應該記得吧!

加州大學的念法才叫UC.
但university of Kansas 的簡稱叫KU,不是UK! 好玩吧. ^_^

 
At 9/26/2007 02:31: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奇怪了,到底是誰唸過這家學校啊?我在那的時候,有人說UM,有人說U Mich,可能也有人說U of M。學校網頁文章中的簡寫,也是U-M,而非U of M呢!在口語上,三個音節的U of M似乎比較少聽到。就像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大家都是說UW(W的發音只發ㄉㄚ-ㄅㄨ而已)。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一般的說法,是U Mass,這也是兩個音節。

 
At 4/12/2011 08:27:00 AM, Blogger eugene said...

今天問我室友認不認識妳,他說我們家裡的有張沙發和一個木櫃就是你送給他的,太有趣了,到現在我才知道家裡還有們用過的東西^^

 
At 4/12/2011 03:23: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真的太神奇了!這麼多年過去,我以為安亞伯已經沒有認識的台灣學生了呢!沒想到還有這段家具淵源。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