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2007

貢寮,你還好嗎?

IMG_0082
回台灣前,看了一部一直很想看、也是桂賢借我的紀錄片“貢寮,你好嗎?“,一部記錄台北縣貢寮鄉民反核四的故事。

在談這部紀錄片之前,先來看看貢寮反核的摘要:

1978年,台電計畫建造台灣的第四座核電廠,認為台北近郊靠海的小漁村貢寮最適合。

1980年,台電向當時的政府申請貢寮為核四預定地,並獲得行政院的“原則同意“。

1988年,本來不知核能為何物、也從沒有人詢問過他們是否同意在自己家旁邊興建核電廠的貢寮鄉民,成立了台北縣貢寮鄉鹽寮反核自救會,開始為期十多年的反核抗爭。

1991年10月3號,警方和自救會在核四場門口發生警民衝突,一名保警不幸死亡,也造成17位居民被起訴。此被稱為“1003事件“。

1992年,造成保警死亡的林順源被判無期徒刑,其他被告也分別被判刑。

1995年,監察院對「原委會未經環境影響評估委員會的同意,擅自核准台電將機組容量從一百萬瓩擴大到一百三十萬瓩」,而對行政院、經濟部及原委會等七個單位提出糾正案。

1996年,台北市長陳水扁在台北市舉行核四公投。當時不具法律效力的投票率為58%,反核的佔53%,擁核的為46%。

1999年,台電在核四廠區及出水口區域未對出土的凱達格蘭遺跡依法保護,監察院再度通過對其的糾正案。

2000年,當時的總統候選人陳水扁簽署終止核四興建承諾書。

2000年10月27日,行政院長張俊雄宣佈核四停建,引起朝野軒然大波。

2000年11月12日,大法官會議公佈關於停建核四的釋憲案520號解釋。

2001年,立法院通過決議,行政院也因此宣佈核四復工。

2001年至今,台灣各個反核團體依舊以各種方式宣揚反核理念。
IMG_0084
“貢寮,你好嗎?“,就是大學念法律的導演崔愫欣從1998年到2004花了六年時間貼身拍攝貢寮人對抗核四的真實記錄。在我看過的幾部台灣紀錄片中,這是我很欣賞的一部。導演藉著一張張寫給因1003事件在監服無期徒刑的林順源的明信片,娓娓道來她眼中貢寮反核四的故事。原來,在那個極權時代貢寮被選為核四預定地,根本沒有人問過貢寮的意見,也不知有沒有做過環境影響評估,一個台北縣臨海的小漁村就被捲進長達十幾年的反核風暴中。從上述的核四大事記以及紀錄片中,可以發現台電以及政府的霸權和官僚心態。隨便改變機組容量和未依法保護古蹟,說不定只是冰山的一角;牽扯太多利益的核四興建案,有太多不容動搖的地方,更不要提不依法好好施工的問題了。

問我為何反核,其實很簡單。台灣只有一個,她是兩千三百萬人稱為家的地方。因為地理位置的關係,天然災害頻仍,一個大地震就可能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而這樣的一個小島,基本上沒有人跡罕至的地方。只要一個核災,大家都逃不過,而我們竟然需要四個核電廠!?其中三個還在人煙稠密的北台灣?台灣人要面對的問題還不夠嗎,需要再為自己加上核子災害嗎?何況,核廢料的問題長期困擾台灣。己所不欲的東西,往蘭嶼丟去,是什麼心態?

無奈又手無寸鐵的貢寮鄉民,只能自救。水電行老闆、家庭主婦、漁民,和各行各業的地方小人物,為了捍衛家園,必須籌劃各種抗議和陳情活動。他們口中說出來的話,是這麼的真切又直達人心。印象中尋常台灣人是很不會講話的,經過十幾年的反核抗爭,每個自救會的人都變得能言善道,敘事有理。他們本來就像你我一樣,只是安居樂業的小小國民,希望在自己的家鄉安全生活下去而已。影片中有一幕,有個阿媽說她自己沒關係,但是孫子還要在這塊土地上生活。與核電廠只有一街或一溪之隔的住家,怎能叫他們安心呢?經過多次陳情,他們發現動搖不了國民黨政府的決定,而將希望放在改朝換代上。從紀錄片中可以看到,當時的反對黨人士,像是台北縣長蘇珍昌、總統候選人陳水扁,都表示會支持反核四。其實我又未嘗不是曾經相信這樣的陳諾。陳水扁在96年於台北市舉行的核四公投,我還去當過選務人員,想要為反核盡一點力。在當時立法委員投票所外,向民眾說明核四公投的活動,也在投票後將公投結果送往區公所。

但是,反核的陳水扁和民進黨在2000年取得執政權,結果證明大家還是空歡喜一場。一度宣佈停建的核四,造成朝野對立,而要大法官釋憲。釋憲的結果,是核四復工。也許我們可以怪說是朝小野大,背後牽扯的利益不容核四隨意停工。但不見過往什麼事不敢反對,什麼事不敢抗爭的民進黨和陳水扁,繼續為他們的陳諾努力。影片中,甚至可以看到當初的經濟部長陳信義到貢寮,要求鄉民多給阿扁一點時間......我相信貢寮鄉民和我一樣,一定覺得自己被騙了。為了勝選,政客們任意開支票,只為騙取你手中的一票。嘴巴說得漂亮,說什麼我們和你們站在一起,為了後代子孫要環保、不要核電,他們是否真的相信自己所說的其實大有疑問。不然,為何一個應該注重環保的政黨,在執政之後還會出現要不要建蘇花高和許多開發案環評的爭議呢?我不懂法律,為何一個屢屢視法律為無物的單位,在監察院提出糾正案後,它還是可以安然無事地繼續興建?

台灣社會,逐漸給我一個感覺,就是沒有誠信和理念。回台灣找教職,JY與我都會先問台灣的學校是否有夫妻不可在同一系所任教的內規。他們都回說沒有,歡迎來申請,也都邀請我們去面談。結果到了現場,他們馬上對我們說,雖然沒有這條規定,但是我們可以同時取得教職的機率是零!在美國,聘用教授都可以談couple plan,在台灣則是嘴巴說可以,騙你去申請再說你太天真,他們不可能要同時聘請一對夫妻。擺明睜眼說瞎話,即使“貴“為高等教育單位,也是滿嘴謊言。

所以,既然教育單位這樣搞,我們也可以認清一個事實,就是不用再傻傻相信台灣政客說的話。從影片中,我們無奈地看到一個個自救會裡的成員老去、因病去世,而他們希望住在非核家園的理想在經過一場場的告別式後,仍舊還未實現。而讓貢寮鄉民愧疚的林順源,依舊服刑中。
IMG_0083
台灣的東北角很美,今年回台灣的時候,還特地繞過去走走。去了“南方澳海洋紀事“,的南方澳,也經過了“貢寮,你好嗎?“的貢寮。這裡的漁村氣味和海天景貌,也再再引起海外遊子的共鳴。除了是大家假日探訪的地方,這裡也是許多人的世居地。她的美麗與哀愁,有多少人可以體會?一個離大台北都會區這麼近的世外桃源,被拿來興建核能電廠。真有核災,大概沒有人能夠倖免。很想打開台電人和政客的腦袋研究一下,是什麼樣的想法讓他們把核電廠蓋在國家公園裡,蓋在人口稠密的首都旁邊,可以任意踐踏別人的家園和蹂躪歷史古蹟?如果如他們所述核能非常安全,何不將台電總部、國民黨總部、民進黨總部、立法院、政客官邸,或是台灣的首都,從台北市遷往貢寮或蘭嶼?這樣,你們還會想要在這裡蓋核電廠嗎?

雖然這是一個讓人心情低落的故事,但我很喜歡導演崔愫欣的拍攝方式。同樣是女性導演,也許沒有“南方澳海洋紀事“美麗的風景和動聽的音樂,但卻多了深刻的訪談和人性刻畫。片中沒有偏激、沒有煽情,只是呈現地方小人物為捍衛家園的努力。即使不知明天會怎樣,我們還是看到希望。就像有人在抗爭活動時引火自焚的絕望中,還是有人在旁邊說“要活下去才有希望啊......“。是啊,保衛家園是不容許絕望的,要活下去才有希望。

2007年的現在,核四依舊在興建中。我一邊流淚,一邊在心裡輕聲問候著“貢寮,你現在還好嗎?台灣,你還好嗎?“。

藝文手札上一篇“仁波切的電影夢—高山上的世界盃

Labels:

4 Comments:

At 6/23/2007 06:23:00 PM, Blogger 纖毛蟲 said...

忍不住要多說幾句:

核四停建又復工,是我對陳水扁當總統這些年來最失望的一件事情.因為突然宣布核四復工,讓連戰與泛藍鷹派找到藉口,從此國民黨屢用民進黨政府沒有誠信為理由,挾著立院多數的優勢來焦土對抗,台灣這七年來總體表現不讓人滿意,行政立法對峙幾乎一事無成,這樣的對抗政爭恐怕是最大的因素.

林義雄雖然以建立非核家園為目標,但是他是以核四公投為主張.我覺得這才是有意義的:宣揚非核的理念,讓台電也要出面說明理由,教育民眾對重大公共政策參與負責,由公民決定核四要不要興建.如果大家說要建,我們也只好接受;如果民眾都不贊同核四,停建的損失大眾就要承受,不要推責任.結果呢?這種具有公共政策成分的民生議題不採公民投票一途,卻用粗糙的手法去處理;後來把首次公投推向全然高度政治性質的案子,在「公投綁大選」的宣傳下,公民投票的公民權也污名化成為選舉手段.

消費了核四的議題最終又徒勞無功,也消費了訓練民眾行使公民權利的機會.民進黨這樣在搞什麼啊?誰是最大的輸家?台灣!

另外附帶一提,或許你與JY學長已經知道了:中研院細胞與個體生物所(就是原動物所)今年秋天起就會新聘一對夫妻檔,專長是Evo Devo與細胞生物學,是我的同學跟學妹.所以或許要兩人同在一起,中研院有例可循.

 
At 6/24/2007 10:52: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真是太感謝纖毛蟲了,因為篇幅的關係,我沒有對公投的議題著墨太多,你恰好把我想說的寫出來了。藉由公投,讓議題的正反(或是不同)意見得以清楚地讓大眾知道,以民主的方式決定重大議題,然後接受多數人的決定。而那一看就是騙選票的公投綁大選,投一些“無聊“的議題,讓我覺得非常不齒。讓民眾誤以為公投不好,該決定的事又沒機會參與討論,不禁怨嘆台灣的未來到底在哪裡?

你說的消息我們早已知道。只是,中研院的另一個生物相關研究所,最近也曾拒絕讓一對夫妻同時進入。所以啦,很難說到底他們的規則是什麼?

 
At 6/24/2007 12:41:00 PM, Blogger nanamom said...

貢寮的事令人難過,看了你的文章,也不禁再度心酸。

提到夫妻在同一系所工作,我們學校的例子多到不行,不過不清楚是不是「同時」被聘任?同時的應該有,前後聘用的也有吧。

 
At 6/24/2007 11:28: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Dear Nanamom,
我想任何有良知的人,很難不同情貢寮人的處境。真希望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如果你們學校有我可以去的系,那就該去申請看看說。看起來東部的學校比較通人情。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