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2008

不僅不能說,連做都不能做!

這一陣子台灣有關性別、種族歧視,和物化未成年少女的新聞一條接過一條,看了真是讓人痛心。如果說民進黨主席候選人辜寬敏是石器時代的人,那國民黨的思維只怕還沒進化成人吧!

來看看第一條新聞:

搶當520服務員 中山女高練美儀

馬蕭520就職大典,特別請台北中山女高選出一百位同學,到現場當服務員接待來賓,不過,有超過九百位同學報名,競爭非常激烈,同學說因為機會難得,所以大家躍躍欲試。十幾位中山女高的同學一字排開,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台步,有人緊張到同手同腳、也有人抬頭挺胸,充滿自信,就定位之後,再擺個pose、看看誰的站姿,最有氣質。為了參加520總統就職大典,爭取到現場當服務員,這些小女生第一步,從美姿美儀開始訓練。穿球鞋走路很輕鬆,不過,當天可是要穿旗袍、搭配高跟鞋,對這些小女生來說,不簡單哦。中山女高第一次應邀參加總統大典,只需要一百位同學到現場服務,但是看看底下、來了超過九百人,競爭激烈的程度、跟選美大會簡直沒兩樣,除了儀態之外,英文能力,也是基本條件。雖然沒有受過專門訓練,但是同學們表現落落大方,誰都不想放棄,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2008-05-06 08:00) 公視手語新聞

先不管未成年的高中生對於自己穿上旗袍高跟鞋去擔任總統就職大典的招待(這是好聽吧,其實就是服務生)有何值得驕傲的地方,一個國家的政府以及教育單位竟然會做出這種事,實在令人難以想像。首先,這件事情的正當性就值得商榷。高中生在這個人生階段應該學習的是什麼?知識?如何當一個現代公民?還是如何穿上展露自己少女身材的旗袍和高跟鞋,在總統就職大典上笑臉迎人,帶一群道貌岸然的色老頭入座?何況她們還未成年呢!如果新政府想要展現新的生命力而採用高中生,那為何不是男女均可,而是獨要女生呢?為何不是穿著校服擔任招待,而是旗袍高跟鞋呢?這是講求兩性平權的現代國家應有的表現嗎?而被馬辦和台北市政府通知配合的台北市中山女中,竟然沒有教育家的擔當,而一味地配合,在學校辦起“選美“比賽?!如果說學生的英文能力和應對進退是選拔的要點,那為何要學生走台步,並對她們的“儀態“品頭論足?高中生不知自己被政府和學校物化,是她們還未覺醒,也代表台灣公民教育的失敗。但在上位者如此惡搞,實在讓人不齒。尤其以中山女中校方更該被打屁股!還好我的母校沒有被點名配合,不然我一定抗議到底。

再來看第二條新聞:

中國時報  2008.05.09

賴幸媛是外籍新娘?新移民抗議 立委願收回

中央社

 新移民人權及婦女等團體今天批評中國國民黨籍立委紀國棟,將非黨籍閣員比做外籍新娘,是嚴重種族及性別歧視,要求國民黨及立法院處理。紀國棟表示,他只是用幽默的方式形容非黨籍閣員,並無惡意,如果引起誤會,他願意收回。

 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上午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抗議紀國棟七日在國民黨與新閣員座談時,將內定陸委會主委賴幸媛比做「外籍新娘」,還說嫁進來就要「好好打拚」,否則「主人一下令,就要被趕出去」,不僅種族歧視也性別歧視。

 聯盟問紀國棟,「外籍新娘」是可以隨便趕出去的嗎?誰又是外籍新娘的「主人」?台灣人嗎?

 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曾昭媛表示,紀國棟的發言已明顯逾越立委言論免責權,事情過了好幾天,請問國民黨及立法院長王金平在作甚麼?她要求國民黨撤銷紀國棟的不分區立委資格,立法院也應將紀國棟移送紀律委員會處理。

 新移民勞動權益促進會秘書長李麗華表示,移民法已修正五個多月了,但移民署還沒有進行其他子法及施行細則修正,以致新移民法中新增的反歧視條款,徒具虛文。她譴責移民署行政怠惰,放任歧視不管。

 曾昭媛表示,依據移民法反歧視條款,要在知悉歧視情形後的兩個月內舉發,但由於落實的條文還沒修改,以致從選舉前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講的「大陸配偶假結婚達七成,應有差別待遇」的說法,到現在紀國棟的「外籍新娘」說都會一一超過追訴期限。

 紀國棟下午受訪回應指出,他在七日國民黨與新閣員座談時,把非黨籍閣員形容成外籍新娘,只是一種比較「幽默」的講法,至於「主人」是「一家之主」的口誤,他也沒有講要把外籍新娘「趕出去」,那是媒體的過度解讀。

 紀國棟表示,他講外籍新娘只是要提醒非黨籍閣員,既然入閣,就要與執政黨的政策、路線一致,他沒有惡意,也無歧視新移民的意思。如果這句話引喻失當,造成新移民的誤會及不快,他表示遺憾並願收回。

又是一樣的問題。當不適當的歧視言論脫口而出的時候,不是在第一時間道歉,而是繼續硬坳,是台灣政客們的通病。這位自以為高高在上的紀國棟立委,竟然以“外籍新娘“來當作告誡人的話,還說做不好隨時可以“被主人趕出去“,這是何等歧視的字眼!外籍新娘是可以隨時被“主人“趕出去的嗎?台灣籍的先生是外籍新娘的“主人“嗎?國民黨政府是賴幸媛的主人嗎?這是最最錯誤的言論與示範。而事後還不承認骨子裡對種族和性別的偏見,更是可怕。選民應該給予最強烈的譴責。奇怪的是,辜寬敏和紀國棟的歧視言論都被婦女團體點名批判,為何不見他們批評未成年高中女生去總統就職大典當無償招待的事?

親愛的台灣女性同胞們,“大家“視為偶像的馬總統政府和其所屬政黨是如此充滿舊思維、歧視和物化女性和非華人,我們還能不擦亮自己的眼睛和心靈嗎?

PS. 真恨自己不能少關心點,或許也是自己太有理想性。每當看到這些匪夷所思的新聞時,就是痛心加氣憤,而忍不住撰文討論。對於不喜歡看硬性文章的朋友們,或是因此嚇跑一些立場不同的讀友,只能說聲抱歉了。

生活隨想上一篇“能說與不能說的

Labels:

11 Comments:

At 5/20/2008 04:16:00 PM, Blogger sherffy said...

默默地當你的讀者也有好幾個星期囉........
不過...這一篇.......
我想我應該可以說明一下吧..?

我是中山女中的校友。
不過很可惜的是,我一向都很難以這個學校為榮,
其中的一個原因當然是因為我在高中時期不快樂。
不快樂的原因包括對學校的不滿,
對學校整個作風的不認同。

中山其實是一個蠻奇怪的學校,
不到15年前,我還是高中生的時候,
剛進學校,學校師長一直強調的「傑出校友」,
幾乎個個都是官夫人。
當時政壇最活躍的政治人物,
諸如李登輝,吳伯雄等等一路下來,
他們的夫人都是中山或中山前身的畢業生。

我對官夫人們並無不敬之意....
我也瞭解,在某些社交場合,
官夫人的確有其角色扮演的難處。
不過....講難聽一點......
官夫人們不過就是比較會嫁....
這根本不能算是個人成就吧= =;

至於瓊瑤,林文月或陶晶瑩,
這一些人,她們的名聲是自己努力而來,
雖然不見得是人人都愛,
不過同是名人,老師們倒是不太提。

雖然後來中山歷經了幾個作風不同的校長,
但是老師一直都是改革的阻力,
(雖然莫名其妙,但是似乎是事實)
保守派的校長在中山比較吃得開...

大概,中山如今仍然以這種官太太學校自居,
自以為是新娘學校吧..(嘆)

 
At 5/20/2008 07:28:00 PM, Blogger 纖毛蟲 said...

唉.

我把這篇分享到到黑米共享書籤,但我覺得更應該投書到報紙上去,特別是針對中山女高的同學當招待這件事.

不過,別忘了,找高中女生來穿旗袍高跟鞋當招待,其實跟歷年來國慶大典找銘傳或實踐的女同學穿旗袍高跟鞋當招待,只是十步百步的區別.大家卻好像都很能接受.

不知道在高雄的國宴,高雄市是如何配合的.但願能有比較進步文明的做法.

 
At 5/21/2008 06:07:00 AM, Anonymous Stephanie(CC和Elaine的朋友) said...

支持你的想法!

這次藍營和偏藍藝人鼓吹全台灣人民捐錢給四川﹐我也很不能苟同。 覺得大陸政府如此有錢的國家﹐大大小小的事業都是公營﹐大多人民生活艱苦﹐政府卻相反。減少一個對著台灣的炸彈﹐就能把一大筆錢用在災民重整家園上。我寧可捐錢給緬甸﹐真的需要外界救援的人們﹐他們國家人民都貧窮﹐這才是大家該幫助的國家。

看你的文章真想鼓掌﹐因為我常有一些像你的疑問﹐想和你一樣表態﹐卻只能和少數好友分享心情﹐在背後罵...

 
At 5/22/2008 12:14:00 PM, Blogger Kuei-Hsien said...

我非常同意你這篇文章點出的議題,值得整個社會好好反省各種公私場合中物化女性和種族歧視的問題。

不過,也許是因為知道你的政治立場,以下這段話:"如果說民進黨主席候選人辜寬敏是石器時代的人,那國民黨的思維只怕還沒進化成人吧!"
在我看來有些主觀,不是恰當的比較。

我認為物化女性和種族歧視是台灣社會普遍的問題,存在各個階層、各個族群、各種組織,在我看來,民進黨的政治人物不見得在這方面比較「先進」,甚至兩者一樣爛。

因此,用"親愛的台灣女性同胞們,“大家“視為偶像的馬總統政府和其所屬政黨是如此充滿舊思維、歧視和物化女性和非華人,我們還能不擦亮自己的眼睛和心靈嗎?"是模糊了焦點,與其用批判政黨的角度來論這個議題,我想更重要的應該是社會集體的自我反省。

 
At 5/22/2008 01:55:00 PM, Blogger Shu-Mei said...

拿"外籍新娘"來作為比較幽默的比喻實在是太跨張了,不但是完全錯誤的個人行為,更完全無視於以「新移民女性」來取代具有歧視意味的努力。殊不知這些女性朋友已經疾呼「我不是永遠的新娘」。(可參考http://forum.yam.org.tw/2004women/immigration.htm)

看了真讓人生氣。

 
At 5/23/2008 12:29:00 PM, Anonymous Q said...

如果要說物化女性
在日本更不用說
他們認為這樣的工作原本就應該是女生擔任
公司裡也不可能不讓女生倒茶

以前我的高中就在總統府旁
為了配合國慶
從高一就開始有各種不同活動要參與
當時也沒有任何人有什麼意見

我覺得是寫這篇報導的人也有問題
不然就這整件事情
也不一定要想到是物化女性吧
女性本來就比較具有柔性美也親切
如何表現出台灣年輕女性的美也並沒有什麼不好
看從什麼角度來看就是了

 
At 5/28/2008 01:42: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Sherffy,
歡迎潛水的朋友浮出水面,希望這篇沒太讓妳不快。

沒想到中山的校方是以官夫人製造所自居??難怪會有這次的安排。我雖然不是中山的,但也對我那作風保守的母校蠻感冒的。要不是樂隊帶給我很多快樂,我的高中生活也會很不愉快。

不管是哪間學校,希望在時代進步時,辦教育的也要跟著進步才好。

To 纖毛蟲,
其實已經有人投書到自由時報上去了,但似乎回響不大。比起其他攸關生活的事情,這一個應該對許多人來說不算什麼吧!

我也很好奇國宴部份是如何進行的。

To Stephanie,
謝謝妳的留言。

其實本篇文章雖然提到國民黨,但主要的目的是在批評他們的不進步和歧視心態。以理性來看,如果對事不對顏色,要我支持他們可以,但必須讓我看到他們的進步。很可惜的是,過了八年之後並沒有。這是為何我要把政治牽扯進這篇文章的主要原因。

關於四川地震和緬甸風災,雖與本文無關,我個人認為無論他們有不有錢,政府如何糟,基於同樣是人,能夠幫點忙就該幫。雖然我能夠理解每個人和政府的資源有限,幫了一個就比較難顧到另一個。但基於人道,如果獨厚一國而不幫另一個,就未免是兩套標準了。而如果在這個時候,說些落井下石的話,也很不厚道,那是我不樂見的。希望這兩個國家人民的苦難可以趕快過去。

To Kui-Hsien,
就像我在上則留言提到的,這篇文章本來就有兩個重點。一為性別和種族歧視議題,另一為政府/政黨思維。所以那些措詞都是我斟酌之後的結果,我不後悔也不會收回。也許話有點重,但它們才能點出重點。也許妳沒看到我之前那篇相關文章?如果看了,大概多少可以體會吧!不是要五十部笑百步,我要點出台面上政治人物說話有多不小心,和他們背後思維所可能的影響。最後那句話,也是我故意寫的。我們的社會和媒體充斥著馬總統多麼玉樹臨風和深受女性喜愛的言論,但他代表的國家和政黨,卻不尊重女性,這是多麼諷刺!如果要看到社會風氣的改變,這麼深受女性支持的總統不是更應該注意這個議題嗎?所以,焦點一點也不模糊。

To Shu-Mei,
就是因為生氣,所以才要寫下這篇文章。有趣的是,大家看了各有解讀呢!

也謝謝妳的相關文章連結。

To Q,
在日本求學的妳,不知對日本如此對待女性的文化有何看法?那是他們根深蒂固的文化沒錯,以一個異鄉客和現代社會的人而言,是融入這樣的觀點,還是提出批判?

我也是來自這家學校,排字和樂儀隊表演我通通參加過。傘帽我不知道,但排字和樂儀隊都是要經過重重訓練的“才藝“表演,而且是穿著校服和制服代表學校的。並非改穿上不符合年齡的旗袍和高跟鞋去賣笑當招待。何況當年時代不一樣,政府和學校說的就是金科玉律,有誰敢說不?誰知道自己被剝削?

也許如妳所說的,我的看法有問題。我只想說女性有其特質沒錯,是不是柔性美也罷,但一個進步的社會,應該跳脫性別和種族的刻板印象才對。男生可以當招待,女生也可以從事陽剛的工作不是嗎?

 
At 5/28/2008 11:33:00 PM, Anonymous Q said...

其實我不太了解為什麼要在這一點上面要求所謂男女平等?
旗袍是我們的傳統服裝 最能表現中國女性的美
在日本 成人禮的時候更是所有的女性穿著和服的大日子
還常常覺得大家都漸漸不穿旗袍非常可惜

那些高中女生也不是被強迫參加的
如果是硬性規定或許還有別種解釋
但是他們不都是自願的嗎?

還有為什麼穿旗袍招待外賓 就是賣笑?
結婚的時候為什麼端茶給長輩的是女性不是男性
如果要這麼問
就有太多事情可以要求男女都一樣了

在我看來男女本來就算是不同類的生物
動物中這樣各斯其職的角色扮演不也是比比皆是嗎?

只要能夠彼此尊重對方的意願
發揮各自的長處
不一定是要分男女
同樣我支持女人在很多地方也絕對不輸給男人的表現
只是我個人認為沒有必要用這樣的想法來看待整個事情就是了

不好意思發表個人淺見 如果有讓人不太舒服的地方請多包涵

 
At 5/29/2008 12:40: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其實不只在這一點上,而是在很多方面都應該要求男女平等。我會提出來討論,是因為,一,她們是高中生,二,這是國家級場合。

我想妳把男女平權與傳統文化議題混為一談了。旗袍和和服是傳統服裝,以及結婚奉茶之類的事,各有其適合的場合。但要求未成年的高中生穿旗袍來展現她們的女性美,是否適合總統就職這樣的場合呢?

雖然那些高中女生不是被強迫參加,但她們未成年不懂事,不了解這件事呈現出來的意義就算了,校方毫無意識這樣做是否妥當,則是值得商議的地方。更何況,如果招待國內外來賓所需要的是流利的外語能力和談吐,為何校方選拔學生時要她們走台步看體態?到底接待外賓這件事是要看外表還是應對進退的能力?

我不是要凡事要求男女平等,那未免強性別所難。就像我不能要求男生懷孕生小孩一樣,但難道擁有流利外語能力的高中男生(甚至穿上長袍馬褂?)不能當就職典禮招待嗎?

“發揮各自的長處,不一定是要分男女“沒錯,這就是本篇文章要討論的議題不是嗎?

 
At 5/29/2008 06:24:00 AM, Anonymous Q said...

之所以提到旗袍具傳統美
是針對前文說 為何不穿校服卻要穿旗袍的回應
並不是要把他們混為一談

提到其他的例子
是因為這樣的傳統不勝枚舉

了解你想要強調的是這個場合為什麼只選拔了“未成年“ 的 “女生“
只是真的不太清楚為什麼一定要從女性被貶低物化的角度來思考這件事
訓練台步和儀態保持良好的氣質
這樣子就會物化他們嗎?
還是他們儀態不佳也無所謂

此外雖然我不清楚中山的校風為何
但我們高中的時候很多想法其實都很清楚也成形
甚至更有抱負因為還充滿理想吧
那些高中生們真的會因為只有十六七歲就不懂事嗎?
還是你覺得現在年輕人只要有可以秀的機會就不會想到比較深遠的層面?

題外話
在日本看到很多更保守的現象
由於大多女性也不覺得自己是受到不平等待遇而使得日本在這一點上一直都改變的很緩慢
我並不是因為接受了他們的想法而有以上的感想
而是長期看到台灣的女性總是在各方面強調女性主義抬頭時
卻失去了一種美感
我有高中的朋友甚至對生小孩這件事情都覺得反感
因為覺得有小孩就阻斷了她的發展
如果是這樣不會覺得太違反自然的母性了嗎?

日本並非大家想像的大男人
他們的大男人其實要付出很多辛苦的一面
也保護女性
真正日本待久了
其實會覺得日本男人比日本女人命苦多了

 
At 5/29/2008 06:58: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還是那句話,男女平權與傳統文化可以是兩回事。例如說,我不認為新娘向長輩奉茶是歧視,如果新郎跟著做類似的事當然更好。“不勝枚舉的傳統“有好有壞,好的保留,壞的改一改跟上時代,應該不是壞事吧!

我並不反對現代人穿旗袍,對於它呈現的美感也能夠欣賞。但這裡的重點其實不是旗袍,而是為何選擇高中女生穿旗袍當招待的省思而已。

認為這件事沒什麼大不了的人來說,當然不會在意“未成年女生“一事。我也不認為這件事有嚴重到隱含什麼性意味在內的意思。只是想思考,為何不找大學生當招待?而且兩個性別都有?如果要訓練女孩子的儀態來呈現良好的氣質,為何不是每個學校都有?或是從小訓練?而是獨在總統就職大典上?妳看出問題所在了嗎?如果在這樣的場合重點是儀態佳,那未何不乾脆辦個全國性選美,找出台灣百大氣質美女算了?

我也不清楚中山現在的校風為何,也不想一桿子打翻全部的青少年。只能說,有的人從小就腦袋清楚充滿抱負和理想,也有的是長到成人都還搞不清楚狀況。但許多想法和概念需要時間去形成應該是不爭的事實,這不是我們求學的目的之一?至少,法律規定十八歲才可以投票和喝酒,就是某種程度的底線。我無法臆測那些中山學生參加這個活動的想法為何,但同樣對不參加的那些人的想法更有興趣。

女性主義與美感真的不能並存嗎?一個事業有成的女性就不美或不注重家庭嗎?這個世界並非凡是都是二分法或是互斥。生物有它運行的道理,但至少現代人有選擇的權利。一個現代社會如果剝奪了任何一個性別和種族的自由意志和選擇權,那就值得好好探討了。日本男人與女人誰比較命苦我不清楚,但是社會給兩性公平的機會才是值得討論和追尋的。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