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2008

Glen Canyon小健行


出發到科羅拉多高原旅行之前,在手邊的旅遊書上發現刊頭這張科羅拉多河轉彎之地的照片—馬蹄灣(Horseshoe Bend)。河流轉彎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河道在你眼前轉了近360度,可就很特別了。而馬蹄灣,就位於Glen Canyon邊小城Page南方約五英里的地方,在89號公路邊有一條0.75英里的步道可輕鬆通往眺望河灣處。來到這裡,當然也要去瞧瞧這壯觀的景色。

從停車場,我們沿著紅沙滾滾的步道爬上一座小丘,再往高起於河岸的懸崖下切,沒花多久時間即來到路的盡頭。照片中含鐵量極高的赭紅色砂岩之下,就是科羅拉多河。

我們就位於馬蹄灣正對面的峭壁之上,邊上完全沒有設置護欄。如果不懼高,可以直接坐在崖邊欣賞壯麗的科羅拉多河風光。書上的照片果然沒騙人,一個馬蹄形的河灣毫無保留地展現在眼前。腳底下的綠水中,有著點點水鳥。JY與我趴在正對馬蹄灣的崖上,口中吐出的已經不知是此行的第幾個“哇∼“了。只可惜,我們在一個冬陽高照的午後來到此地,高度的光線反差讓河灣有大半躲在陰影之中。

因為隔天我們就要搭船遊覽Glen Canyon,早上先在遊客中心問了Ranger,想找條步道先從陸上體驗峽谷風光。根據Ranger的推薦,我們來到Page小城的北緣,這裡有條步道沿著Glen Canyon東行,峽谷的狹窄水道和這一帶的沙漠景色都可一覽無遺。

十二月底的午後,這條高原上的步道了無人跡,只有害羞的兔子和聒噪的大烏鴉一路相隨。荒涼的紅土大地上,只有偶爾航行於湛藍如鏡科羅拉多河水上的遊船讓我確定依舊置身於地球之上。

等等,我們真的不是誤闖天行者路克居住的星球嗎?

遠方的地平線上,是清晨從旅館房間拍日出時所見的桌狀群山。我們現在離它們更近了。更遠的雪山,則是海拔3148公尺的Navajo Mountain。與眼前紅色Navajo砂岩不同的是,它是由Dakota砂岩所組成的火山。我們明天將乘船來到它山腳下的Rainbow Bridge National Monument。

我們不僅走近了那群桌山,也來到那走到哪裡都擺脫不了的火力發電廠前。它產生的電力,將一路送往加州。它的存在,讓我更有來到科幻電影場景的幻覺。

既然在沙漠之中,步道旁也不時出現仙人掌的蹤影。

藍天下的仙人掌,以它多刺的外表在這艱困之地生存。

這片寂寥的大地,其實血淚斑斑。當白人來到美西拓荒,他們對土地貪得無厭的需求,在1863年以強大的武力強迫世居此地的Navajo族人遷往新墨西哥州生活。走不動的老弱婦孺,被迫留在家園等死。而這單程長達500公里的徒步遷徙和糟透了的新生活環境,也讓Navajo族死傷慘重。我無法想像,如果此地的生活已經是如此艱困,那位於新墨西哥州的“集中營“會是什麼樣的悲慘世界?直到1868年,Navajo族與美國政府簽訂新的條約,他們才獲准走過那500公里長路重回家園。這條悲慘的遷徙之路,被稱為Long Walk of the Navajo。也許,高原上那蔭紅的Navajo砂岩是在向世人控訴這段血的歷史也說不定。人類歷史上強勢族群向少數民族的掠奪與欺壓,卻在21世紀的今天依舊不斷上演,就像那血一般的紅石頭長存於世上。沒有公理只有利益的世界,讓人在這有如天之涯的地方,唏噓不已。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沙漠中的祕密峽谷—Antelope Canyon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