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2007

秋鮭-秋歸

IMG_0008
住在西雅圖的一大好處,是豐富的四季變化。隨著季節的更迭,每一季都有好戲上場。當時節進入秋季,大地逐漸換上色彩鮮豔的秋裝時,西雅圖近郊的溪流之中,也來了一群身穿紅衣的嬌客—紅鮭魚(Sockeye Salmon)。
IMG_0013
這些鮭魚,正要盛裝趕赴一場生命的盛宴。牠們從生活了幾年的大洋來到西雅圖,穿過重重激流奮力逆水而上,回到牠們出生的河川源頭,配對繁殖下一代。
IMG_0019
這身打扮,是對生命的詠嘆。當牠們配對產卵後,筋疲力盡的鮭魚們,就要回到生命的輪迴之中,再度幻化成大地的有機分子。
IMG_0016
去年曾在Redmond的Bear Creek賞鮭魚的我們,決定今年換條河流看看。在九月的最後一個週末,JY與我抱著探路的心態來到西雅圖南方Renton與Maple Valley間的Cedar River尋找鮭魚的蹤影。時間仍早了點,河流中的鮭魚還不多。我們只在Renton圖書館一帶流域,看到了這幾隻依照本能努力往上游游去的鮭魚。為了目睹更多鮭魚,應該下個月再來這邊一次。每次看到這樣的一幕,內心總是充滿感動。這麼長又艱辛的一趟旅程,只為回到家去繁殖後代。似乎只要見到逆流而上的鮭魚,再挫敗的心也能頓時產生力量。

當西雅圖越來越冷,紅葉越來越多的時刻,以這篇文章來迎接秋天的到來。

更多訊息請看Salmon Journey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如何在家吸引蜂鳥光臨?

Labels:

9/29/2007

落磯山脈中的城堡—Fairmont Banff Springs Hotel

5
前一陣子寫了兩個多星期的落磯山脈冰河國家公園之旅,又拜訪了好幾家當地的歷史旅館,不禁讓我想再來回憶一下2005年在加拿大這頭落磯山脈的小旅行

北美落磯山脈大山大水的狀闊風光,一直是我嚮往的地方。尤其是加拿大亞伯它省這一頭,更是座落著好幾個國家公園,很想找機會來這裡探探。兩年前的冬天,JY發現有個跟我做的領域相關的會就在班夫(Banff)舉行。會議和住宿地點,更是在整個落磯山脈最美的旅館Fairmont Banff Springs Hotel中。平常做bench work的我們少有能夠抽身到處旅行的機會,往往藉著參加在北美各地舉行學術會議的時候,來一窺這個世界。當我得知這個會議在隆冬中於班夫舉行的時候,就打定主意一定要參加。厚著臉皮主動跟老闆提起(報名和住宿費很貴),得到他的同意以及全程提供旅費之後,就跟主辦單位報了名、投了稿,在二月來到班夫。

這個季節的班夫和落磯山脈,置身於一片銀白色的世界當中。當我第一眼看到在暮色中像座城堡般的Fairmont Banff Springs Hotel,簡直看呆了,這就是往後幾天我要住的地方嗎?這個平常自己旅行根本住不起的旅館,真的是太夢幻了!
12
班夫是一個以觀光和滑雪謀生的小鎮。在以海拔2998公尺的Cascade Mountain為背景的大街上,充斥著各種紀念品和戶外用品店。要抵達Fairmont Banff Springs Hotel,先得穿過這條誘惑人花錢的大街,往小鎮後方的半山腰去。
2
這個號稱落磯山脈中的城堡的Fairmont Banff Springs Hotel,位於群山擁抱的弓河(Bow River)之上。在一片隆冬景象中,看起來分外神祕。這個飯店,是由Canadian Pacific Railway (CPR)的經理William Cornelius Van Horne提議興建。他說過一句明言“Since we can't export the scenery, we'll have to import the tourists.“Fairmont Banff Springs Hotel就此誕生,於1888年六月一日開幕營業。
10
我是來這裡開會的。所以在這邊的幾天當中,除了大會特地安排下午自由活動的時段之外,都在城堡旅館中出沒。吃、住和開會,都在這個美麗的飯店之中。因為落磯山脈動人的風光,加上這家高級旅館,許多名人都曾下榻於此,像是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也曾是座上賓。
11
佔地廣大的飯店,有許多值得一看的空間,都以不同的風格來設計,卻又巧妙的融合在一起。每天我從位於七樓的房間下樓,穿過這個Spanish Walk往位於另一頭的會議廳前去開會。
3
Spanish Walk旁,是一個15世紀歌德風的Mount Stephen Hall,可以作為婚禮的場地。我在這裡的期間,就真的目睹了一個婚禮在此舉行。能夠在這麼美的地方舉行婚禮,實在是很幸福呢!飯店的裝潢歐風十足,看得出來當年設計的用心。現在實在很後悔,應該多在飯店的各個角落探險,多拍點照留念。
1
這個報名費頗高的會議,好在費用包早、晚餐。照片中的景致,就是從餐廳大窗望出去的。
4
我位於飯店七樓的房間,也擁有絕佳的視野,可以望向四周的群山和從下蜿蜒而過的弓河。
6
要是可以常住於此看山就太棒了。
8
早點起床,還可以見到日出山頭的金光。
9
為了尋找明信片中飯店依著大山的風景,我走到弓河對面的Tunnel Mountain Drive,遠眺大山下的城堡飯店。
7
也搭纜車到飯店後方的Sulphur Mountain,來個空中鳥瞰。

在嚴冬之中,四周都是白茫茫的。如果不滑雪,只能穿上雪鞋健行,與夏天的玩法很不一樣。雖然自己是來開會的,無法盡興到處玩樂。但這短短幾天的班夫行,已經讓我對加拿大落磯山脈驚豔不已。不管是盛夏或是隆冬,下回一定要再找機會來好好走上一遭!

國家公園手札上一篇“瑞雪、紅葉與山的對話—Cascade Pass

Labels:

9/28/2007

秋初憶安亞伯—U-M校園

6
懷念安亞伯,就一定要走一趟U-M的校園。當年並不覺得這個成立於1817年的大學校園特別美,只有法學院的建築深得我的喜愛(可惜不是唸法律的)。會想要拿著相機去拍攝校園,往往是春天鬱金香開的時候。所以雖然這個季節貼出一堆鬱金香照有點怪異,我要寫的其實是校園風景。

佔地廣大的U-M校園,依地理位置分為北、中、南三個校區,依序分別為工學院、文理法醫學院和運動設施的所在。最有看頭和校園感覺的,是歷史最悠久的中校區。雖然醫學院也算是中校區的一部份,但位置已經偏北。實驗室位於醫學院裡的我們,只在第一年修課和偶爾到城內吃午餐的時候,才會到中校區晃晃。U-M是一個沒有圍牆的校園,中校區遍佈著學校各個系館的建築。其中最醒目的地標,是照片中這個建於1936年的鐘塔Burton Bell Tower。這個造型樸素的鐘塔,沒有歌德或巴洛克風的華麗裝飾,不過鐘塔之上設有排鐘(carillon)。由55個不同音高組合而成的排鐘,在學期當中每天中午會由專人演奏音樂。曲目之廣,從古典音樂到現代音樂劇我通通聽過。JY和我曾在演奏的時候坐電梯到鐘塔頂端看過,那震耳欲聾的音效叫人終身難忘。
11
位於Burton Bell Tower旁的,是由瑞典雕塑家Carl Milles創作、名為“Sunday Morning in Deep Waters“的噴泉。其後的建築是Michigan League。
8
Michigan League功能像是一個活動中心,地下室和一樓有餐廳,這裡還設有旅館和一個小型的音樂表演場地。在這裡的幾年當中,我常在一早跑來位於一樓的購票窗口排隊買當天晚上音樂演出的學生特價票(Rush Ticket)。那五年半期間,以美金十元的特低價聽遍了世界知名大小音樂團體的演出,連台灣的優劇場都有,是學位之外最大的收獲。西雅圖朋友常問我當年在沒山可爬的安亞伯都做些什麼休閒活動,我想應該就是花小錢聽音樂會吧!
9
從Burton Bell Tower往南望,所見的建築是研究生圖書館。不是唸文法的,我很少涉足研圖。在現在期刊大多有網路版的情況下,甚至連醫學院圖書館都很少上門拜訪。偶爾上研圖,是去裡面借台灣作家的小說來看,撫慰思鄉之情啊!
7
研圖前的大廣場,名為Diag。Diag中央有個巨大銅製的M,是1953年畢業班送給學校的紀念。根據U-M校園傳說,如果你踩了這個M,在學校的第一個考試科目會被當掉,所以大家經過這裡的時候都會特地繞過它。這個傳說,聽起來跟台大傅園的說法如出一轍。可惜,我似乎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把它拍起來,只好拿在Diag拍攝的照片來充數。這張照片背景的建築,是化學系館。當年也是為了鬱金香而拍下它。現在看到這張照片不禁莞爾,原來當年我就愛以低角度拍花呢!
5
Diag附近是傳統科系像是物理、心理、生物等科系的所在。到了春天,也是開滿了鬱金香。
10
由此往南走,就會來到學校的美術館(Museum of Art),這裡有150年的收藏歷史。學校等級的美術館,無法對它有太高的期望,印象最深刻的是它有一幅莫內的畫。當年不知怎麼拍的,這張照片看起來好像畫的,倒也符合美術館的意象呢!
13
美術館的對面,則是我最愛的法學院建築群(Law Quad)所在。曾經寫過一篇專文介紹過它,就不在此贅述了,只補上幾張照片懷念它很有氣質的環境。照片中的,是法學院圖書館的大門。記得當年曾在那極有味道的燈下,為J&A拍他們的婚紗照。
12
法學院的彩繪玻璃窗。
14
法學院的其中一角,有個名為“律師俱樂部“的建築。學期當中它的大廳每天供應不會太貴的自助午餐。我們曾和就讀於經濟系的好友CC,一同來此用餐。食物雖不算美味,但在這麼有古堡風味的大廳用餐,實在是個難得的經驗。
4
照片背景的迴廊,就位於律師俱樂部前。很喜歡在陽光充足的午後穿越迴廊,想像自己在歐洲唸書。
2
我每天上工的實驗室,則位於醫學院的Kresge Medical Research Building中。
3
照片背景中的窗戶,就是實驗室所在。可惜面窗的是各大老闆的辦公室,算是實驗室苦力的我們無緣享受窗外聊勝於無的風景。
1
話雖如此,每年春天實驗室外廣場盛開的鬱金香,還是讓人很期待。如果UW春天的盛景是櫻花,那U-M則可以說是各種顏色的鬱金香了。

掏了半天,只找出這幾張U-M春天的照片來“鄉愁“一下。實在很後悔當年沒多拍一點。在一個歷史悠久的綜合型大學讀書,還是比純醫學院的環境有趣多了。希望以後有機會,再好好回去走一遭,捕捉一點當年的“前中年期情懷“。

安亞伯手札上一篇“秋初憶安亞伯—Huron River

Labels:

9/27/2007

瑞雪、紅葉與山的對話—Cascade Pass

IMG_0001
一直很喜歡North Cascade國家公園這頭群山的風景。夏天我們不是忙著拜訪以野花多聞名的步道,就是找些大山前的路線去景仰華州的高峰。這回總算在初秋時分找到一個不下雨的週末來這頭爬山,目標是位於Cascade River Rd盡頭的Cascade Pass。

這也是一條車程遙遠的步道。從西雅圖要來到海拔3600英呎的登山口,又是三個小時的車程。先是沿著五號州際公路往北開到230號出口下交流道,轉20號公路東行。至Marblemount小村後跨過鐵橋,繼續沿著Cascade River Rd東行23英里(其中大概有一半是沒有鋪柏油的石子路),當路的右手邊出現以Mt. Johannesburg為首的一系列大山,就到了路盡頭的停車場了。

當季節逐漸進入秋季,華盛頓州惱人的雨季也即將來臨。從現在開始的健行,只能看老天爺的臉色。不知在今年大雪封山之前,我們還能多拜訪幾條步道?這天,一路都是厚厚的雲層,半路上甚至還下了雨。直到進了20號公路後,才逐漸有撥雲見日的跡象。其實這算是每週爬山的另一種訓練,無法預測的天氣,不就跟無法全盤掌握的人生旅途一樣嗎?只能試著去接受它。
IMG_0004
快要到登山口的這段路,十分狹窄難行,許多路段看起來都被去年冬天的洪水沖壞。還好我們選對了時間,因為這條路在今年十月一日後就要關閉整修。我說選對了時間,不僅是趕上道路關閉之前,還因為這陣子華州開始下雨,海拔高的山區都已降下瑞雪,路右手邊的Mt. Johannesburg等山都白了頭,看起來都是新下的雪,加上纏繞山頭的雲霧,美極了呀!
IMG_0014
這,就是從停車場見到的山景。與其他我們探訪過的步道不同,這一條在登山口的風景已經美的驚人。
IMG_0028
這條單程3.5英里的步道,通往5400英尺的Cascade Pass。一開始,是在森林裡之字形穿梭的步道。我算了一下,大概有37個轉彎,應該是到目前為止之字形最多的一條路線了。好在,這像是無止盡的之字形山徑並不陡,輕鬆好走。唯一的缺點是森林裡展望不佳,只在某些轉彎的時候有機會見到山谷對面的群山。讓愛看山的我,每見到一次就要讚美一次。
IMG_0021
Mt. Johannesburg山巔有幾個小冰河。
IMG_0043
走完2英里的之字形步道後,視野豁然開朗。由此去,將是一路平坦地走在山腰碎石坡上。這一大片碎石坡,看起來好壯觀。
IMG_0030
這樣的地方和海拔,是最容易見到小齧齒類Pika的地方。我們在去年秋天與牠打過一次照面之後,今年整個夏天一直希望能再與牠相見。牠們常發出一聲短促尖銳的叫聲“Pi∼“,尋聲望去眼睛尖一點就可能會發現聲音主人的蹤影。這回,總算被我們逮到了吧!
IMG_0070
很可愛的小動物,總是在亂石堆中竄來竄去。這天,都是在經過這種地形的時候突然與牠面對面。有點怕人的牠,卻總是在我換上長鏡頭的時候溜走。
IMG_0071
沒有尾巴的牠,身材跟大老鼠差不多大。
IMG_0032
繼續往前,這個季節要展露的色彩也逐漸出現在眼前。而雲霧依舊如影隨形地跟著我們,甚至比我們還快翻過隘口(照片中雲霧之處)。
IMG_0036
來到爬滿紅色藍莓葉的大坡下,這才有秋天的味道嘛!
IMG_0046
山徑邊的紅葉,與遠方的Mix-up Peak遙遙呼應。
IMG_0047
來到Cascade Pass,Mix-up Peak下的山坡也是秋意濃。
IMG_0056
大自然的色彩最是迷人。來到四季分明的北國,似乎更能體會土地的脈動。
IMG_0048
我們坐在隘口邊享用今天的午餐。從這邊往東望,是呈U形的Stehekin Valley。這一側的群山也是白雪撲面呢!
IMG_0059
在隘口處有一條小徑通往其後的小丘。路口指標寫著“廁所“,還加上一個往天空指的箭頭。JY打趣說,這是要到天上去上廁所嗎?
IMG_0065
這一路的風景很美,要這樣就打道回府實在捨不得。看了看時間,也許我們還能繼續走一小段往Sahale Arm的步道,據說上面的景觀更好。這一段路起始於一片色彩絢麗的草坡,但很快的就要開始陡上一英里多,十分難走。
IMG_0063
回頭望,帶雪的險峻群山讓人震懾於它的美。
IMG_0072
往稜線而去的路,植被越來越少,大石越來越多。發現一排紅葉,正在夾縫中求生存。
IMG_0075
越往上,氣溫越低,才恍然發現我們已經走到雪線。
IMG_0088
上到視野開闊的稜線後,雲霧依舊糾纏不清。高聳的Boston Peak,它的山巔只隱約可見。如果時間夠,或是來個二日遊,是可以繼續往照片中左邊那條Sahale Arm走去,去到冰河邊緣紮營。可惜天氣不好,時間也不足,我們就在這裡回頭了。
IMG_0089
這多出來的一英里路,雖然崎嶇難行,卻是值得的。在這裡,可以望見Boston Peak下一個閃著神祕藍綠色的湖泊Doubtful Lake。
IMG_0081
當陽光乍現,湖水的顏色就更是難以形容的美。
IMG_0085
由此往東望,則是一座連著一座的群峰。
IMG_0107
下山時,又在亂石區遇到一隻完全不怕人又愛拍照的Marmot。牠大概是在享受午後難得的陽光吧!
IMG_0117
這種一年有八個月在冬眠的動物,現在應該在做睡前的最後衝刺,努力將自己餵得肥肥的。
IMG_0119
今年的動物運真的很不錯。就在我們於稜線上欣賞湖景和山景的時候,其他登山客和JY在湖對面的陡坡上發現一隻黑熊。牠可是我在華州見到的第一隻黑熊呢!大概也在做冬眠前的最後進食。因為距離實在太遙遠,光線又暗,沒試著拍下牠,就以照片這隻美國國家森林吉祥物“Smokey“來當作今天看到熊的紀念吧!

今天多走了往Sahale Arm的一小段步道,所以來回大概走了十英里吧!雖然有點長,但這又是一條有山、有湖的美景步道,再加上沒有預期會遇到的雪景,真的是太棒了。山就是要有雪的點綴才更美。希望在山區真正下大雪之前能夠多一點好天氣,我還想多看看山裡的秋色呢!

國家公園手札上一篇“冰河國家公園之旅—更多歷史旅館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