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2007

乘著Trolley去Old Town

IMG_0021
在聖地牙哥開會的期間,天天看著紅色車身的輕軌電車(Trolley)從會議中心前呼嘯而過,就暗暗下定決心要找一天搭它去看看這座城市。看看議程,某天下午想看的壁報較少,就選定這天在天黑前出去晃晃吧!
IMG_0026
從會議中心出來,漫步到馬路對面有New Town之稱的Gaslamp Quarter入口處牌坊前,這裡有輕軌電車的停靠站。
IMG_0022
研究地圖,我想搭車到有加州誕生地之稱的Old Town一遊。Old Town位於輕軌電車藍線的最後一站,而會議中心這頭屬於橘線。看來只要搭車上行至兩線交會處的America Plaza換車,應該就可順利前往Old Town。看看自動售票機前圍了一大群人,忙了很久都買不到票而紛紛退去。輪到我的時候,依舊圍在售票機旁的青少年說,看看我可不可以搞定。好吧,也許這個城市的自動售票系統人因工程設計不良,才會讓異鄉人一頭霧水,待我來研究看看。在好幾雙眼睛對著我瞧的情況下,展開我與售票機的對壘。用手按按觸碰式螢幕的開始鍵,選了來回票的選項,從Downtown車站往Old Town所在的C區,數量選一個大人,投入紙鈔,不一會售票機便吐出一張車票和找回的零錢,任務完成。這有很難嗎?也許聖地牙哥市政府該為害怕與機器打交道的人們立個說明的牌子。
IMG_0029
等待車來的空檔,另一條軌道來了一輛通行於聖地牙哥北方郊區的雙層通勤電車Coaster,背景則是聖地牙哥會議中心。
IMG_0036
車來了。Trolley系統是採良心制,無人剪票。不過我猜一定有便衣查票人員,逃票的處罰不知為何,所以大家還是不要以身試法。橘線列車帶著我們沿著城市的西緣北行,三站後來到換車處的America Plaza站,這裡也是當代美術館和聖地牙哥火車站的所在。換上籃線列車,終點站即是我的目的地Old Town。如果搭乘另一個方向的電車,則會通往美墨邊境。
IMG_0032
Old Town的位置,是1769年西班牙拓荒者在加州立下的第一個屯墾區和教堂所在,因此又被稱為加州的誕生地。當Gaslamp Quarter成立,聖地牙哥的經濟重心逐漸南移,Old Town也就日漸沒落。直到兩百年後的1968年,這裡的歷史意義被重新重視,而設立了Old Town San Diego State Historic Park。在這個免費入園參觀的地方,保有19世紀西部拓荒時期的建築、小型博物館和特色商店,並有濃濃的墨西哥風情,逛起來蠻有意思的。比起Downtown大量製造的紀念品店,這裡多了在歷史建築裡的煙草鋪、香料鋪、皮件店,還有許多值得一看的獨立藝術家手工藝品,可以彌補還未找到時間探訪墨西哥的遺憾。這裡還有多家墨西哥食物的餐廳,可惜我不愛豆子,從來就不愛這個國家的食物哩!
IMG_0033
這裡的建築多屬於墨西哥風的土角厝。
IMG_0035
入夜後點上了燈更有氣氛。
IMG_0103
我雖不愛墨西哥菜,但很喜歡兼具素人質樸造型卻又色彩絢麗的墨西哥藝品,這裡每一家藝品店都叫我流連。逛了幾家,發現照片中這個稱為生命之樹(Arbol de la Vida,Tree of Life)的裝飾。許多民族都有生命之樹的概念,造型往往是一棵大樹上佈滿各種花朵和鳥獸。我著迷於這種對於生命的詠嘆,有機會就會收集這個主題的藝品,家裡牆上就有一幅來自印度的生命之樹掛氈。來到Old Town,才發現墨西哥人也有類似的創作,形式多以陶製燭台為主,造型複雜。因為受宗教影響,除了花葉外,還多了聖經故事,大多是描繪伊甸園、諾亞方舟和耶穌誕生為主。我的行李不大,無法帶回大件陶藝品,又不信教,不想買宗教意味太濃的作品。逛了一圈下來,在一家店裡發現照片中這個鐵製的生命之樹,只有簡單的幾個陶製花和蜂鳥的掛飾,很合我的胃口,就決定帶它回家了。看了說明,這是來自瓜地馬拉的Eugenio Alejandro Mendez的作品。店員小心翼翼地將每朵花和鳥包起,讓它可以安穩地隨我回西雅圖。

這天,我搭著現代的輕軌電車像通過時光隧道般來到Old Town,又讓這車帶著捧著一棵生命之樹的我回到會議中心所在的現實世界。這新與舊的交會,是來聖地牙哥開會的最大樂趣。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居住在維多利亞時代的五天—Horton Grand Hotel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