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6/2007

Creationists→Cdesign proponentsists→Design proponents

看公共電視有益身心健康和增進知識。前天晚上公視介紹科學新知的節目Nova播出了一個名為“Judgment Day—Intelligent Design on Trail“的專輯,是關於幾年前轟動全美、中學生物課教授“智慧設計論(Intelligent design)“是否違憲的法律案件。對於身為生物學家的我來說,當然對這個話題很有興趣。隨著兩個小時的節目看下去,哇!又是一個叫我大呼過癮的影片。先不論大家對於智慧設計論和進化論的想法為何,這是一部非常值得一看的節目。因為這個題材有點敏感,在此先申明,我之後的討論絕非詆毀基督信仰,我有許多好友更是虔誠的基督徒,下文只是單純以法律和科學觀點來討論這個事件而已。由於法庭無法攝影,所以這部片子是根據法庭的記錄所模擬的當時情境。

2004年賓州東南方有個叫做Dover的小城,這個城裡的中學教育委員會(School Board)命令校內教授科學的老師必須在生物課的時候宣讀一段一分鐘的宣言,內容關於達爾文的進化論只是理論而非事實,裡面有許多漏洞且沒有證據;世界上還有另一種解釋物種來源的理論稱為“智慧設計“。

何謂“智慧設計“呢?這個理論的支持者聲稱,現存的生命體太過複雜,所以不可能透過自然演化而來。牠們一定是被所謂的“智慧設計者(intelligent designer)“所創造的。所以魚在出現的時候就有鰭,鳥出現的時候就有羽毛、鳥喙和翅膀等等,而非如進化論所述慢慢演化出來的。

這種沒有科學依據的說法讓教科學的老師難以接受,許多家長也無法認受這種教學環境。十一位家長因此聯名向美國聯邦法院提起訴訟,理由在於學校的教育委員會違反美國憲法規定的政教分離。

為什麼控方會以這個理由提起訴訟呢?原因在於美國的歷史上關於是否可以在學校教授達爾文的進化論已經吵了百年之久。在一趟南美洲加拉巴哥群島的生態探險旅行後,達爾文在1859年出版了震驚世人的名著物種原始(On the Origin of Species)。他認為世界上的物種是在不斷演化中的,環境的資源有限,唯有適者得以生存,此為天擇(Natural Selection)。相似的物種曾經有過共同的祖先,之後依據天擇而逐漸演化成現今的物種。雖然進化論被視為一種“理論“,其最有力的證據在於化石。一百五十年下來,生物學家已經發現各種所謂的“過渡物種“的化石,也就是同時具有祖先和演化後代特徵的物種,像是始祖鳥就是一個例子。曾經在求學階段學過進化論的我們,大概都能接受這是一個合理的科學理論,而不認為是種邪說。但在西方世界兩千年根深蒂固的基督教思想下,提出這樣的說法是甘冒大不諱的。如果依照聖經上的說法,地球的歷史不超過一萬年,上帝在六天內創造了世界上包括人在內的所有東西,此又稱為創造論。如果你完全以聖經字面上的意思來看待世界,人和其他生物怎麼可能是靠演化而來?這不啻是否定上帝的存在嗎?在美國問身邊的朋友,許多人都會說他們是基督徒,四處都可看到各個教派的教堂,可以想像基督教佔有美國人生活的一大部分。據調查,美國有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人不接受進化論的說法。對於許多完全依聖經字面上意思過生活的美國人來說,這個世界是上帝創造的,就是這麼簡單。所以在1925年的時候,就有老師因為在學校教授進化論而被判刑。因為如此,有很長一段時間生物課本是不談進化論的,學校也不教,多以聖經觀點的“創造論“來對學生解釋物種起源。一旦如此,問題就來了。美國憲法規定國家與教堂必須分離,以避免政府助長或壓抑任何宗教,這稱為Establishment Clause。在公立學校的科學課堂上傳授極具基督教色彩的創造論,顯然有違憲之虞。所以在1987年美國Supreme Court便根據憲法做出判決,禁止創造論在公立學校科學課堂上出現。

因為創造論無法再在科學課堂上出現,它的支持者改弦更張,“創造“了一個新的理論來代替它,就是本案關鍵的“智慧設計論“。它巧妙地避開了“上帝“與“創造“等字眼,而以“智慧設計者“和“設計“來代替。這就是賓州Dover教育委員會希望在生物課中來取代進化論的理論。因為上述的歷史和智慧設計論支持者往往擁有濃厚的基督教背景,Dover的部份學生家長才會向聯邦法院提起此舉違反憲法規定政教分離的訴訟。

這部影片,就是要向觀眾重現當年正反雙方在法庭內的辯論。也就是說在1987年那個判例之後,智慧設計論要再度放在法律下受檢驗,看看它是帶著科學面具的宗教思想,還是真科學。而它的對手進化論,也同樣被當成證據放在法律天平上,向法官證明自己的科學地位。這也是本片最精彩的地方。由於此案的審理在聯邦法庭,就必須有總統指派的法官來定奪。大家都知道現任總統小布希是一個宗教觀相當保守的人,他曾在公開場合表態支持智慧設計論,認為兩種理論都應教授。大家不禁擔心由他指派的法官是法會有先入為主的偏見。

對於支持進化論的控方而言,他們只能讓證據說話。他們派出多名生物學家來作證,向法官說明何謂科學?他們讓法官明瞭,科學理論事實上是由可以被實驗驗證的解釋系統所組成,它可以對自然現象提供自然的解釋。科學在於發現未知。一個科學家的工作在於對未知尋找答案。他們更進一部向法官證明進化論雖為理論,百年下來已經累積許多化石上的證據。更有趣的是,當達爾文提出進化論的時候DNA還未被發現,遺傳學和分子生物學也還未啟蒙。但現今的遺傳學和分子生物學的工具和發現,並非否定進化論,而是更進一步支持它。他們舉了一個很有力的例子。創造論者最不能接受進化論的一點,在於人是由低等生物演化而來的(我不懂,為何人一定要高於其他一切物種才行?)。如果人與猩猩有共同的祖先,為何猩猩有24對染色體,而人只有23對而非24對?這不是演化的反證嗎?科學家發現,人的第二對染色體其實是兩個染色體融合而成的。這代表我們之前的祖先也曾經有過24對染色體。因此可以說,演化論就像其他的科學理論一樣,它提出了一個可以被驗證的預測,而且也通過現代遺傳學和分子生物學的考驗。

當控方呈現完他們的論點後,改由辯方上場。基本上他們的論點只有一個,就是生物體太複雜,所以不可能來自演化。他們舉了細菌運動用的鞭毛來當例子,說要讓鞭毛發揮正常功能,必須要有三四十個蛋白質分子一起作用才行。缺了一個鞭毛就不會動,這麼複雜的機制一定是設計者創造的。但是,他們提不出它由誰創造,如何創造,為何創造,何時創造。他們所有的理論都建築在前述的負面論點(因為太複雜,所以不可能來自演化)上。科學是無法由負面論點來建構的。如果萬物不是靠演化而來,那一定有一個設計者在背後。這樣的理論是無法以科學方法驗證的。當辯方請來科學家聲稱進化論不能解釋免疫系統如何而來,控方也找到成堆的書籍和研究證明免疫系統的進化史。辯方呈現自己案子的方式,只讓人覺得他們雖自稱智慧創造論是科學,卻提不出任何科學性的證據。

控方為了加強自己證據的強度,證明智慧設計論其實只是披了另一件外衣的創造論,而將觸角伸入智慧設計論支持者所愛用的生物課本“Of Pandas and People“。他們發現這本書有多種版本。早年的版本,其實完全以創造論的觀點出發。當1987年判決禁止創造論出現在科學課堂上後,新版的書就將書中所有與“創造“有關的字眼換成“智慧設計“。律師們想,會不會讓他們找到沒有換完全的字眼。如果有,將會是最強而有力的證據。在花無數的時間比對多年版本後,他們果真發現這樣的證據。在某一版的書中因為校對不完全,而出現了“cdesign proponentsists“的錯字。“cdesign proponentsists“,其實就是將“ creationists“換成“design proponents“時,不小心將“creationists“字首的“c"和字尾的“ists“留下,插在“design proponents“前後而成。而這樣一個過渡的錯字,就像進化論在尋找的過渡性化石一樣,“cdesign proponentsists“就是不折不扣創造論往智慧設計論“演化“的證據。這實在是全案最精彩的地方。

再加上控方發現辯方的兩個證人做偽證。原來這兩個證人宣稱不知學校的“Of Pandas and People“由誰所捐贈,後來發現他們其實知道,而且金錢是由基督教團體而來。這兩項鐵證,讓再保守的法官都不得不做出“智慧設計論不是科學,不是生物學,也非被接受的科學理論,而是宗教的產物“的判決。學校教育委員會的做法違憲,要負擔控方損失和律師費,總計一百萬美元的賠償。

當這個引起全美注目的案子正在法院熱鬧上場的時候,Dover的教育委員會也正在改選。因為這個案子,Dover這個小城的人民也因為立場不同而迅速極化。向法院興起訴訟家長的女兒,就收到充滿仇恨字眼的黑函。而拒絕在課堂上教授智慧設計論的老師,即使他們本身是活躍於教堂事務的基督徒,本身也是牧師的兒女,也被對方嗆聲說是無神論者。真是叫他們情何以堪。在法官做出判決前,選舉結果就已出爐,由支持教授進化論一派勝出。結果有不滿意判決和選舉結果的人在電視上公開宣稱,說如果Dover有災難的時候,不要求神,因為你們的城市已經拒絕了祂。更糟糕的是,本案的法官因為做出這樣的判決,而受到死亡威脅。

當我看完兩個小時的節目,簡直無法相信這樣的案件會在三年前的美國上演。在這麼多科學證據支持進化論之下,還是有宗教的基本教義派分子不願意相信它,還想盡辦法阻止它進入生物課堂,而以他們相信的智慧設計論來取代。還讓有根據的科學理論被放在法庭中審判,實在是件很悲哀的事。對於我來說,科學是科學,宗教是宗教,不該混為一談。我能夠理解每個宗教的信徒都認為他們的信仰是真理,也是生活的準則,但別人也有不信仰它的自由。你希望自己認為好的東西與大家分享,但它不該在公立學校的課堂中,更不該涉入講求證據的科學領域。當宗教披著科學的外衣出現的時候,讓人對背後的動機不寒而慄。如果智慧設計論可以自稱是科學,那以後是不是可以在課堂中教授占星術、算命?

我不是基督徒,但很佩服這個事件中的那些支持進化論的學者和中學教師。他們其實都是基督教或天主教徒,卻被對手稱為無神論者。他們可以毫無矛盾地處於科學與宗教的世界當中,其實應該被當作模範生來嘉許的不是嗎?在這個事件當中,卻被失去理智的對手詆毀,認為他們背離了神。就像寫生物課本的那位學者說的,科學與宗教應該和諧共存,但這不代表信仰是科學。

看了本片才發現,美國支持智慧設計論的機構Discovery Institute,就位於西雅圖。他們視自己為宣傳智慧設計論的尖兵。原來我與他們就生活在同個城市裡啊!還好到目前為止在美國大學的生物課堂上沒遇上宣傳智慧設計論的人。不過我在台灣的時候,就曾在研究所的課堂上聽到一位授課老師說,這麼複雜的訊息傳導系統,怎麼可能是演化而來的評論,才知道真的有這樣想的人。

回看美國歷史,這樣的案件已經不知吵了幾回。這還不包括歐洲歷史那些因為提出地球非宇宙中心論點而被教會軟禁的天文學家呢!難道因為人,所以就有宗教。宗教勢力太強,就不得不介入科學教育和研究嗎?身為科學家,很抱歉,我無法接受這樣的事。這回在法律之前,科學打贏了一仗。那以後呢?科學與宗教真的無法和諧共存嗎?

不管你是不是科學家,喜不喜歡看法庭辯論,這樣一場精彩的科學、宗教與法律的交鋒,絕對值得一看。在西雅圖的朋友如果錯過了前天的播放,今晚九點還有一次機會。其他地區的朋友可以上PBS的網站查詢本節目的播放時間。不管你的立場為何,透過這樣的節目可以再次想一想,科學與宗教在自己心中和生活中的位置在哪裡。

藝文手札上一篇“ 跟著德朵夫人去旅行—德朵夫人的「小」不列顛

Labels:

4 Comments:

At 11/17/2007 03:17:00 AM, Anonymous Fan said...

身為基督徒,我自然是相信創造論的。對於進化論,我有同意與不同意之處,所以我並不反對教進化論時加上一句『這是一套理論』,但我反對在科學課上教 Intelligent Design,不過這不是我想寫的重點。我只是很感慨,無論什麼時代什麼地方,都會有小心眼或腦袋不清楚的基督徒,想要以法律的力量或是科學的論證方式來強求他人接受他們的信仰,極端一點的甚至不惜取人性命,這些,請容我一個基督徒出來解釋一下,其實都跟我們所領受的聖經教導不合。基督信仰強調的是『因信稱義』,如果沒有信,外在的行為什麼的其實是沒什麼意義的,所以我完全不相信用脅迫恐嚇甚至利誘的方式可以帶人真正信主。像那種說謊作假見證的蠢事老實說是很褻瀆神的,這些人說穿了其實是因為沒信心,才會覺得神需要他們幫忙扯謊來維持祂的威信。威脅他人生命安全的就更不用說了,他們要人家相信的已經不是神不是聖經而是他們自己了。

不能被實際證明是不是錯誤的東西,我不認為應該被當成科學來教。不過最後還是容我在商言商提醒一下,不能被科學證明的東西也不代表就一定不存在,至於不用科學證明還能怎麼知道他存在,這就有他奧妙之處啦!總而言之,基督徒想傳福音走科學論證這條路在我看來是很不明智的,硬要把無限維度的東西擠到三度空間來講,被打爆實在是意料中的事。最最後再多說一句,信仰其實並不是與科學完全不相容的東西,也不是有信仰的人一定就比較不理性,翻開科學歷史,從事科學研究工作的基督徒其實很多,出色的也不少,其中還有些得到諾貝爾獎,我相信這些受到良好研究訓練的基督徒應該比較不會搞出主文中的這些飛機,不會弄巧成拙讓好好的福音變成某種基督徒強加他人身上的壓迫。

 
At 11/17/2007 05:40: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Dear Fan,
我真的很高興妳寫下這篇留言!妳說的也就是我的感覺,由妳來說有說服力多了。

“不能被科學證明的東西也不代表就一定不存在“,沒錯,但不能被科學證明的東西就不是科學。今天這個案子要釐清的地方,就是第一,智慧設計是不是科學;第二,教智慧設計是否違憲。而非探討基督教的教義。

我也很佩服那些基督徒科學家,因為他們可以分得很清楚,自在地活在這樣的世界裡。

 
At 11/24/2007 09:59:00 AM, Blogger otto said...

我也是個基督徒。

前陣子看到有人在美軍陣亡將士的門口舉牌抗議,說美軍犧牲式因為美國有同性戀存在的關係。

戰士屍骨未寒,老人家說,偏偏他的兒子不是同性戀,為國捐軀,卻要受到人如此的侮辱,真是情何以堪。

我同意fan說的,「無論什麼時代什麼地方,都會有小心眼或腦袋不清楚的基督徒,想要以法律的力量或是科學的論證方式來強求他人接受他們的信仰,極端一點的甚至不惜取人性命」。 很多事情讓人看起來都像是福音的反證。

 
At 11/25/2007 12:58: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感謝Otto貢獻感想。

有信仰是好事,但只要是人,就會有些走極端。看看人類歷史上不斷發生的宗教戰爭和各類爭端,不知他們信仰的神真的樂見這樣的事發生嗎?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