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4/2007

行旅的氣味

對許多動物來說,味覺是一個很原始的感官,攸關物種的生存。也許對人類來說,我們的生存不再強烈依賴它,但氣味的作用是這麼的根深蒂固,即使從來沒有進入你的意識當中,多年後偶爾再聞到它,卻可以將與這氣味連結的場景和記憶一股腦地提取出來。
IMG_0142
曾在去年七月到奧林匹克半島的薰衣草田賞花。一大片深淺不一的薰衣草散發著浪漫的風情,但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走入田中迎面飄來的薰衣草香氣。那瀰漫在空氣中天然的薰衣草香,服貼了到訪旅人的每一條神經,著實令人難忘。
IMG_0002.1
在華盛頓州山區健行,常常得開過一條條的鄉間小路和林道。記得往雷尼爾山Sunrise的路上,會經過一個牧場小鎮。那濃濃的牛糞味,成了這條路帶給我們最深的記憶。每回往雷尼爾山前去,JY都會問是不是又要經過“牛糞小鎮“了?除了“田園“味外,山區清晨泛著薄霧、帶點溼氣的森林氣味,也是每回上山健行之旅的一部分。極愛這種屬於未開發大自然的清新氣味,有時都懷疑是不是對它上了癮,所以每星期得上山來聞它?
IMG_0003
來美國唸書後,如果可以,多半是一年回一次台灣。在機場漫長的等待中,只好逛逛免稅店。JY與我都非追求名牌之人,也不碰菸酒,每天出沒在只有動物和細胞實驗室中的我也不需化妝,其實逛免稅店實在不太有趣。但為了打發時間,只好無魚蝦也好了。既然對塗塗抹抹的東西沒有興趣,那就來玩玩可以刺激嗅覺皮層的香水。拿著免稅店提供的試紙,東噴噴西聞聞。整家店噴一圈下來,竟也發掘出自己喜歡的味道,原來屬於花香和柑橘調。自從好幾年前在大阪機場買下第一瓶後,每回搭國際線航班,隨身行李裡往往因此多了一瓶小香水。跨越大洋的旅程,也成了我的香水之旅。雖然我的體質讓香水在身上不易久留,但心情好的時候在頸間或手軸灑點自己喜愛氣味的香水,可以保有片刻的好心情。原來,這個屬於原始的感官,真的有這麼大的作用。從此之後,也迷上了有香氣的蠟燭、薰香和精油。在夜裡點上一盞飄著玫瑰香的燭台或是薰衣草香的精油,甚至是肚裡擺著茉莉薰香的德國吹煙娃娃,世界各地的氣味就在自家客廳重現。

氣味的記憶無所不在。有時是行旅中濃郁的咖啡香,有時是打尖小木屋的壁爐燒柴味,有時甚至只是雨後的氣息。這些無法靠照片保存的記憶,就這麼在我們的大腦中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虛實之間一2005中國行

Labels:

2 Comments:

At 8/27/2007 08:53:00 AM, Blogger Min-Chun Ku said...

好美的薰衣草與山間陽光阿, 真想去那裡走走, 嗅聞那來自曠野的山林味道..........

 
At 8/30/2007 01:11: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有機會一定要來有山有水的西雅圖走走喔!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