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2006

就是想旅行


小時候會認字之後,開始探索家裡的藏書。老爸有一陣子喜歡買百科全書,印象中的第一套,是依類別分類的,其中有一大本名叫“地理“。好奇的我翻著那本大書,驚奇地發現這世界分成亞洲、歐洲、非洲、美洲......每一洲裡藏著許許多多的國家。充滿異國情調的照片,讓我目眩神迷。我與這些國家建立關係的方式,是找了一本筆記本,把國家名抄錄下來,並附上每一國的首都。接著,努力把它們背起來。我不知道當時為何想這麼做,大概是那些美麗的城市名,像是索非亞、歌本哈根等等,深深地吸引著我吧!
到了國中,開始有地理課,是個你不得不背各種關於地理知識的時期。對於世界各國的興趣,讓這樣的事不那麼痛苦。不知從哪裡找了張世界地圖墊在書桌上,一邊背著課本上的教條,一邊在地圖上尋找有趣的地名。記得當時為了讓學生練習寫作,家庭連絡簿裡有一大格日記欄,曾寫下“在寫這篇日記的時候,我的右手在馬里亞那海溝,我的左手在馬來半島......"的文字。
朋友們都知道我愛上了地圖。生日時,常收到地圖圖案的禮物,地圖鉛筆盒、地圖時鐘......親愛的高中學姊,逛街發現了地圖信紙,也會買來送我。連現在的滑鼠墊,也是大學學姊CY送的台灣古地圖。
越來越明瞭這一切,似乎都是我那顆蠢蠢欲動想旅行的心的轉化。
小學的時候,每個星期六的晚上,全家人聚在一起,研究明天要到哪裡郊遊,台北附近的景點都被我們走遍。隨著課業的加重,這樣的情景變得可遇不可求。而我,也沒有選擇一個常旅行的職業(大概個性內向的我不適合當導遊吧!),還常常被綁在實驗室裡動彈不得!在安亞伯求學的幾年,無聊的中西部,沒有什麼開車兩小時可到的好玩地方。所以找工作時,私心是往西岸去,這裡有山有海,開兩個小時的車就可上山下海。西雅圖似乎符合這個渴望。決定只要時間、工作許可,我要重拾星期五晚上研究明天要到哪去走走的生活。拍些好照片,寫些小小的遊記,放進部落格,幻想自己是個free lance的旅行作家。

生活隨想上一篇“扛的進家門的文化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