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2010

東京賞鳥趣 @ 不忍池

DSCN3014
這趟日本銀白世界之旅,並非為了親近自然而去。行前一直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帶重得要命(1380 g)的長鏡頭去?如果沒用到,背它一整天簡直像在練身體。但是如果有幸與北方動物相遇而無法拍攝,一定會扼腕不已。想了想,練身體就練身體吧,至少不會扼腕!

第一天抵達東京,從羽田機場搭monorail進城時,終於體會到東京為何舊稱江戶:真是水道縱橫的一座城市啊!這個季節的水面上,都是點點鴨影,看得兩人心癢癢。不管如何,旅程最後一天東京遊的時候,一定要擠出一點時間找個地方賞鳥。印象中,東京有座大公園—上野恩賜公園,而公園的一隅有座大湖「不忍池」。看看地圖,從淺草搭銀座線只要三站就會來到上野,很適合在探訪過淺草寺後順遊。來到上野公園後,我倆直奔不忍池。很驚訝於它的尺度,在寸土寸金的東京竟然有這麼大一座湖泊(比台北植物園的荷花池不知大上多少倍!?),會不會成為野生動物的秘密花園呢?
DSCN2988
冬季的不忍池,遍佈枯萎的水生植物。
IMG_0259
池面滿是蓮蓬。那當夏季荷花盛開時,不是美呆了?
IMG_0236
重點是,會有什麼鳥兒在此生活呢?走向池邊一看,哇哈!都是我們的老朋友。是一大群的尖尾鴨和澤鳧。尖尾鴨(Northern Pintail)是在西雅圖認識的,而澤鳧是上回在金城湖才初見面。
IMG_0234
在金城湖,澤鳧都躲在老遠的湖心。而在不忍池,牠們竟就在池畔安游。可見,東京人不僅不會傷害野生鳥類,可能還有餵食行為,這些野鳥才會如此不怕人。
IMG_0213
帥氣的澤鳧公鳥,留著小辮子。
IMG_0229
偶爾站起拍拍翅膀,可以瞧見牠的白肚肚。
IMG_0224
尖尾鴨,同樣不怕人。
IMG_0226
上回這麼近看水鳥,是在西雅圖。
IMG_0275
上岸曬曬暖和的冬陽。真是體態優雅的鴨子。
IMG_0272
母尖尾鴨則樸素許多。
IMG_0277
有伴侶在身旁,無處不是天堂。
IMG_0255
蘆葦叢裡,還有另一種老朋友:琵嘴鴨(Northern Shoveler)。比其他鴨子還要長的大嘴是其特徵,冬季的關渡濕地有不少來過冬。但,沒有機會這麼近瞧他。
IMG_0283
再來這一種,可要燃起我濃濃的思念。牠是磯雁(Common Pochard),長得跟我們在安亞伯認識的美洲磯雁(Canvasback)幾乎一模一樣。牠倆同屬不同種,磯雁比美洲磯雁小一點,嘴峰也多了一抹白。在台灣幾乎看不到牠的蹤影,有的話會是迷鳥。
IMG_0295
不遠處的小船上,則被海鷗與鸕鶿共享。這兩種鳥,在溫帶地區很常見,卻很少出現在台灣。
IMG_0294
IMG_0298
總是覺得張開雙翅的鸕鶿很有史前動物的味道。
IMG_0300
動作不快的牠,很容易可以捕捉到起飛的瞬間。
DSCN3022
這幅影像,可以取名「一個蘿蔔一個坑」嗎?
IMG_0243
同場加映在函館港拍到的鵲鴨(Common Goldeneye)。牠也是我們在西雅圖認識的老朋友。
IMG_0028
當然,溫帶地區的城市鳥烏鴉也要來博版面。在日本城市裡的烏鴉看起像是巨嘴鴨,這隻是在札幌拍的。牠們的叫聲音頻跟人聲很接近,JY說聽起來讓人毛骨悚然。

到東京不血拼,而是在街頭狂奔好擠出時間賞鳥,又是一項任性的行為吧!但這趟短短的東京賞鳥行,讓我們這回的旅程更加完整了。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真假天鵝

Labels:

4 Comments:

At 3/15/2010 02:23:00 PM, Anonymous Jane@Vancouver said...

報導的真好
我又多認識了幾種水鳥
尖尾鴨看起來是我們這裡常見的綠頭鴨呢

 
At 3/15/2010 04:23:00 PM, Anonymous treeamy said...

在這裡認鳥真好,圖文並茂,比圖鑑有趣太多了!

 
At 3/15/2010 09:39:00 PM, Anonymous 阿芳 said...

不忍池好像是舊皇家庭園
所以能保留下來

 
At 3/16/2010 12:11: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Jane,
這些水鳥在Vancouver都看得到喔!

尖尾鴨看起來像綠頭鴨嗎?綠頭鴨有個綠頭,沒有尖尖的長尾巴,是北美最常見的鴨子。

祝妳賞鳥愉快!

To Treeamy,
在台灣有點遺憾的,是很難與水鳥近距離接觸。所以到日本去,才會跑去找鳥。

To 阿芳,
我不確定耶~手邊資料沒這麼寫。這裡離皇居有段距離,不過皇家庭園不一定要緊鄰著皇居就是了。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