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010

是這樣嗎?

「我是一個政務官,面對的不是違憲的問題,我面對的國際共識和國際事務,雖然面對很大的反彈聲浪,很大的壓力,人權還是要往前走。」

先不論我對死刑的態度為何,一個國家的法務部長而不是外交部長,為何要面對的不是一國的法律,而是國際共識和國際事務?這,會不會太荒謬了?有擔當與理念,就應在這個位置上去推動廢除死刑,而非將一己之意凌駕於法律之上。甚至還說願意代替死刑犯被執刑,下地獄都甘心的言論。難道連法務部長本人都不相信本國法官的判決?那些被判其他非死刑的受刑人而言,又算什麼呢?這,除了是搞不清楚狀況之外,還剩下什麼?

生活隨想上一篇“是有意還是無知?

Labels:

2 Comments:

At 3/15/2010 04:28:00 PM, Anonymous treeamy said...

沒錯,只剩下搞不清楚罷了!

台灣社會近年有個很奇怪的現象,'慈悲'、'行善'...,口號喊得震天響,但是,口善可不見得心善。

我想到前氣象主播吳德榮形容台灣社會的一句話---理盲又濫情。

 
At 3/16/2010 12:13: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妳知道嗎?在這裡看到聽到遇到的一些事,讓我很難受。我常在問自己,是自己有病,還是台灣其他人有病?不然,為何大家受得了呢?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