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2009

藍。白。綠 @ 合歡主峰

IMG_0060
夏日的合歡山之所以迷人,除了之前介紹的野花、鳥兒和雲海外,當然還包括由箭竹草坡構成的翠綠山峰。
IMG_0014
從台北上合歡山,最快速的方式(只要四個小時)應該是走一號國道轉六號國道,經埔里、霧社和台灣公路最高點的武嶺(海拔3275公尺)到達群山之間。但希望一路走在風景優美景觀道路的我們,卻決定早上六點出發, 穿過雪山隧道往宜蘭,轉中橫宜蘭支線(台七甲線)經梨山、大禹嶺,再開八公里的中橫霧社支線(台十四甲線)上合歡山,歷時六小時。這一路,可以將醜陋的水泥城市拋在腦後,全在台灣的屋脊中盤旋,景色美極了。只是狹窄的山路難行,對爬坡沒力的CRV而言,實在是一大考驗。當來到十四甲線時,路更窄了,但視野一極棒呢!
IMG_0022
問了松雪樓的工作人員,哪裡是看夕陽的好地方,他推薦合歡主峰。那就以她來當作此行的第一座(哪知也是唯一的一座)百岳吧!合歡主峰的登山口位於台十四甲線30.8公里處,由此上到主峰頂的步道,只有1.8公里而已。比起JY和我年輕時期的百岳行,實在輕鬆太多。由於主峰頂頗為平坦,九年以前山頂有駐軍,軍方還修築了一條通往山頂的聯絡道路。到訪的旅人,可以自行決定是走步道還是車道上山。為了親近自然,我們當然是選擇穿梭於箭竹叢中的步道囉!
DSCN9513
步道與車道偶爾會交錯。從高處俯瞰,照片中步道的形狀還頗像指路的箭頭。
IMG_0035
照片中的綠色大山,就是合歡主峰。她位於花蓮與南投交界,是立霧溪和濁水溪的分水嶺,也是太魯閣國家公園的一部份。難怪,松雪樓的地址是花蓮縣秀林鄉呢!
IMG_0046
在這裡,不管是山頂還是登山口,海拔都超過三千公尺。氣溫涼爽不說,空氣也稀薄許多。雖然步道不陡,久沒到這種高度的我,雖然輕裝爬山,卻還是會喘。
IMG_0051
越往上行,視野越好。腳下是狹窄蜿蜒的台十四甲線。正前方是海拔3421公尺的合歡東峰,右手邊的遠方則是奇萊群峰。
IMG_0076
再往上爬,則可以鳥瞰海拔3217公尺的合歡尖山和平坦的石門山(海拔3237公尺)。倚靠著合歡尖山的,是已歇業的合歡山莊。聽說它之後要改為遊客中心。升高三那年寒假,我與同學報名救國團的大禹嶺—合歡山健行。那時,就是住在合歡山莊下方的寒訓中心。那是我第一次上合歡山,四周的霧茫茫的,一顆山頭都看不到。
IMG_0079
這回天氣好多了,沿著箭竹小徑,往天空而去!
IMG_0081
有軍事遺跡的所在,就是主峰頂。藍白綠構成的畫面,讓人心曠神怡。
IMG_0085
再往上,就能與合歡東峰對望,奇萊北峰也露出一小角囉!
IMG_0104
我們過夜的松雪樓,就位於合歡東峰下。不管是松雪樓還是合歡東峰,都是眺望奇萊連峰的好地方。
DSCN9541
從這個角度看奇萊北峰,可以理解她與姊妹們為何被稱為黑色奇萊。除了早年的山難之外,背光的險峻石頭大山,看起來實在難以親近啊!而年輕時的JY,已經順利攀登過奇萊主北和卡羅樓山了。不知何時,我們能再度背上重裝爬山去?
IMG_0106
登頂海拔3416公尺的合歡主峰!山頂的視野很棒,可以看到森林線和四周群山。第二次上合歡山,是2002年回台灣度假的時候。那時,合歡山依舊籠罩在雲霧裡,還是見不到群山之巔,讓我扼腕不已。而這回三上合歡,終於一睹群山的真面目,卻只讓我親近一座而已。看來,合歡山神擺明著要考驗我的毅力和信念啊!
IMG_0165
不知是不是合歡主峰好爬人多山頂又平,這裡有一座巨大的生態工法公廁。看到這麼一個龐然大物矗立於此,覺得怪怪的。
IMG_0168
下山的時候已然變天,雲霧湧起,遮住了合歡東峰。合歡山,真的是難以捉摸啊!今年暑假結束之前,我一定要再來探訪妳。

國家公園手札上一篇“讓我們看雲去 @ 合歡山

Labels:

7/30/2009

經濟部長道歉之後呢?

天啊,我真的好氣!看到這則經濟部的新聞稿和文宣,為何又覺得重回九年前,那種被人欺負和歧視的感覺?

不管政府推動什麼政策,或是以什麼方法推動它,怎能加入族群的刻板印象呢?在講求平等的現代國家,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試想,如果美國政府要推動某個法案,文宣讓來自南方的藍領階級黑人持反對意見,來自美東的白領階級白人持贊成意見,還加上一大堆種族刻板印象的話,美國人的反應會怎樣?大概會馬上暴動吧!而政府會不會道歉?部長會不會下台?

經濟部要以漫畫方式輕鬆推動ECFA,是它的選擇。但為何要以這樣的角色設定?

其中持反對意見的一哥,被設定成來自台南,還特別括號加註是閩南人。他是五專畢業,職業是本土傳統製造業的業務員。”人格特質及背景”呢,被說成是講台灣國語。平時抱老二哲學,除非攸關自身利益,否則得過且過。而且,是個只說大話的人。天天嘻笑度日的他,不懂自我提升,也無危機意識。反ECFA,是因為人云亦云。

而持贊成意見的發嫂呢,是個來自新竹的客家人(依舊是括號註明)。她大學畢業,是個進出口貿易公司主管,正在進修MBA。她的”人格特質及背景”,是個積極、主動、客觀,具有語言天分,精通國、台、英、日語(會不會客語啊?),又有求知精神和理財概念,兼具知性與感性的人(真是高級耶!)。

新聞稿和文宣曝光後,引起大眾譁然。政府怎能以這種方式來對待多元族群的人民?被批評是操弄族群刻板印象,還硬拗反對人士才是撕裂族群。即使我不是台南人,也照樣覺得不舒服。而就算一哥和發嫂的角色設定互換,我照樣要抗議。總之,以這種觀點來推動政策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吧!

吵了一個星期後,經濟部長終於道歉。卻,不收回文宣。道歉,代表文宣內容的確可議。但讓傷害人的東西繼續在社會上流通,又是為何?這樣的道歉,有何意義?這只是政府一貫的兩面手法罷了。

不管是不是台南人,是不是台灣閩南族群,對於類似事件還是無所謂(我們是不是都給外界這樣的印象呢?)的話,我真的不知道這個國家還有什麼希望啊!

PS. 不是我愛寫政治文,身在這塊土地上,所有事都變得與己相關(Everything is so close; everything is personal!),無法置身事外。

PS2. 經濟部終於決定不再發送該文宣了(080109補充)。

生活隨想上一篇“山的子民

Labels:

7/29/2009

來自北國的聲音

DSCN7961
昨晚,去國家音樂廳欣賞了應邀來台參加台北國際合唱音樂節的芬蘭女聲合唱團Philomela的演出。深深發現,我們是如此對來自北國的聲音所著迷。就趁這個機會,把這一陣子有幸聆聽到的兩個撼動人心團體的音樂會,記錄在這裡吧!
DSCN7945
話說今年三月底,有場2009台北市傳統藝術季的開幕音樂會。我們不為該場音樂會的台北市國樂團、藏族演唱家央金拉姆或大提琴家張正傑到中山堂去,而是為了來自圖瓦的男聲團體Huun-Huur-Tu趕赴這場音樂饗宴。
DSCN7938
如果你不認識圖瓦這個國家和其獨特的喉音音樂,請一定要參閱「來自高山谷地的聲音—圖瓦喉音音樂」這篇文章。上回在西雅圖欣賞過圖瓦的女聲喉音合唱,這回我們早已收藏了好幾張CD的Huun-Huur-Tu要來台演出,怎能不興奮呢!
DSCN7959
回台這一年以來,我們平均每個月聽一場音樂會。其中,最讓我們感動、甚至到背上汗毛豎起的,就屬Huun-Huur-Tu的演出了。那天,四個穿著圖瓦服裝的樂手,帶著傳統的撥弦和打擊樂器在上半場結束前上台。

第一首” Odugen Taiga“(這是我唯一在Youtube上找到的版本,請一定要耐心聽完),是來自圖瓦東部佈滿西伯利亞針葉林(Taiga)的Todja地區歌曲。閉上眼睛,聽著由人聲模仿的風聲、雷聲、蟲鳴與烏鴉以及馬的叫聲,彷彿將我們帶上馬背,跑向那發散著針葉林香氣的西伯利亞森林。而在旋律和節奏線上飄的高音喉音,則增添了音樂的神秘感。真的是好扣人心弦的音樂啊,太精彩了!
DSCN7956
很可惜的是,這麼難得的團體竟然只讓他們表演兩首曲子而已,而沒推出該團的單場音樂會。不知是時間還是價碼談不攏?還是主辦單位擔心他們在台灣的知名度不夠?深受Huun-Huur-Tu音樂感動的我們,只能意猶未盡地帶著新買的CD,去找團員們簽名留念。
DSCN7955
戴著帽子正在幫我簽名的這位,是樂團主唱Kaigal-Ool Khovalyg。我用英文跟他表示非常喜愛他們的演出,他報以溫暖的微笑。
DSCN7962
他的簽名也很特別,是把馬頭琴呢!真希望有一天,可以在西伯利亞的高山谷地間再次聆聽圖瓦的喉音音樂。

(順帶一題,這場音樂會也是我第一次欣賞職業國樂團的演出。只能說,非常不習慣那種音響!之後,我們又去了一場該藝術季名叫”相遇‧絲路”的音樂會,為了裡面的手鼓、和西塔琴演出。說實在有點失望,因為演出人都非來自印度和西亞,而是台灣人和日本人,演出很不夠味啊!更糟糕的是,台北市國樂團當時的指揮翟春泉先生坐在我隔壁,而他帶著年紀幼小的女兒來聽音樂會。整場音樂會,他的女兒吵鬧不堪,嚴重影響附近觀眾欣賞音樂會的品質,也不見翟指揮多加制止。那時我想,如果是他在台上演出,能夠忍受被這樣對待嗎?我無法做什麼,只能決定只要台北市國樂團還是由他指揮,我就不再捧場。)

而昨天,我們延續對北國音樂的喜愛,去聽了芬蘭女聲合唱團Philomela的演出。果然沒讓我們失望,這個走音樂劇場路線的團體,帶給台灣觀眾非常不同的合唱音樂風貌。我非常喜歡她們演出的傳統芬蘭音樂,尤其是上半場。她們的音樂彷彿乘著北冰洋的迷霧而來,帶著濃濃的北歐民族風。或擊掌、或捶胸,亦或是模仿鯨魚的叫聲,她們的演出張力十足。其中我的最愛,是這首” Tuulen nostatus”。Philomela的歌手們,猶如北國的女巫。她們隨著歌聲擺動雙手,吟唱出帶著冷冽的樂聲。這麼有震撼力的音樂,難怪每首曲畢觀眾都大聲叫好。

這回,也是我們第一次參加台北國際合唱音樂節的活動,還虧我國中和小學時代是合唱團的呢!其實,JY與我不是對合唱音樂有興趣,而是很愛充滿異國風的世界音樂。不知年年舉辦的台北國際合唱音樂節,是不是都像台灣合唱團的大拜拜。昨晚的音樂會,就(附贈)夾帶了成功大學校友合唱團的演出。如果是合唱團間的交流就算了,但成大校友團演出的傳統的合唱音樂風格(曲目是非常現代感的黃山),與後面的表演完全不搭嘎,兩團也毫無合作。如果目的是暖場,那效果應該是冷場吧!JY打趣說,相比之下成大校友團八股的演出,簡直像是從北韓來的。這種買一送一的安排,實在讓人食不下嚥啊!如果真要如此,好歹也安排個原住民小朋友的合唱才對。比起吊嗓子的藝術歌曲唱腔,我還比較喜歡自然的唱法。

另外,因為Philomela的專輯在台灣買不到,我們只能在現場搶購CD。問題是,芬蘭文沒人看懂,現場的五張CD,工作人員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只能說,這張是最新專輯、這張是傳統音樂之類的。高興地買回家後,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其中一張,根本沒有出現Philomela的團名(甚至有男聲?!)。另外一張號稱是傳統芬蘭音樂的,則根本不像。這一千塊,花的很有受騙的感覺。

雖然夾帶了抱怨文,我還是要強調,來自北國的音樂很動人喔!

藝文手札上一篇“手風琴練習曲

Labels:

7/28/2009

讓我們看雲去 @ 合歡山

IMG_0185
合歡山區除了與高海拔的動植物相遇,也是觀雲的好地方。
DSCN9549
位於台灣島分水嶺上的合歡山,地處台中、南投與花蓮交界。從太平洋和台灣海峽吹上的雲層在此交會,難怪會在冬天之時成為賞雪盛地。夏天,大自然這個畫家以藍天為畫布,雲朵為顏料,在此恣意揮灑。沿著合歡主峰的稜線而行,剛好成為這不斷變換畫作的頭號觀眾。
DSCN9551
比起愛拍花鳥的我,JY似乎更能體會雲彩變化之美,一路驚嘆連連。
IMG_0178
只是我們當時不知道,這精彩的翻滾雲彩大戲,其實正在預告之後天氣的轉變。
IMG_0188
沿著與公路平行的小徑而行,來到一個風口,剛好成為觀雲的絕佳位置。在這裡,早有許多攝影同好架著腳架拍雲。
DSCN9561
我頭痛欲裂,卻也加入大家的陣容。
DSCN9568
DSCN9564
怎能背棄這樣的壯觀美景而去呢?
IMG_0187
像狼煙一般的雲,從山頭升起。
DSCN9574
這是讓想像力馳騁的一刻。看這雲,像不像個小孩?
DSCN9587
而這個,則像是要攻佔山頭的金剛。
DSCN9598
隔天雨狂下,我們到清境農場的時候,剛好碰上水墨畫般的雲海景色。
DSCN9597
跟昨天璀璨的陽光,形成強烈對比。
DSCN9604
我想,這就是海島型氣候的特徵吧!

國家公園手札上一篇“合歡山的小精靈

Labels:

7/27/2009

合歡山的小精靈

IMG_0150
這次會滿懷期待上山,還為了與住在高山上的鳥兒們相遇。
IMG_0148
在合歡主峰頂,就遇上了一群不太怕人的灰鷽。圓滾滾的身材配上黑面罩,牠們讓我想成鳥版的浣熊
IMG_0164
整個腹部都呈橘色的,是公鳥。
IMG_0143
母鳥則只有上半腹部是橘色,翅膀灰色部份也較多。
IMG_0159
IMG_0157
牠們是我鳥單上的"新種"。
IMG_0021
自從開始賞鳥後,就一直希望可以親眼看到台灣的特有高山鳥種。歌聲悅耳的冠羽畫眉,是此行的一大目標。果然,上到梨山後,牠們的歌聲就不絕於耳。尋聲望去,發現頂著龐克頭的牠們比想像中嬌小許多。好不容易拍到一隻,是在陰雨天的清境農場。
IMG_0029
混在冠羽畫眉群中,還有隻體型較大的藪鳥。
IMG_0025
也是台灣特有種的牠,穿著品味不俗的羽衣。能夠看到生性害羞的牠,真是太高興了。

本來,還希望可以見到屬於高山“垃圾鳥“的金翼白眉以及酒紅珠雀的。結果第一天傍晚的確在停車場遇到酒紅珠雀,卻因為發高山症急需回房躺平而無力拍照。金翼白眉則因為天氣不好,連個影都沒有。所以合歡山兩日遊,鳥單只增加四種鳥而已。與高山小精靈們的約會,只好在此先訂下了。

國家公園手札上一篇“夏日高山野花饗宴 @ 合歡山

Labels:

7/26/2009

夏日高山野花饗宴 @ 合歡山

DSCN9552
上週的小旅行會選擇到合歡山去,有一大部份的理由是為了赴夏天盛開的高山野花饗宴。雖然好天氣只有一天,我們也只爬了合歡主峰,好在還是與各色的野花相遇。過去在華盛頓州,每年夏天總會到山上去,只為了欣賞滿山遍野開滿野花的美景(請參閱華州Hiking手札和華州國家公園相關文章)。比起溫帶地區,台灣高山的野花種類也不少,但比較起來溫柔婉約多了。
IMG_0040
往合歡主峰的步道上,開得最燦爛的就屬“長著雀斑“的玉山龍膽了。
IMG_0032
另外花形較小的阿里山龍膽,也在其中爭豔。
IMG_0020
上山前,一直期待能見到長在高山草坡的龍膽,這回可一嚐夙願了。
IMG_0016
另一個優勢族群,是高山薔薇。整條步道都有她們的笑顏相伴。
IMG_0024
小巧的早田氏香葉草,同樣吸引健行客的目光。
IMG_0061
她又叫做單花牻牛兒苗。
IMG_0068
照例,要捕捉藍天下的花容,得擺低姿態。
DSCN9518
來獻上我們的讚嘆。
DSCN9498
浪漫的法國菊,上回是在玉山北峰拜見她的尊容。
DSCN9503
長在岩石堆中的尼泊爾籟簫,才要進入花期。
DSCN9509
玉山金絲桃,是特有種植物。
IMG_0086
IMG_0091
另一個特有種植物,是在陽光下顯得油油亮亮的蓬萊毛茛。
DSCN9534
原來我們在西雅圖認識的奶油杯(Buttercup),就是毛茛科的。
DSCN9532
果真是閃閃動人。
IMG_0097
IMG_0099
特有種植物玉山繡線菊,出現在接近山頂的地方。
IMG_0100
長在山頂的還有玉山山蘿蔔。雖然花名有蘿蔔,她可不是蘿蔔,而是台灣唯一的續斷科植物。
IMG_0102
這個屬於紫草科的植物,是不是高山倒提壺呢?
DSCN9540
原來這就是玉山水苦藚(感謝高山野花達人Rebecca的解答)。
IMG_0172
下山的途中,又發現一種跟在華州山區認識的野花Heather很像的高山白珠樹。
DSCN9556
她們都是杜鵑花科的植物。
DSCN9559
合歡山區的矮箭竹坡,也常常可見一枝黃花(是的,她就喚做這個名)。
IMG_0182
另一種我很渴望見到的,是像藍鈴鐺般的沙參。這個只開單朵花的,應該是高山沙參。
IMG_0030
另外,在清境農場可以見到來自歐洲、現以台灣中高海拔山區為家的毛地黃。

能夠在亞熱帶的台灣見到屬於溫帶地區的野花,實在很幸福。在美國的時候,我們以台灣學到的名字來認識當地的植物;回到台灣後,又以在美國認識的植物來與家鄉的植物做朋友。這真是個有趣的經驗。原來,這個世界並沒有這麼不同。希望再度上山完成被迫中斷的旅程時,還能見到更多花兒們的笑容。

國家公園手札上一篇“山海之間新月湖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