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2009

我們的人命比較不值錢?

DSCN0014
這一陣子發生的事,實在讓人風花雪月不起來。對於活下來或沒有受災的人來說,想要做點什麼,其實是種對自己的心理治療吧!我知道,水土如何保持、災要如何防、災要如何救,以及如何安置災民和重建,都需專業考量和判斷。這裡,只是記錄下來我的經驗以及一點點直覺式的想法而已。

台灣,是個容易下豪大雨、每年刮颱風的島嶼。人無法控制天氣,只能靠預警系統來防災。負責天氣監測的中央氣象局,負起了預報的責任。而現行的預報模式,是透過新聞(還有其他管道嗎?)。回想住在美國的幾年,我們住在沒有颱風的中西部和西北部。最常遇到的天氣變化,是雷陣雨、冰雹、龍捲風和暴風雪。來也快去也快的雷陣雨、冰雹和龍捲風,不容易早早預測。預警方式,是中斷電視畫面或聲音,先響幾聲警報,再接以跑馬燈或人聲播報,告知人民哪裡有風暴形成,正往哪裡而去,即時提醒風暴路徑上的居民避難。在台灣,雖然過度氾濫的新聞台會不斷播出颱風消息和氣象局的修正警告,但些訊息不僅埋沒在其他沒營養的新聞當中,也不夠即時和地區性。如果民眾沒在看新聞,就更本不會接觸到最新訊息。如果仿效美國模式,以中斷現行節目的方式來預警,並明確指出某某測候站監測到什麼狀況,並即時傳達給附近居民知道,有沒有可能提高民眾的警覺,挽回更多生命呢?

另外,雖然我不知道美國有沒有土石流警報和規劃逃生路線,但在可能遭受海嘯侵襲的沿海地區,則設立了發生海嘯時的逃生路線和標示。前一陣子到台灣中部山區,的確在沿途看到了土石流警告牌的設立。但,這些牌子不會說話,當真有土石流發生時,附近居民的預警系統是什麼?逃生路線又是什麼?如果規劃有逃生路線,是否舉行過演習,讓民眾熟悉呢?

跳脫天然災害不談,美國的各級學校,也會定期舉行火災逃生演習。災害發生時,各個單位有專人負責清點人數和帶隊逃生。看看台灣,從小到大我們除了年年經歷防空演習外,有演練過其他種類的防災演習嗎?答案是否定的。綜合以上觀察,我們似乎太過輕忽發生比例較高的災難和應變之道。

台灣是個多山之島,許多民眾住在偏遠的山區,一旦發生天災,很有可能斷訊斷糧。既然知道如此,政府與這些地方的聯繫管道到底是什麼?有沒有一套作業模式,要地方行政人員在天災發生後,迅速調查當地災情與需要,回報給中央。電訊容易中斷的地方,是否配有衛星電話?如果無人回報,或是電力和通訊都中斷的情況發生,就代表有狀況發生,應立即派人察看,並重新建立聯絡管道(像是無線電之類)。迅速掌握地方災情,才知道是要派直昇機將災民救下山,還是補給當地所需物資。

如果災區無立即危險,在撤離災民的同時,是否可以清點當地生還者以及每次送下山民眾的名單?不要一次又一次煎熬在山下苦苦等候家屬的心,一再上演擋機擋車一團亂的畫面。

政府說,前三天救災緩慢是因為天候因素。在發生這種重大災難時,不是要出動軍隊嗎?而當兵打仗,有人聽過要看天候的嗎?我也不明白,選舉的時候選舉通知單都能傳到每一家每一戶,為何救災就沒有這樣的效率呢?在台灣,我總有一種感覺,就是公務員愛推皮球(上行下效嘛!),人命不值錢。從平常發生小案件,警察直覺反應就是說不關他的事,推案吃案,就可以知道當更大事情發生時,官員會有怎樣的反應了。而為何說人命不值錢呢?在平時,台灣常可見修路和掃路的人,在幾乎沒有保護的情況下工作;反觀美國,每次修路,就是圍起大大的範圍,並警告駕駛撞到工人要加倍處罰,就知道台灣對生命的看法了。回頭看這一星期發生的一切,不就是這兩種心態的產物嗎?

罵人,是一種心情的宣洩和無助的表現。試圖解決問題,同樣是心情的宣洩,卻可以降低無助感。只是,這些想法不知可不可行呢?

生活隨想上一篇“因為,我們是他們

Labels:

7 Comments:

At 8/17/2009 02:01:00 PM, Anonymous Diego said...

昨晚看電視時,文茜老妹大節目裡,剛好看到台大地理張石角教授講到一句話:「土地利用是技術問題,土地開發(山坡防治?忘了)是政治問題。」

技術問題容易解決,但政治問題通常凌駕在技術層面之上。

921地震發生於1999年9月21日凌晨1點47分,凌晨2點,時任陸軍總司令的陳鎮湘已在陸總指揮部和各作戰區成立救災指揮中心。

當過兵的很多人知道:部隊裡的作戰系統,三不五十都會做一些戰術演練。救災雖和作戰有些不同,但大體上的步驟是雷同的。久經戰術演練的將官,手上雖沒救災手冊,我想一天內要研擬一份救災大綱,應該不是一件困難之事。

可惜,三軍統帥不下令軍隊接手救災,軍隊自己動起來,那可是『軍事政變』。國防部長陳肇敏對調派兵力救災,一再重申「須依一定程序申請」,無奈之處,耐人尋味!

 
At 8/18/2009 02:03:00 AM, Anonymous crys said...

To Diego:

並不是說救災的行動沒有缺失。但若是要比較,我會從人心裡的感受性來看這個兩個災害之間的差異。921的時候,由於地震的可怕的感受,是全台灣的人都驚心動魄的,因此,不論是否真的受害,那是每一個人都感受到的災難。但這次的水災並不相同,真正感受到災難的人畢竟仍然是少數。

人心裡的感受性會決定了人的處事和因應的方法和速度。因此整個過程訊息通報的晚,決策和救災的也晚。就好像經歷921的我,那時幾乎嚇得要奪門而出,但此次水災,坐在台北家中的我,一直要等到新聞報導之後,才得知原來情況是那麼嚴重。比較之下,關心也因此慢了不知道多少拍。這可以說是人類先天的經驗限制吧。

 
At 8/18/2009 02:05:00 AM, Anonymous crys said...

寫得很實,而且值得思考。預防重於治療,不只是在疾病與犯罪上。這讓我想到因果,很多的事情,我們總是只看見之前一點和之後一點,卻沒有想到它是長時間各種因素累積和演變的結果。

我也很想說,批評政府也對,罵公務人員也對。但不論是何人的責任,那政府那公務員,不就都是一個個的國民所擔任的嗎?那所感受到的每一個對於生命的不尊重,是著實深埋於這個地方每一個心靈。我們該如何將這個世界變好一點,不就是從自己的每一個當下的小事情開始,一個一個的把它做起來。

有很多好的政策無法推動,好的觀念無法養成,好的模式無法實踐,就像文章中的「中斷電視的畫面」,想想那是要有多少人合力的支持,有如此敏銳的覺察力,去認同一個正確的做法而使之得以真正施行?

 
At 8/18/2009 01:00: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Diego & Crys,
不管比較不同天災及政府應變之道是否公平,我只是很驚訝竟然至今還沒有一套標準作業程序,或是雖然有但沒人鳥?

政府是我們選出來的,政策由這些我們選出的官員訂定並執行,也許我們也算是此"共犯結構"的一份子。但,知道問題所在就要試著去解決它,而非擺爛。誠心希望,藉由慘痛的災難可以讓全民重新認知這個國家和土地的問題,起而行去做一點改變。

 
At 8/18/2009 01:54:00 PM, Anonymous Diego said...

To crys

謝謝您的指教。
我無意做九二一震災和八八水災的比較,畢竟電視和網路上到處都有,無須我多言。
我主要是回應蔚藍這篇文章的感言,而重點在這句:
技術問題容易解決,但政治問題通常凌駕在技術層面之上。

救災的技術以及規劃,軍隊最能處理。再則,國軍比民間更有精良的設備和技術,不足之處還有國際援助。但如果有政治人謀充斥其間,再精良的技術亦是枉然。三軍統帥不下令軍隊接手救災,軍隊自己動起來,那可是『軍事政變』。我們都看到了手握重機械的阿兵哥,已經準備好救災,就是等不到命令。
無奈之處,耐人尋味!

誠如您所說的,剛開始我對水災仍也是停留在中央與地方的責任推卸的印象;但到了八月十日,全國都知道水患嚴重了。然而,國軍何時真正完全動起來?國安會議何時開始運作?三位直升機駕駛殉職了,大型直升機才出現;死亡總數上百人,仍無動於衷,等傳出小林村可能將近四百人???才知道代誌大條了?

當全國人民,藍綠立委都一致請求頒布緊急動員令時,執政者心裡在想什麼?一個著重『簽公文救災』的『災害防救法』不知能不能夠救得了困在水中的災民?一份徵調十名兵力的簽文,是不是要有一個專門送文的專員專車接送?然後,經過不知幾關的蓋章之後,只核撥三名兵力,這樣就叫『依法行政』嗎?

比較誰的能力強,無濟於事。
最重要的是我們要判斷:為政者,有沒有一顆愛民的心?
為政者冷血,縱有尖端技術,或優良政策,亦都枉然!

台大地理張石角教授說:「土地利用是技術問題,土地開發(山坡防治?忘了)是政治問題。」
技術問題容易解決,但政治問題通常凌駕在技術層面之上。
水土保持、災難救助,都是技術問題,我們有許多專家可以提出建言;
預防決策、緊急動員,則是政治問題,唯有執政者真心愛民才有作為。


========================================

至於九二一地震,我也嚇到了。

一位親戚,住在台中『金巴黎』大樓,房子倒了,所有積蓄全部在那棟房子的貸款中。

九二一當天上午七點多,我跑到台中『金巴黎』大樓。首先看到的就是慈濟的人已經抵達現場,有條不搵地協助救災。事後,根據親戚的說法:當天慈濟功德會二話不說,一戶(人?)發放五千慰問金。那種孤苦無依時,突然收到五千元,心中感動,無法形容。

而最讓人佩服的是:我親眼看見已經有國軍,利用吊車,進入傾斜十度的金巴黎大樓裡面救人。

地震完,難道就沒有餘震嗎?

對照今日下雨就無法救災的說法,災民傷亡,不知是屬於天災問題?還是人禍問題?

九二一幾天後,我被公司派往災區協助房屋整修。記得當時,我們對大規模的房屋損毀狀況,沒有一致的判斷及修復標準。公司透過管道取得日本的修復技術,根據這份技術重擬一套簡易的準則,發放給各區負責人,依照標準進行判斷修復。

災區整修房屋時,我們並沒有很擔心如果再來一次大餘震,會不會也身受其害?我曾親眼看過餘震來了,天動地搖,鷹架工人幾乎是用飛的從三四層樓高的鷹架上竄下來,好危險,看得也很刺激!餘震過後,鷹架工人又爬上去繼續工作。對照之下,住在高雄國軍英雄館勘災的劉某人,最能體諒國軍的救災危險?

每天早上六點出門,晚上九點後才回家,連續一個月。人累得沒時間看新聞或報紙,我對九二一的印象,都是現場看到的坍塌房屋和隆起地面,政治上的口水全無印象。

然而,八八水災讓我更深刻體會到九二一時那種全國一心的救災熱情!

 
At 8/19/2009 12:41:00 AM, Anonymous PeterWu said...

To Diego

非常贊同你的看法...

事實上 災害發生後 最重要的是整合資源 統籌管理 一條鞭式的從上到下的迅速動員
資訊的有效收集和判斷分析也很重要 才不會導致救災資源的重複使用或不當使用

無奈 這次的風災 上述的現象根本沒出現
這個當年宣稱 "準備好了" 的政府 其實從頭到尾都在騙
當災民需要政府有魄力 有執行力的時候
還有個豬頭 以為自己還是法律系教授 在災區替民眾上法律課程 解釋 防救法 宇 緊急命令的不同...
我們希望你拿出"辦法" 不是想聽你的 "說法"
最上頭的領導人如此 下面的大官 中員 和小公務原的心態就不難想像了...

整個事件 我看到的是現在版的晉惠帝, 明光宗
和一個名副其實的 道歉政府

 
At 8/19/2009 12:51: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唉,可能連道歉政府都稱不上。因為,道歉,必須是真心的,必須知道自己哪裡做錯、做不好。但這麼多天了,道歉幾次了,這些人有真正認知自己哪裡有問題嗎?從前天CNN的訪問,到昨天的記者會,我還是無法得到這樣的結論。要是我是記者,在馬先生帶領官員道歉後,第一個問的問題,就是要他自己親口說,為了哪些事讓他需要一再道歉。看他說不說得清楚。所以呢,與其說是道歉政府,不如說是不關我的事政府。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