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6/2018

關渡平原鳥散步

IMG_0182 上一個賞鳥季決定把台北一帶的鳥點走一圈,而來到久違的關渡平原。 IMG_0002
十一月中來到這個有貴子坑溪與水磨坑溪流過、可說是台北最後農地的地方,是聽說有人在此見到多種鵐。 IMG_0005 在憑著記憶走入農田中尋鵐之前,先在三面光水溝化的貴子坑大排遇見張著天使般羽翼的大白鷺(Great Egret),牠的潔白與髒污的貴子坑大排形成強烈對比。 IMG_0044 在田埂裡繞尋,找不到在我生涯鳥種裡很缺的鵐們,倒是發現黃尾鴝(Daurian redstart)已經飛抵台灣。
 IMG_0152
這天見到的都是母鳥,好奇兩種性別抵達過冬地的時間會有不同嗎? IMG_0047 IMG_0057 雖然沒找到鵐,今天倒還是有新種收穫,是隻巡弋關渡平原中的東方澤鵟(Eastern Marsh-harrier)。
 IMG_0074 IMG_0061 去了新加坡決定不再棄八哥為敝屣後,總算在一棵結滿果實的苦楝樹上認清了爪哇八哥(Javan myna)、 IMG_0083 與家八哥(Common myna)的模樣。 IMG_0100
她們的出現,宣告今天大概多與普鳥相遇了。果然,與野地常見的的斑文鳥(Scaly-breasted Munia)打了照面。 IMG_0111 鑽進一條過去沒走過的溝渠看看,想說就算鳥況普普,能夠在水泥叢林的台北市置身田野間也是件快樂的事。最後,以這隻翠鳥(Common Kingfisher)為這半天的賞鳥漫步畫下句點。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來得太早的金山清水溼地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