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1/2015

玫瑰的名字—斯特拉霍夫修道院圖書館

IMG_0196 一直很喜歡義大利符號學家兼作家Umberto Eco的西方藝術史與小說作品,其中最愛不釋手的一本,是「玫瑰的名字」這本場景發生在中世紀修道院圖書館中兇殺案的推理故事。也許因為這本書的關係,加上本身就是隻大書蟲,我很愛探訪西方圖書館,總覺得被代表知識的書籍包圍是種幸福啊!在美國待過的學校圖書館,建築風格剛好是我最愛的哥德式。不過學校的哥德式圖書館現大多做為閱覽室使用,不太會見到滿牆古籍的夢幻畫面。這回在布拉格城堡區,有間歷史已三百多年、擁有二十萬冊藏書的斯特拉霍夫修道院圖書館(Strahovská Knihovna)開放參觀,書蟲當然要去朝聖! IMG_1063
從布拉格城堡前廣場Hradčanské náměstí往西走,經過巴洛克風格Loreta教會再往西,感覺走了好久,都不見斯特拉霍夫修道院圖書館所在聖母升天教堂(Kostel Nanebevzetí Panny Marie)的蹤影。沿著指標來到這棟粉紅色房子前,原來斯特拉霍夫修道院位於一個小丘之上,而粉紅色房子對外開放的階梯正好是爬上小丘的「秘密通道」。走過這個神秘的階梯,對於前往探訪一座中世紀修道院圖書館似乎就更為切題了。
 IMG_0216
階梯通往一個靜謐的小丘,丘頂看起來像座大公園,一側是酒莊,另一側就是聖母升天教堂。 IMG_1065 白色的聖母升天教堂沒有開放參觀,配合此刻的天色讓這座羅馬式教堂看起來更顯神秘。 IMG_0213
繞往另一頭,才是斯特拉霍夫修道院圖書館的所在。在一樓窗口跟老媽媽買了門票和攝影許可後,信步上樓。我們距離傳說中的中世紀圖書館只有幾步之遙了。 IMG_0203
上到圖書館層,迎面所見是一條擺滿標本櫃的走道。
 IMG_0192
櫃子裡是各種世界上採集來的動植物標本。光是這裡,就讓JY與我心情激動。當年的大學系館裡,也有類似這樣的櫃子與標本啊! IMG_0209 走道的一頭,是建於1783年的哲學室。 IMG_0189
它美麗的天花板壁畫則是1794年的產物。 IMG_0206
哲學室挑高的四面牆壁,全是高達天花板的書櫃。每次看電影,都羨慕西方貴族這種設計的圖書室,現在終於來到它之前,真是太震撼了! IMG_0198 另外一頭,則是建於1671年的神學室。 IMG_0199
神學室的屋頂較矮,但有著濃烈巴洛克風的裝飾(繪於1721年)。神學室中還有數個地球儀,讓人充分體會這是一座知識的殿堂。

斯特拉霍夫修道院圖書館館藏中,最古老的書籍是西元860年的Strahov福音書。這又讓我想起「玫瑰的名字」,在中古世紀往往因為修士的努力抄寫,讓古籍被保存下來。識得了文字,也就擁有獲得知識的權力甚至慾望。弔詭的是,也因為教會掌控了知識的傳遞,千年來一再左右世界科學的進展和道德的演進。獨裁政府也透過燒書和出版審查,來控制人民的思想。所以雖然「玫瑰的名字」只是虛構的故事,當我站在斯特拉霍夫修道院圖書館中望著滿室收藏時,不禁好奇在電子書和網路興起的時代,我們對於知識獲取的渴望和傳遞又要往哪個方向發展呢?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城堡陰影下的尋常百姓家—黃金巷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