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2010

不被追殺的生活

DSCN6351
誰說獨立之後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活?看看回台灣一直以來的日子(不只是我,所有助理教授都有同感),總是被一個又一個的”死線”追著跑。生活的步調,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最慘的是,那些有”死線”的事,不完全是有意義的,而是在幫長官做業績。你想堅持自己的原則做事,環境不見得允許,還搞得身心俱疲。
DSCN6353
從什麼時候開始,想要寧靜坐在咖啡店一角,享受午後的陽光和窗外的街景,心情波瀾不生地讀本好書,變得這麼困難?

生活隨想上一篇“誰該徹夜未眠?

Labels:

7 Comments:

At 10/14/2010 12:49:00 PM, Blogger ming said...

是不是該隱居山林...^_^

 
At 10/14/2010 02:59:00 PM, Anonymous treeamy said...

所以,假日都得逃離工作環境,自我麻痺一下。

但週一回到現實,討厭的事還是未消失啊?

我曾幻想,如果可以隨心所欲,我要做什麼?

 
At 10/15/2010 05:24:00 AM, Blogger eriel said...

可能要當到終身職教授後才可以喘口氣吧

 
At 10/15/2010 10:35:00 AM, Blogger ALOHA said...

終身職有很多種意義。如果是覺得拿到終身職後就可以擺爛不幹事,所以才能喘口氣,這種心態竊以為並不可取。很多事情你不做還是得有某個人要去做。那個人是誰?還不就是菜鳥。媳婦熬成婆後回過頭來欺負新媳婦,這只會造成惡性循環而已。

我認為(或無奈地認清)“時間不是自己的”這件事本質上有80%是不可免的,因為不論你在哪個制度完善的地方,只要你還有上進心,那事情永遠就會有那麼多,而且隨著自己年資增加,別人加諸你身上的責任以及從自己想要做的事裡衍伸出來的各種雜務,都只會更多不會更少。除非你擺爛,不然自己的時間就只能努力用擠的去擠出來,讓做事的效率高些,自己的時間才會多些。

剩下那20%或許才可以歸咎於制度。現在的政策過度注重評鑑,讓人疲於奔命。然後對論文的過度且膚淺的重視,導致新進人員必須一直炒短線衝論文數,而無法坐下來好好思考真正重要的問題,然後對如何解決問題做長遠的規劃。這些,是可以透過改善制度來矯正的。但是,誰來改善?我們這種菜鳥嗎?想也知道當然不可能,除非要搞革命。要矯正制度還是要靠有識者成了正教授、拿到終身職之後,登高一呼,共同研擬更好的政策,然後推動之、執行之。到頭來,拿到終身職後就可以喘口氣嗎?還是如前面說的,除非擺爛,不然工作與責任永遠只會更多不會更少。

 
At 10/15/2010 02:29:00 PM, Blogger ming said...

各行各業都是一樣,人被生活追殺。

 
At 10/16/2010 11:15:00 AM, Blogger pc said...

一直默默在看您的 BLOG,多了一扇向外開的窗,亦藉由您的鏡頭看到美麗的世界,很感謝您的分享!
我曾服務科技界,業界快速變化下,公司內仍不免爭權奪位。我曾看不慣而辭職,如今許多同事患癌症早逝,有人中風,有人胃割一半...。今日(59歲)回想,當年太認真了,不就ㄧ份工作嘛,想辦法閃過去,如何讓自己工作有盡責,而且自己能過得很快樂最重要,日子是自己的。哦!我在勸您嗎? No!是說看到前灘溺斃一推人。我曾住過US 日本及大陸,最後還是回歸台灣是我的家。

 
At 10/18/2010 11:25: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Ming,
是啊,真的很想隱居山林。我也明白各行各業都有或多或少被生活追殺的道理,只是很想對自己的生活再多點掌控而已。

To Treeamy,
沒錯!還好我們還算懂得排遣壓力,賞賞鳥、看看展,敗家一下,可以稍微恢復精神。但不代表問題就消失啊~

To Eriel,
也許可以喘口氣,或是有能力改變一點事情,但也要先爬到那個位置才行。

To Aloha,
如果有那一天,我希望自己還記得年輕時的痛苦。這也是我與伙伴們互相砥礪的話,就是勿忘初衷。

我覺得痛苦的,正是制度面的事。明明看到許多不合理、不合邏輯的規定和做事方法,大家卻逆來順受或無所謂。明明大家都是PhD,為何見到事情不去改變它呢?

To PC,
感謝您的鼓勵。就是因為台灣是自己的家,才要回來為她盡一份心力。但兩年下來,挫敗感很重。從上到下,很多人只看眼前,盡說些不負責任的話和做不負責任的事,讓人有深深的無力感。常常感覺很孤獨,懷疑全台灣只有自己是這樣想的。想讓自己好過點,不是改變環境或是改變自己。但這兩個選項,都不容易。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