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6/2010

只想,簡簡單單愛你


你只是廣大的世界中,小小一個島嶼,卻是天地之中我們唯一的家。為何政府和財團可以將我們的家推倒、田損毀?可以成天在空氣施放毒氣、在河裡排放毒水?還奪走鳥兒、媽祖魚賴以為生的棲地?只憑一句:拼經濟!當台灣錢淹滿地,土地卻了無生意,無人能享,還有什麼意義?

只能為你寫一首詩

吳晟

這裡是河川與海洋
相親相愛的交會處
招潮蟹、彈塗魚、大杓鷸、長腳雞
盡情展演的濕地大舞台
白鷺鷥討食的家園
白海豚近海迴游的生命廊道

世代農漁民,在此地
揮灑汗水,享受涼風
迎接潮汐呀!來來去去
泥灘地上形成歷史
稍縱即逝的迷人波紋

這裡的空曠,足夠我們眺望
足夠我們放開心眼
感受到人生的渺小
以及渺小的樂趣

這裡,是否島嶼後代的子孫
還有機會來到?

名為「國光」的石化工廠
正在逼近,憂傷西海岸
僅存的最後一塊泥灘濕地
名為「建設」的旗幟
正逆著海口的風,大肆揮舞

眼看開發的慾望,預計要
封鎖海岸線,回饋給我們封閉的視野
驅趕美景,回饋給我們 
煙囪、油汙、煙塵瀰漫的天空

眼看少數人的利益
預計要,一路攔截水源
回饋給我們乾旱

眼看沉默的大眾啊,預計要
放任彈塗魚、放任招潮蟹、放任長腳雞
放任白鷺鷥與白海豚
甚至放任農漁民死滅
只為了繁榮的口號

這筆帳
環境影響評估
該如何報告

而我只能為你寫一首詩
多麼希望,我的詩句
可以鑄造成子彈
射穿貪得無厭的腦袋
或者冶練成刀劍
刺入私慾不斷膨脹的胸膛
但我不能。

我只能忍抑又忍抑
寫一首哀傷而無用的詩
吞下無比焦慮與悲憤

我的詩句不是子彈或刀劍
不能威嚇誰
也不懂得向誰下跪
只有聲聲句句飽含淚水
一遍又一遍朗頌
一遍又一遍,向天地呼喚

只有聲聲句句飽含淚水
一遍又一遍朗頌
一遍又一遍,向天地呼喚

詩人道出許多人的心聲,詩人的兒子唱出我們對家園的疼惜與憂煩,為何我們不能全心全意的愛這塊土地?簡簡單單的愛台灣?

生活隨想上一篇“難怪我們需要台灣之光—敦化南北路自行車專用道有感

Labels:

2 Comments:

At 7/31/2010 10:21:00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因為有人愛錢 愛權 愛利更甚於愛台灣
有誰看過有錢人 有權人 會跑到海口看招朝蟹 和夕陽?

沒有嘛 因為他們都在五六星旅館內當大爺...
所以他們當然不在乎啊

 
At 8/02/2010 12:28: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也是,難怪無法與他們溝通。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