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2010

心目中的畢業典禮?

DSCF0081
在這個媚俗政府和媚俗媒體統治下的台灣,連畢業典禮都可以成為話題。

六月,是大小學校的畢業季。從幼稚園到博士班從來沒有錯過任何一場畢業典禮的我,對這樣的場合當然不陌生。驚訝的是,這個社會對於畢業典禮的想像到底是什麼?大官和師長致詞讓人昏昏欲睡?還是趁機辦個全校同樂的大派對?亦或是somewhere in between?

先來回想幾年前的研究所畢業典禮吧!在異鄉苦讀多年,發了paper、寫了論文也通過口試,在口試委員一一與我握手、稱我Dr. Euphtw後,終於可以穿上價值台美來回機票一張、繡了我名字縮寫的博士袍,參加畢業典禮了。雖然典禮和袍子只是形式,但身上這件頗具份量(真的很厚重)的博士袍,和之後在台上讓博士班老闆為我加上象徵博士學位的hood(後垂布),以及跟校長握手合影,讓過去幾年如跑馬燈的一切都真實起來。加身的這件袍子,象徵我的學識在某種程度上也能跟台上那些穿著他們畢業學校各色博士袍的教授們平起平坐了。想到這裡,就對自己和未來更加充滿期許。

這場在我最愛的學校音樂廳裡(音效令人難忘)舉行的研究所畢業典禮,全程由莊嚴的管風琴聲伴奏。校長沒有變裝、沒有娛樂學生,會場內也沒有穿著詭異的帶位學生。雖然來賓和師長的致詞有點冗長,內容也不外乎對畢業生的期許,但他們並沒有喧賓奪主,畢竟今天的主角是畢業生。大家都很高興,完成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從今以後,這個學位所帶來的訓練,將表現在我們的專業上。而這個專業的表現,將從這個場合開始。

如果是一所藝術大學的畢業典禮,當然可以玩創意,畢竟那是他們表現專業的一種方式。國中小學、幼稚園的畢業典禮,也可以辦得生動活潑、少點八股的訓話。而高中的畢業典禮,就有點弔詭了。青春飛揚的年紀,但也是步入成年世界的年紀。逾越了分寸,就會讓高中畢業生帶著不知看場合做事的觀念踏入社會。現在的高中畢業典禮流行校長變裝,是不是就是台灣高中畢業生的舉止比起其他國家顯得幼稚的一種表徵呢?而穿著旗袍與西裝帶位,真的能讓學生學得多少國際和生活禮儀?

兩年下來看著在我身邊來去的大學生們種種缺乏看場合行事的行為,讓我對這整個社會快速走向媚俗化與不專業化的現象,感到憂心不已。

菜鳥教授手札上一篇“比美國還隨性?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