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2010

尋找維梅爾 @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DSCN4042
終於等到這篇上場了。其實,JY整趟DC之旅中我最羨慕且期待的,就是探訪National Gallery of Art 。最大的原因,在於這裡有17世紀誕生於Delft 的荷蘭畫家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的油畫。

在美國的時候,養成讀英文小說的習慣。有天,一本由Tracy Chevalier所著、描寫維梅爾出名畫作「戴珍珠耳環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的小說(後來在2003年還拍成電影)吸引了我的注意。因為這本小說,讓我對這個一生只創作約35幅畫作的畫家產生了興趣。維梅爾的作品尺寸不大,大多描繪仕女於室內的活動。作品中的光影變化和一股難以言喻的神秘感,是最讓我感興趣的地方。因此計畫了2004年感恩節假期到紐約展開博物館之旅,為了親眼看看其中8幅落腳於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與Frick Collection的作品。而追尋維梅爾的腳步尚未停歇,因為他還有四幅作品就在DC的National Gallery of Art 。

DSCN4045
National Gallery of Art是一間很友善的博物館,可以讓參觀者拍照,甚至連閃光燈都可以打。所以,JY拍下他所欣賞的畫作,讓我可以一同虛擬逛畫展。首先這一幅,是A Lady Writing。正在寫信的少女,帶著一抹神秘的微笑,定定地看出畫作,讓人好奇她的身份,以及正要寫信給誰呢?
DSCN4044
少女穿的這件黃色外套,多次出現在維梅爾的作品中。這間衣服是他家人所擁有,還是畫中人物就是他的親友呢?
DSCN4048
接下來這幅充滿寓意的作品,叫做Woman Holding a Balance。
DSCN4050
女士的背後,是一幅描繪最後審判(The Last Judgment)的畫。
DSCN4049
而她的手中,則是一副天平。世俗名利與生後事,哪個重要?實在耐人尋味。
DSCN4052
另外,還有Girl with the Red Hat。
DSCN4046
一幅風格類似、稱做Girl with a Flute的作品也是館藏之一。不過,這幅畫是否由維梅爾所創作則有爭議。雖然跟上幅作品很像,也同樣畫於木框上,但此畫沒有維梅爾的簽名,細節與光影變化也沒有一般維梅爾作品的細緻。專家推斷這幅畫可能是他徒弟的習作,雖然後世找不到維梅爾到底有無門徒的資訊。

這次,只是追尋維梅爾的二部曲。今年夏天,我們要再展開旅程,希望能與他的作品再度相遇。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National Museum of the American Indian @ Washington DC

Labels:

2 Comments:

At 4/27/2010 07:39:00 AM, Anonymous 白目咪嗽 said...

第一幅畫跟第二幅畫很值得玩味,兩幅畫的左下角都有雷同的藍桌布掀擱在桌上,還有桌上的珠寶盒以及珍珠項鍊也雷同,似乎是相同的東西只是在不同的時間做畫.
少女右邊的珍珠耳環相對於少女的頭還有左耳的耳環顯得超大顆,這樣的珍珠若是真的可能要百年的蚌殼才產得下來吧.

 
At 4/27/2010 11:27: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是呀,不只是這兩幅畫,還有其他的畫也是同樣場景。說不定就是維梅爾的畫室一隅呢!

我想那顆珍珠也許不是畫家的財產,不然他也不會破產了。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