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9/2009

人定不勝天,荒野才是天堂—讀「荒野天堂」有感

DSCN1789
一直很喜歡林心雅和李文堯夫婦所著的書和拍攝的照片,也曾追隨他們的腳步展開美國的國家公園之旅。昨天從報紙上發現他們繼「跟我去阿拉斯加」、「凝固的波浪」和「優勝美地四季之歌」等書之後,最新出版了描述美國兩個保護區生態重建故事的書—「荒野天堂」。二話不說馬上在下班的路上衝去誠品買書,迫不及待就在捷運上讀了起來。
IMG_0336
看著書裡的鳥照片和野生動物保護區的故事,我不禁紅了眼眶,那都是我熟悉和經歷過的事物啊!書裡的許多鳥種,我也曾看過、拍過,甚至握在手裡過。滿天雪鵝飛舞所帶來的震撼,依舊刻骨銘心。
IMG_0227
這回,作者要傳達給台灣讀者的,是美國兩個保護區—Bosque del Apache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和Everglades National Park生態重建的故事。其中位於新墨西哥州的Bosque del Apache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是美國極富盛名的賞鳥聖地。跟西雅圖北方的Skagit Delta(第二、三張照片就是當年在此拍的)一樣,每到冬天就會聚集大群雪鵝和候鳥。而此區的生態命脈,是從中穿越的格蘭河(Rio Grande)。格蘭河水的定期氾濫,造就了野生動植物的棲息環境。但在20世紀初時,因為人口和經濟發展所造成的大量水源需求,政府在格蘭河流域興建水壩、運河與堤防,導致Bosque del Apache喪失了定期水量調節,外來種大幅入侵,生態因而遭受破壞。直到1939年,小羅斯福總統(Franklin Roosevelt)才簽署成立了Bosque del Apache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來保護此區環境。但錯誤政策對環境的傷害,卻要後代超過七十年的努力,才能慢慢重建此區生態。從1940年代開始,這裡的人們開始試圖清除外來種植物。到了80年代,接著嘗試種回原生種植物,並開始以人為引進河水的方式,來模擬原本格蘭河的週期性氾濫。科學家估計,從現在算起至少還要七年的時間,重建工作才會完成。為了吸引候鳥重回保護區,這裡還展開了與農民的合作計畫,請農人在保護區裡種植玉米和小麥,來當冬候鳥的食物。因為水是此區命脈,用水權的優先順序也有規定:原住民第一、保護區第二、農人和居民第三。因為有心人士的妥善規劃和經營管理,保護區不僅保護了野生動物,還因生態旅遊為此地帶來了可觀的經濟收入。一路讀下來,我深受感動,真是一個令人深省的鳥故事啊!

書中也提到另一位總統老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是設立美國第一個野生動物保護區的總統和背後的小故事。本身就是個自然愛好者的老羅斯福,大學時參加過鳥會。當上總統後也不忘記錄華盛頓特區出現的鳥種。在他的任內,宣佈成立了51個鳥類保護區,5座國家公園,150座國家森林,以及其他各式各樣的保留區。一個有遠見的總統或政府官員,如果不以經濟開發和人定勝天為最重要國家政策,而是認為保育為中心議題,所帶給後世的福祉將更為深遠。

反觀當今台灣政府的國家政策,依舊是經濟掛帥。任意造港,導致海岸線侵蝕。工業區和科學園區的興建所帶來的戴奧辛、鎘和其他的毒物污染,就在我們每天食用的水源、農田和牲畜飼養場旁。人吃的東西都危機四伏了,更何況以台灣為家的野生動植物!一個百年前的美國總統和現在正發生在美國野生動物保護區的故事,實在讓身在台灣的我感慨萬千。到底要以什麼方法才能讓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所有人明瞭,一丁點的人為環境破壞,可能要好幾輩子才復原得了。有些,甚至失去了就再也回不來。現在的短視近利,快則以食物污染的方式報在己身,慢則以耗費國家資產的方式來彌補。怎能任意而為呢?

藝文手札上一篇“The voice of the voiceless ones-- Mercedes Sosa

Labels:

6 Comments:

At 12/09/2009 03:44:00 PM, Anonymous treeamy said...

'失去了再也回不來'
多令人怵目驚心的一句話!

為什麼擁有權利的人,總是對土地少了一份愛呢?

 
At 12/09/2009 09:23:00 PM, Blogger ALOHA said...

因為這不是他們的土地啊。別忘了他們是打哪來的。

 
At 12/09/2009 10:09:00 PM, Anonymous 原住民 said...

是呀!
外來的全都滾出去、就會好很多!

 
At 12/09/2009 11:41:00 PM, Blogger ALOHA said...

外來的有兩種,一種是來了之後努力在新土地上耕耘,另一種是雖然來了,但還是一直想回到原來的地方,壓榨新家的價值想送回老家。

 
At 12/10/2009 03:26:00 AM, Blogger Ross on the Road said...

之前研究室的學長就在Bosque del Apache NWR做他的博士論文(水位降低速度對原生/外來種植物的影響),常常聽到老闆和他討論那裡的事。尤其是保護區裡面建立的十二個大蓄水池(impoundment),能讓研究人員用試驗設計的方法進行大尺度的研究,真的是一個很有代表性的地點。當然每年十一月的Crane Season也是的年度大戲。
看了妳的介紹,也很想看看他們是怎麼描述那個地方的。來找人帶一本來看看 :)

 
At 12/10/2009 11:36: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Treeamy,
也許他們都太短視近利,沒有概念和遠見。而我們,竟然只有這種選擇?

To Aloha & 原住民,
好像有點離題了。我這篇是在討論保育啊!

To Ross,
我也很想親自去看看這個地方,瞭解保護區的經營管理,順便看鳥。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