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2/2013

踏繽野生動物保護區-10—水蛭大軍

IMG_0441 在熱帶叢林旅行,不管是百年前的旅行記實,還是2013年的自身體驗,一定會提到的就是那些實則無害但看似噁心的小東西—水蛭(螞蟥)。 IMG_0432 我與水蛭的初見面,是大學到福山植物園幫學長做研究的時候。福山植物園的低海拔森林是這種會吸血環節動物生存的環境,傍晚回到宿舍的時候,常見伙伴們脫下的衣服上有正在爬行的水蛭,每每見到都讓我頭皮發麻(謝天謝地沒被咬過)。而這回沙巴的行前說明會介紹,必備物品中就有一項是長筒雨鞋。長筒雨鞋除了讓我們在泥濘的雨林步道比較好行動外,主要功能還是為了防水蛭。除此之外,還可在當地買襪套,也就是種把腳掌到膝蓋整個包起的套子,可穿在雨鞋內。旅行社都特別叮嚀要帶這樣東西,代表熱帶叢林真的水蛭猖獗啊!
 IMG_0436
除了在京那巴當岸河其間因為取消夜探和大多數時間都乘船沒遇到外,其他三個會走入叢林的地點果真都遇上了水蛭。一種是體型較小、顏色較黑且多在底層活動的水蛭,另一種則是吸血前長約3公分、色彩斑斕且多在中層枝葉上等待受害者的老虎水蛭(Tiger Leech,本篇照片)。在神山步道,往往是前者附在我們的鞋子上。到了低地區域,則兩者都見到。唯一一次有心情為老虎水蛭留下影像紀錄的,是在踏繽野生動物保護區的Bora Road。這天大家輕裝(也就是沒穿雨鞋之意)走在Bora Road上尋找畫眉科鳥類,走著走著就發現這個在樹枝上搖晃的傢伙。水蛭主要以溫度來感知獵物經過,所以把手在這隻老虎水蛭上晃動,牠果然會跟著移動身體的角度。可以想像,走在濃密的叢林裡,牠們就在腳高度處的枝葉上伺機而動。一旦找到機會附在動物的皮膚上,牠就會開始吸血。吸血的時候同時會釋放麻醉物質和抗凝血劑,所以宿主不會感到疼痛,只能源源不絕提供自己的血液給水蛭食用。吸飽血後脫落,此時體型會大好幾倍。也因為傷口處有抗凝血劑,宿主會繼續流血好一陣子。雖然看起來很嚇人,但基本上被水蛭咬並不太會被傳染疾病(若經其他管道讓水蛭幼蟲進入體內,則另當別論)。 IMG_0434 即使無害,也沒人喜歡捐血給水蛭,一路上大家都很小心,直到下一站西必洛(Sepilok)才真正遇到刺激的狀況。話說抵達西必洛當晚,旅館的大廚帶領我們夜探旅館後花園找鳥。本來想說這麼近人煙的地方應該不會有太多水蛭(但我還是穿上雨鞋、長褲長袖加帽子防身),沒想到走進去沒多久,伙伴們紛紛開始發現自己的褲子上爬了一隻又一隻令人看了要昏倒的傢伙!這一嚇,讓大家每走兩步就要停下來檢查而神經緊張。怕蟲的我,當然也不會免疫。當我看到膝蓋附近開始爬上老虎水蛭的時候已經失去理智,不斷要求JY幫我把牠們揉掉,也不想再找鳥了。反倒是在地人廚師和老闆兒子,穿著脫鞋短褲走,一點也不害怕呢!折騰一陣後回到旅館,第一件是就是先幫雨鞋沖水,可別帶偷渡客回房呢!回到房間後,也先除去身上衣物,徹底檢查是否成了受害者。好在一晚驚嚇後,牠們並沒吸到JY與我的血,倒是雨鞋上依舊附著兩隻頑劣份子。隔天大家互相確認,發現唯一的受害者是洪老師。可能是從衣領鑽入的,所以是身上被咬了一口。

所以這回也算是見識到沙巴水蛭的功力,好在有全身而退。倒是那個令人難忘的夜晚,可能是精神太激動的關係,還因此惡夢連連呢!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踏繽野生動物保護區-9—Core Area Road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