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2006

美西沙漠千里長征—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


離開Death Valley前,我們先繞到這兩天過夜處Beatty和公園之間的一個鬼鎮Rhyolite瞧瞧。一路從LA東來,沿途都有一些通往鬼鎮的牌子。這些人去樓空的小鎮,大概都是掏金時期的產物。當礦產衰竭或是根本挖不出東西的時候,便被拋棄。這些沙漠中的小鎮,就這麼凝結於時空中。觀光化一點的,還會重新整修開店,等待遊客的光臨。記得多年前爸媽參加旅行團到美西旅遊,就去了一個這樣的“鬼鎮“。

Rhyolite,可不是這一類的鬼鎮。它是徹底無人煙(除了旅人外),隨處可見都是半倒的房屋廢墟。停了車在它唯一一條“大街“上走走,想像它昔日熙來攘往的風采。說穿了,其實沒什麼特別之處,這些房子還稱不上是古蹟,就這樣任其傾倒。只有個看起來不算太老的鐵皮屋,在這聖誕假期還被人掛上個聖誕花圈呢!
告別了鬼鎮,我們沿著內華達州境內的95號公路往一百多英里外的賭城拉斯維加斯開去。拉斯維加斯不是今天的目的地,我們兩天後會回來正式拜訪它,今天只是在此午餐而已。我們真正的目的地,大家應該可以猜到,是位於亞立桑那州境內的大峽谷國家公園。
往拉斯維加斯的公路,依舊在荒涼的沙漠中穿梭。在快到賭城前,看地圖標示一條環狀的景觀道路通往Spring Mountains,便彎進去瞧瞧。公路通往猶有積雪的山區。我們下車爬上一座長滿Joshua Tree的小山,活動活動坐了半天車的筋骨。不太明瞭這條公路的“景觀“到底是什麼,答案也許在前面。我們在一個告示牌前停了車。原來,在山對面的沙漠裡,是美國軍方在二戰時期核彈的試爆場。當初還吸引許多人前來此地,“欣賞“核爆和其後的蕈狀雲。大概當時還不知輻射對人體的傷害吧!竟把這當成觀光景點來參觀。
我們在賭城簡單用過午餐,繼續往東開去。沿著93號公路東行,經過了胡佛水壩而形成的廣大水域Lake Mead,不久便來到胡佛水壩的大壩。這個連接內華達州和亞立桑那州的水壩,築於科羅拉多河上。公路,就由大壩上穿過。這裡大概是來賭城遊客必遊之處,在這聖誕新年假期還塞起了車。我們將車停在亞立桑那州這頭,下車往大壩上走去。如果你會懼高,那走在大壩上該是蠻嚇人的。胡佛水壩建於1931年,壩高221.4公尺,寬379.2公尺,是全美第二高的水壩。的確是個雄偉的建設。遊客可以在內華達州這頭買門票到壩底參觀。我們此行的目的是以欣賞自然風光為主,拍了些照便上車走人。
進入亞立桑那州,手錶得調快一小時,從此進入山區時間,太陽也會較早下山。我們還有近兩百英里的路要趕啊!今天的計畫是開到大峽谷正南邊的小鎮Williams過一夜,明天一早北上大峽谷。抵達Williams已經晚上,空氣中瀰漫著燒材的味道,好個西部風情啊!
這個小鎮有鐵路Grand Canyon Railway通往大峽谷,能搭復古火車上大峽谷,該是有趣的經驗。但為了在大峽谷可自由移動,我們還是得開車上去。從Williams到大峽谷南緣,得再沿著64號公路開56英里。

大峽谷長227英里,寬達17英里,而深幾乎可達6000英呎!峽谷南北遊客可達的地方,直線距離12英里,但開車由南緣到北緣,可要開上好久的車才會到(235英里!)。因此,我們這次只遊南緣,而這裡也是大部分遊客到大峽谷旅遊的目的地。

進入國家公園,就知道這個國家公園受歡迎的程度,有個好大好大的停車場。在旅遊旺季,有些地方並不讓私家車通行,必須改搭園方的車輛遊大峽谷。另一個不同,是以往到國家公園,在收費亭付門票往往會拿到一張銅板紙的國家公園地圖。這裡,大概遊客太多,這樣做成本會太高。因此,我們只拿到一份再生紙印的園方通訊而已。
搭上遊園車,我們先到Yavapai Point看看大峽谷的真面貌。這裡有座國家公園博物館,向旅客述說峽谷的成因。可想而知,這片廣大的峽谷,是風與水侵蝕的傑作。我們沿著峽谷邊緣往西走,一路可見顏色和形狀多變的廣大峽谷地形。真的讓人感受到它的力量,和為何每年吸引這麼多遊客前來的原因。壯觀?壯麗?就不需我再多費筆墨來形容了。
我來大峽谷,最想做的其實是跟著有悠久歷史的騾隊,沿著八英里的Bright Angel Trail,下到峽谷底部(4460英呎深)的科羅拉多河畔過一夜。但這條路線實在太過熱門,聽說要在一年半載前預約,只好作罷!但是,我們可要用自己的雙腳走走這段歷史步道。


我到每個國家公園,如果時間允許,都希望能夠健行一下。Bright Angel Trail在白人來此之前,就已經被當地的原住民使用,由此切過河到對岸去。單程八英里,下坡雖好走,但回來可累人。園方強烈不建議遊客嘗試在一天內來回這條步道。我們的時間也不夠,而且很久沒爬山,只能走到哪算到哪了。

吃過午餐後,我們開始往下走。窄窄的步道,一路之字形往峽谷深處去。有時穿過山洞,有時面對斷崖,處處是美景。走著走著,便碰上正在往上走的騾隊。領隊一副牛仔樣,而其餘的人則穿著色彩鮮豔的黃色外套。大概這樣比較好管理吧!我們退到路的一邊讓這隊人與騾過,趁機捕捉鏡頭。好羨慕,下次我一定也要騎騾遊峽谷!不過,騎在騾上比平常要高,這裡的步道有些地方還蠻嚇人的,想必騎在騾上該是驚險萬分吧!






我們在步道邊還遇上一對鹿。這個沙漠還是有大型動物出沒的。

本來希望能到一路下到步道中點的高原處(照片中路徑處),但是谷內天黑的早而作罷。忘了在幾英里處回頭,我們要趕在黃昏時到峽谷西邊的Hopi Point賞落日。

要體會大峽谷的美,得花一整天,從不同的光線變化和角度,去欣賞岩石顏色的改變。我們今晚就住在峽谷邊,所以可以放鬆心情等待落日,不用再趕路了!可惜傍晚天氣不好,落日沒有預期的美,沒看到像前幾天在Death Valley的美妙顏色。
回到峽谷頂端,爬了半天山的我們都餓了。今天是12月31日,除夕呢!想吃頓大餐慰勞自己。峽谷邊有家牛排館,管它要排一個小時的隊,我們今天的晚餐就是這裡了!牛排館旁,由建築師Mary Colter所建,有沙漠原住民風的Hopi House,吸引我們的目光。原來裡面是原住民藝品的藝廊,剛好可在這裡逛逛打發等待晚餐位置的時間。
今晚,我們夜宿大峽谷內的旅館。可惜太晚訂房,住不到臨峽谷邊的旅館。但能夠住在峽谷裡,就夠讓人興奮了!

隔天,我們沿著谷邊公路,一路賞玩到峽谷東邊的Desert View。Desert View是峽谷南緣的最高點,這裡也是可以清楚看見從峽谷川流而過的科羅拉多河的地方。

Mary Colter也在此仿原住民的風格建了座瞭望塔,塔裡也是紀念品店,而花美金25分則可登上塔頂眺望四周風景。Mary Colter的建築風格我蠻喜歡的,她以當地的建材和建築風格來建造這些房子,建築都巧妙地融入當地環境中。









這裡名為沙漠點,可以眺望四周的沙漠風情。這座像個火山的小山突兀地冒出沙漠中,讓人忍不住多看它兩眼。
看了兩天的峽谷,再經過Death Valley多樣的景致洗禮後,JY與我不禁覺得大峽谷少了點變化。是該來看看沒錯,但這兩個公園比起來,Death Valley有趣多了啊!










在玩完峽谷東邊後,我們啟程往賭城去。新年的第一天住在賭城,會不會太頹廢了啊?學長訂的旅館不在最熱鬧的The Strip上。我們將行李丟進旅館房間後,便搭車前往有名的The Strip大街上逛逛。這條五光十色的大街,擁有賭城最有名的大賭場和飯店,各有其特色。不賭博,還有各種秀可以看或是在飯店裡的Mall逛逛。據說每個飯店都有免費的秀在定點表演,可以看準時間去瞧瞧。有的飯店有水舞秀,有的有海盜表演。另一個特色,是有三家飯店的Mall雖在室內,但都努力營造出戶外的感覺,會有天色的變化,是阿拉丁、威尼斯和凱薩三家飯店。果然是蠻有趣的,除了天色變化,這三家飯店也顧名思義地展現阿拉伯、水都(有運河!)和羅馬風情。第一次看到還蠻新奇的。但是,我不賭博,也不喜歡這個在沙漠裡人工堆砌出來的城市。對我來說,這是個沒有靈魂的城市(或是,你可以說賭博就是這個城市的靈魂!)。
在這個這次旅行最舒服的房間過了一夜之後,我們啟程回三個多小時車程外的LA。學長將繼續去拜訪朋友,而我們終於可以住一晚我那天兵同學的公寓。隔天,我們將搭一早的飛機回到冰封的安亞伯,繼續與剩下的冬天奮戰!
很令人難忘的旅程。開了上千公里的車,來到生平第一次的沙漠,走了三個國家公園和三個州,賞遍沙漠的美景。真希望可以常常有這樣的旅行。不過,在這之後,似乎要等到2004年的華盛頓州之旅,才又有類似的開車長征之旅呢!

照片是Nikon全手動相機和Canon EOS50以正片拍攝,CanoScan 8400F掃描。

國家公園手札上一篇“美西沙漠千里長征—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下

2 Comments:

At 9/22/2006 11:07:00 AM, Anonymous 阿秀 said...

這些遊記真充實,圖文並茂,
也去了好些我們未來想要拜訪露營的地方呢。
Death Valley比較好玩嗎,
那就列入優先考慮囉~

 
At 9/22/2006 11:13: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歡迎光臨啊!
真的很推薦Death Valley喔!
我與老公準備好全套露營用具,但找不到伴一起去國家公園路營。看來你們都是以露營遊國家公園,真好!該多多向你們看齊!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