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5/2006

奧瑞岡州深邃的藍眼睛—Crater Lake National Park之二


就在火口湖的湖水越變越藍的時候,我們啟程往湖邊的碼頭前進。這段一英里的步道,一路之字形下切200多公尺的深度到湖邊。越往下走,湛藍的湖水越來越近,讓人心情為之興奮。雖然下坡走來輕鬆,但體力不好的人最好不要為了親近湖水而輕易嘗試,因為這裡海拔超過二千公尺,回程時無止盡的上坡路可能會讓你累倒在路邊。
終於抵達湖邊,清澈見底的湖水讓人想跳進去游泳!我們在等待開船前,坐在岸邊的火山岩上,除去鞋襪,享受泡腳的樂趣。我又哇了一聲,這水真是冷啊!大概只有攝氏十幾度的溫度,看看四周的旅人大多跟我們一樣只是泡泡腳而已,只有小貓兩三隻真的下水游泳。為什麼有人能夠在這麼冷的湖裡游泳呢?真是太了不起了!

要遊湖或是登上巫師島的遊客,必須先在碼頭邊的小屋簽到。在等待二點到來前,我們也趁機讀讀小屋牆上有關這個火口湖的資訊。大家都知道世界上最深的湖是位於西伯利亞的貝加爾湖。而火口湖,則排名第六,平均湖深約350公尺,最深處則達590公尺,是美國最深的湖。因為它又深又藍,我便在JY為它所取的名字—奧瑞岡州的藍眼睛前加上“深邃“二字。
快要二點的時候,國家公園工作人員先發救生衣給同行的小朋友穿上,大人則不用。原來我們要搭的船是約可搭載50人左右的小艇,而每趟船班只讓20人登上巫師島,難怪這麼難買票。
二點一到,船準時從碼頭出發。我們將以逆時鐘方向繞湖一周,隨船還有一名國家公園的Ranger,為大家解說有關火口湖的一切。我們的Ranger叫做Wade,來自新墨西哥州,一路非常熱情地介紹這裡的地質和動植物,一副非常樂在其中的模樣。其實當個國家公園的Ranger,也是我的Dream Job之一,如果當初沒有唸博士班,大概會去當Ranger吧!這樣就可以在我喜愛的大自然裡工作,也具備相關的知識,並將我對自然的愛推廣給大眾。

一路上,到了有趣的景點,船長便把船停下,由Wade為大夥解說有關這裡的資訊。船行約20分鐘後,我們抵達“惡魔的背脊(Devil's Backbone)"—這一長片堅硬的火山岩。Wade也說,早上他們行經此處,發現有二人在湖邊求救。原來,這二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從環湖公路下切到此,但陡峭的坡度讓他們爬不回去,只有等待經過的遊船搭救。Wade連絡國家公園的小艇將他們載回碼頭處,雖然得救,但他們得付出每人250美金的罰款!我們遊湖一周加上登上巫師島的票價是每人29.5美金,這些人真是得不償失啊!

約在出發半小時後,我們抵達巫師島的碼頭。船長讓我們一行二十人下船,相約四點半見,也同時接走之前在島上的二十位遊客。遊客到此,可選擇走一英里的路登上巫師島的火山口(海拔2116公尺),或是走一英里的環島步道,亦或是就在湖邊游泳、釣魚。釣魚?這裡不是國家公園嗎,怎麼可以釣魚?原來,這個火口湖是一個封閉的生態系統,沒有溪流注入湖內,也沒有溪澗流出湖外,本來是沒有魚類在此生存的。但當白人“發現“此湖時,曾引進六種魚類到此,最後有包括彩虹鱒魚的二種魚類存活下來。因此,這個湖開放給遊客釣魚,但除此之外的一草一木和動物石頭,都不可以帶走。照片是從巫師島山頂望向對面The Watchman和其中狹窄的Skell Channel。

我們計畫登上巫師島的火山口。這條路還蠻好走的,也是一路之字形上爬,沿路是黑和紅色的火山岩,以及在此艱難環境生長的針葉樹和苔蘚。登頂之後,可見一個直徑125公尺,深25公尺,幾近於對稱的火山口。
這樣的火山口的形成,來自低矽岩漿的噴發,飽含大量氣體的岩漿在空中凝結,便落下固體狀的“岩漿雨“,最後便形成對稱的火山錐。

火山口四周遍佈枯木,一副浩劫後的景象。

沿著火山口邊緣走一圈,可觀察火山口的生態。可以發現螢光綠的苔蘚還是可以在富含氧化鐵的火山岩上生長,配上白色的枯木,呈現一股特別的景象。
















由此往四周看,可以毫無阻礙地欣賞火口湖和圍繞其旁的群山。很喜歡Llao Rock雄偉的山勢,和巫師山頂的白木似乎在對話的樣子。

我們在三點五十分左右往山下走去,可不想貪圖賞景而來不及搭上回程的船,如果是這樣,可要付100美金的代價呢!就在等待遊船到來的時候,發現一隻地松鼠,大概從土裡挖出松果之類的東西,便坐在碼頭邊的火山岩上吃了起來,非常可愛的模樣。火口湖因為沿湖的地勢陡峭,因此少有大型哺乳動物在此出沒,大部分的動物是小型齧齒類和鳥類。據Wade說,這一帶有一種無毒的帶斑紋的蛇,而在巫師島上的同種蛇卻沒有斑紋。可能是少卻了斑紋,可減少被猛禽獵捕的危險,天擇與進化在此再次顯現。

還記得我在前一篇文章提到看到疑似森林大火的煙霧嗎?中午在遊客中心,那裡的Ranger說那的確是森林大火,但是是“控制中“的火,是故意讓它燒的。記得大學在森林系修過課,森林大火不見得都是人為造成的,太過乾燥的氣候也會引起火災,而這種自然的森林大火是森林演替的一部份,並不見得都是壞的。但此時的煙,似乎比早上更大了,湖的西邊都被煙霧覆蓋,空氣中瀰漫著一個焦味。陽光透過暗紅色的煙霧,照在巫師島的針葉林上,顯出一股詭譎的氣氛。

四點半,遊船接我們繼續剩下的遊湖之旅。Wade依舊是我們的導遊。船沿著火口湖的南岸航向幽靈船島,我們得以近距離觀察此島的模樣。這個島比起巫師島,年紀更大。船長繞行幽靈船島一周,可以看到島上崎嶇的岩石。這座島附近水域非常深,使得湖水呈現非常藍的藍色。據Wade說,火口湖是世界上最乾淨的湖,陽光可照進極深的水域,因此水底有各種水草生長。

火口湖的水位終年幾乎保持不變,主要來源是雨水(年降雨66英吋)和雪水(年降雪44英呎),是它保持純淨的原因。而它的水位不會溢滿過四周的山,是因為有地下冰河的紓解,而保持恆定。你會問,這個火口湖底下的火山還在活動嗎?答案是肯定的!這個火口湖在五十萬年前本是個名為Mount Mazama的火山,在7700年前大爆發後,火山口崩塌而形成現在的火口湖。在其下的熔岩仍在活動,地熱使得火口湖幾乎不會結冰。想想7700年在地質上不算久,不知哪天它會再度爆發呢?

在快要回到碼頭前,右前方的山壁上出現一個像極了土耳其城堡的紅色岩石,名為Pumice Castle,也是火山熔岩的傑作。我們在六點左右上岸,在饑腸轆轆的情況下,還得爬一英里的步道回到停車場。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們得以從陸上和湖面欣賞火口湖的美,還登上了巫師山頂,並學得許多火口湖的知識,收獲豐富!如果你有機會來到這個國家公園,極力推薦要來一趟遊湖的行程,但要趁早排隊買票就是了。

早上我們欣賞到陽光從東邊照向湖面的景象,當然不能放過黃昏的美景。海拔二千多公尺的火口湖天黑的早,六點多湖面已經快要沒有陽光,而籠罩著一片霧氣(有一部分可能來自森林大火),更添神秘感。


回程前,再次下車欣賞Pumice沙漠在夕陽下的色彩和路邊的小花。這個在台灣人圈中知名度不高的國家公園,真的是絕美。如果你有機會到奧瑞岡州一遊,絕對不能錯過此地,這個奧瑞岡州深邃的藍眼睛—火口湖國家公園!

國家公園手札上一篇“奧瑞岡州深邃的藍眼睛—Crater Lake National Park之一

2 Comments:

At 9/06/2006 07:57:00 AM, Anonymous Louis said...

This is indeed "freakish" blue! haha!

It is so great that there are so many NPs in the west coast. My wife and I almost went visit the Glacier NP last Oct... Well, maybe it could be your next adventure!

 
At 9/07/2006 06:04: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That's part of the reason that we decided to move to the west coast. Certainly, Glacier NP will be our next one to visit!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