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2009

經濟部長道歉之後呢?

天啊,我真的好氣!看到這則經濟部的新聞稿和文宣,為何又覺得重回九年前,那種被人欺負和歧視的感覺?

不管政府推動什麼政策,或是以什麼方法推動它,怎能加入族群的刻板印象呢?在講求平等的現代國家,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試想,如果美國政府要推動某個法案,文宣讓來自南方的藍領階級黑人持反對意見,來自美東的白領階級白人持贊成意見,還加上一大堆種族刻板印象的話,美國人的反應會怎樣?大概會馬上暴動吧!而政府會不會道歉?部長會不會下台?

經濟部要以漫畫方式輕鬆推動ECFA,是它的選擇。但為何要以這樣的角色設定?

其中持反對意見的一哥,被設定成來自台南,還特別括號加註是閩南人。他是五專畢業,職業是本土傳統製造業的業務員。”人格特質及背景”呢,被說成是講台灣國語。平時抱老二哲學,除非攸關自身利益,否則得過且過。而且,是個只說大話的人。天天嘻笑度日的他,不懂自我提升,也無危機意識。反ECFA,是因為人云亦云。

而持贊成意見的發嫂呢,是個來自新竹的客家人(依舊是括號註明)。她大學畢業,是個進出口貿易公司主管,正在進修MBA。她的”人格特質及背景”,是個積極、主動、客觀,具有語言天分,精通國、台、英、日語(會不會客語啊?),又有求知精神和理財概念,兼具知性與感性的人(真是高級耶!)。

新聞稿和文宣曝光後,引起大眾譁然。政府怎能以這種方式來對待多元族群的人民?被批評是操弄族群刻板印象,還硬拗反對人士才是撕裂族群。即使我不是台南人,也照樣覺得不舒服。而就算一哥和發嫂的角色設定互換,我照樣要抗議。總之,以這種觀點來推動政策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吧!

吵了一個星期後,經濟部長終於道歉。卻,不收回文宣。道歉,代表文宣內容的確可議。但讓傷害人的東西繼續在社會上流通,又是為何?這樣的道歉,有何意義?這只是政府一貫的兩面手法罷了。

不管是不是台南人,是不是台灣閩南族群,對於類似事件還是無所謂(我們是不是都給外界這樣的印象呢?)的話,我真的不知道這個國家還有什麼希望啊!

PS. 不是我愛寫政治文,身在這塊土地上,所有事都變得與己相關(Everything is so close; everything is personal!),無法置身事外。

PS2. 經濟部終於決定不再發送該文宣了(080109補充)。

生活隨想上一篇“山的子民

Labels:

10 Comments:

At 7/30/2009 09:00:00 AM, Anonymous yoyo said...

對於這個政府實在忍無可忍。等下次選舉請他們下台。(我上次就沒投他們)。我反對ECFA。

 
At 7/30/2009 09:03:00 AM, Anonymous yoyo said...

補充一下,我是台大畢業,住台北市。留學美國。

 
At 7/30/2009 11:07:00 AM, Blogger ALOHA said...

身為一個在南部眷村長大的外省小孩,我可以很明確告訴你們,外省人骨子裡就是瞧不起台灣人。南部況且如此,北部那些不知民間疾苦的“高級外省人”就更不用說了。這些人嘴上講不要挑起族群問題,但其實自己的各種所作所為根本就是族群問題的元兇。

台灣人認清事實吧!外省人就是瞧不起你們。

 
At 7/30/2009 02:14:00 PM, Anonymous litshu said...

這種文宣對於父母親分別來自閩南和客家族群、是hybrid的我來說....實在只能搖頭和%@#$...怎麼這兩個黨派口口聲聲說要尊重多元民族不同族群,做出來的卻老背道而馳/____\

 
At 7/30/2009 04:21:00 PM, Blogger CLHSU said...

的確是令人傻眼的政令宣導,但卻也不太意外。特定偏見與刻板印象,正如同莊佩璋先生所言'歧視,如同鹽在水,春在花,似無,卻有'。


一直存在的族群問題,無論顯性或隱性,政府官員是否應盡最大力量去弭平填補裂隙呢?一句道歉,實不足以窺見其所盡的努力與誠意究竟有多少。

 
At 7/31/2009 11:53: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All,
再仔細看一次那個道歉新聞稿,部長是說"如果"有人覺得不舒服,他願意道歉。所以,這道歉是有但書的?一整個沒誠意啊!

我不能接受政府的政策和說帖是建立在羞辱人民之上的。而不管是什麼族群和背景的人,見到這樣的事都應該勇敢反對才是。

 
At 8/06/2009 05:03:00 PM, Anonymous Diego said...

唉,看到這裡,感慨萬千。

我妹是小學老師,回娘家度假。全家飯局席間,她小孩用台語叫了一聲:阿母。結果被我妹警告不可再叫阿母。小孩覺得有趣,又叫了一句:阿母。

這次我妹生氣了,怒責小孩不可再叫這種沒水準的話,要叫媽媽。

我放下碗筷,慢條斯理地告訴我妹:媽媽,是一種語言;阿母,也是一種語言。只不過媽媽是北京話,阿母,是福佬話,並沒有哪種話比較高貴。差別只是以前我們看電視劇時,叫媽媽的,都是姿態優雅的高級人;叫阿母的,都是滿臉鼻屎眼淚的可憐人。這樣讓人產生誤解了,也讓人不由自主地自卑起來。

南部人的自卑,就是在這種受到長期高壓統治以及媒體欺騙的攏罩下,深入內心。連我這種強烈提醒自己不要再受騙的人,捫心自問:我內心深處還是隱隱有說福佬話是一種自卑的心態。

狠可恨的歧視文宣~~~~
我想罵三字經,但又怕被其他自卑福佬人歧視,他們是無辜而可憐的一群人。

 
At 8/10/2009 12:32: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是我們的教育(洗腦)"太成功"嗎?

 
At 8/12/2009 02:11:00 AM, Anonymous Diego said...

您覺得洗腦得成不成功?

災區有人看到螞蝗時,哭天喊地:「我們全家都投給你,為什麼這麼支持你,要見你變得這麼難?」

為什麼會這麼哀求呢?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PS.我是聽了李鴻禧教授講解台語之後,才慢慢了解台語之美,美如古文.

 
At 8/12/2009 02:23: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李鴻禧教授的課好難擠進去啊,當時很想修呢!

看來,我們的社會病得很重。希望經過這幾次後,可以改變更多人的想法。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