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2021

四月就是要賞過境鳥—野柳篇

IMG_0305 生活在亞熱帶地區,四季雖不似高緯度國度分明,還是想盡可能掌握季節的脈動,在對的時間去赴一場自然的饗宴。對於鳥人來說,剛入門或是初到一個地方定居,一開始是先認識留鳥,一段時間後進而擴展到隨季節風而至的候鳥。下一個階段,就是堵或睹time window很短的過境鳥了。最近這幾年的經驗告訴我們,四月是候鳥北返的月份,要看過境鳥,就要到海邊去。 IMG_0080 沒事翻看台灣鳥書,發現自己很缺的鳥種之一是鵐科。去年四月底,決定到野柳碰碰運氣。來野柳多次,知道要找鳥得上野柳岬。來到岬底時,發現樓梯口前已經被砲陣圍成一個「祭壇」。各種擺拍樹枝已經架設好,麵包蟲也撒了一地,看來這裡有「神鳥」出沒。 IMG_0021 賞鳥從來沒帶過小椅子的我們,只好試著從重重人頭間找個空隙望出去,發現「祭壇」中的果然是我想看的鵐科鳥種,是隻顏色鮮豔的Chestnut Bunting。 IMG_0092 

而牠並非此處唯一的稀有鳥種,緊接著現身的,是Baillon's Crake。 IMG_0044 這種體型十分迷你的秧雞,長度不到20公分。 IMG_0052 

如此短胖的身材竟然也能飛越重洋遷徙,讓人好奇牠是如何辦到的? IMG_0060 引路的,是太陽、星辰的角度、還是地球磁場、亦或是土地的氣味呢? IMG_0070 小小的腦袋可以判斷處理上述線索,有時讓我覺得比鳥歌的調控還更讓人目眩神迷。 IMG_0089 還沒登上野柳岬就已兩新種入袋,看來今天來對了。 IMG_0109 野柳,是Blue Rock-Thrush保證班。這一隻崖邊的公鳥顏色好美。 IMG_0161 上到岬頂後,沿著被賞鳥界戲稱「中橫」的中央步道往神廁的方向走去。這天天氣不太好,不時飄落細雨。光線有點昏暗,但步道上有鳥影現身。仔細一看,是Tristram's Bunting在啄食草籽。新種再添一隻! IMG_0209 過了神廁後的林間空地,樹冠上層有鳥的蹤跡。逆光觀察不易,只勉強記錄到這隻Yellow-browed Warbler。 IMG_0231 回頭時,改走上方的「北橫」。經過野柳燈塔時,發現一旁電塔上有Peregrine Falcon。 IMG_0241b 

但「北橫」的最大驚喜,是我倆首次在台灣見到的Eurasian Wryneck。 IMG_0252 沒有大砲包圍,就只有我們與牠靜靜對望。 IMG_0141a 接回「中橫」後,來到岬角基部、被鳥人暱稱「神桌」的地方。這裡,又出現了砲陣,幾乎到寸步難行的地步。 IMG_0264 首先現身的,是Narcissus Flycatcher的母鳥。 IMG_0280a 相較之下,公鳥絢麗多了。 

IMG_0287 

最近這幾年,跟牠頗有緣。 IMG_0312 在植物園與宜蘭都曾與牠相遇。 

IMG_0368 

不過引起大砲追逐的,應該是這隻行蹤較隱密的Siberian Blue Robin。 IMG_0400 牠是我這天的目標鳥種,幾年前在泰國見到一隻顏色黯淡的母鳥後,就一直渴望與身穿神秘藍白羽衣的公鳥碰面。在大砲間等到腰痠背痛後,終於見到牠翩然而至。目標鳥種check後,趕緊逃離這個有群聚危險(畢竟是去年疫情緊張的時刻)的鳥點。下一站,是以海灣相隔的金山。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大選日的宜蘭賞鳥行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