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4/2016

雪之路的生機

IMG_4831 全長47公里的雪之路,如果不停車其實很快就可走完。但來到這景色孤絕之地,怎能不下車探探? IMG_0170 在山脊區的Flotane一帶,仲夏時分冰雪依舊未完全融解。雖狀似不毛,仔細看凍原一般的地形有野花盛開。 IMG_0158 低伏於岩石上的,是小巧的石楠花(Heather)。 IMG_0155 清新脫俗的白花,很適合此地的氣氛。。 IMG_0164
等到雪再化多一點,也許野花會開得更燦爛? IMG_0138 我們也在此認識了新鳥種—草地鷚(Meadow Pipit)。每次與鷚相遇,牠們總是滿嘴的食物。 IMG_0176 在湖泊區漫步時,不小心驚擾了在此棲息的鳥兒。 IMG_0177 牠邊抱怨邊飛上天,看體型像某種水鳥。 IMG_0186 等牠好不容易落地,發現原來是台灣也見得到的赤足鷸(Redshank)。 IMG_0189
在台灣牠們是冬候鳥,這裡該是牠們的繁殖地,可惜沒見到幼鳥的蹤跡。 IMG_0216 即將滑向峽灣前,遇見一群綿羊。 IMG_4832 IMG_4834 牠們的夏日牧草地擁有極佳的視野。 IMG_0232 與這群有點怕人的綿羊告別後,沒多久又遇上另一群攔路羊。 IMG_0235 跟前一群羊個性大不同,見到人便飛奔過來。 IMG_0220
到底我們有什麼奇特的吸引力,讓牠們如此感興趣? IMG_0225 近到可以直接摸一把。 IMG_0243 幸運地見到幼羊喝奶的畫面。 IMG_4841 與這群親人的羊互動一陣後,牠們往草坡走去。而我們,則將繼續往Sognefjorden前進。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與鷗同行

Labels:

2 Comments:

At 12/04/2016 08:48:00 PM, Blogger ~mantamola~ said...

雖然是赤足鷸, 但披著繁殖羽在新加坡就看不到了。

 
At 12/05/2016 03:15: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在台灣也見不到繁殖羽,剛好可以培養認水鳥的功力。:)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