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2014

Democracy is going on

IMG_5761 2014年三月,一個忽冷忽熱忽晴忽雨的月份,JY與我為了兩項議題上了兩回街頭抗議。一是反核,另一是反黑箱服貿。頻率如此之高,只能說這個政府實在無能也失能,才會讓人民得上街頭表達意見。 IMG_5755 330這天,穿上了黑衣搭乘捷運往距離抗議地點最近的台大醫院站前進。比起之前參加過的街頭運動,很明顯感覺這次的不一樣。人,真的好多。週日的捷運,竟跟週間上班尖峰時間一樣擠。放眼望去,黑壓壓一片(literally)。另一個不同,是這回出門抗議的人年齡層偏低。黑衣上頭的臉蛋,稚氣未脫。是什麼樣的大事,讓這群平常老師們聚在一起討論時,總會因他們「缺乏動力」與「程度差」而不斷搖頭嘆息的學生,暫時脫離掛在電腦前的生活上街,耐人尋味。也許有人說,他們是被特定政黨煽動的,那些學生領袖有政黨色彩,或是誤以為反黑箱服貿是一種時尚。如果真是如此,身為老師的我會大笑三聲,要是現在學生這麼好騙就好了!如果這麼容易被煽動,還會被我們罵「缺乏動力」與「程度差」嗎?至於那個反對黨,則已經失蹤好久囉!2008年後的哪一項社會議題有聽到他們的論述?反國光石化、反美麗灣、反媒體壟斷、反核四、大埔案、關場工人案……一直到現在的反服貿,要登報協尋的除了馬卡茸外,反對黨也是其中之一啊!近年來在第一線提出問題與當權者抗衡的,不是遙遙落後的反對黨,而是公民團體和學生們。況且政治乃管理眾人之事,生活在人類社會裡,就不可能沒有政治。這些擁有批判頭腦的學生,如果曾與反對黨走得近一點也不奇怪,因為大家反對的都是政府的無理無良政策。如果他們曾是國民黨青年軍,才是大新聞吧!難道學生參與社會運動的先設條件,是必須「純潔」如白紙嗎?在人類的社會裡,每個人都身兼多重身份。我可以是大學老師,也是人家的女兒和妻子,甚至也可能加入任何政黨和團體。但這些身份,都與我是否對任何社會議題有何看法無關。只要我是一個國家的公民,自然有權表達意見。所以我對日前看到許多人氣旅遊部落格主在Facebook上轉貼太陽花學運訊息,卻被粉絲嗆聲一事感到不解(蔚藍手札沒什麼人看,所以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人家寫部落格又不收錢,也沒強迫你來看,憑什麼在那邊沒禮貌人家什麼可以寫,什麼不能轉貼的呢?而在立法院內外的那些學生,不也是公民的一員嗎?

想想學生們為何要發聲?如果我是他們,真的會很擔心啊!當自己還是大學生與研究生的年代,國科會(今科技部)授予學生兼任研究助理的津貼是每個月六千塊,碩士級專任助理則是三萬多。十多年過去,台灣與世界的物價不知漲了多少,在我開始當菜鳥老師的時候(以及一直到現在),上述的金額卻沒有改變,甚至一度被政府降至22K。而政府的作為不是檢討薪資結構和往財團傾斜的政策,而是告訴年輕人可以去國外打工度假和去中國工作,或是恐嚇人民不簽服貿就會薪資更低!何況,救經濟只有對中國開放一途嗎?我們存在的星球叫地球,不是中國。多樣性,才是生存之道啊!幾度惡性循環下來,難怪會產生對未來沒有夢,只講求實際,一旦學業出現問題就跟老師說他要去考公職的學生。但太陽花世代的出現,嚴正地告訴大人們他們並不全是如此,他們擁有能獨立判斷的頭腦,以及起而行的決心。這些關心自己國家前途和社會公平正義學生的出現,讓我對台灣的未來產生一絲絲的希望。 IMG_5748
感謝太陽花學運的出現,讓台灣這個年輕的民主國家有機會檢視何謂真正的自由與民主。當一些不明所以的民眾只會指控學生違法時,請記得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曾說「Never forget that everything Adolf Hitler did in Germany was legal」。當政府以不簽就會低薪來恐嚇人民時,也別忘了南非總統曼德拉(Nelson Mandela)曾說過「May your choices reflect your hopes, not your fears」。有些人說,學生佔領國會就是不民主的表現。在我看來,一個政府以暴力手段驅離抗議民眾(還事後否認),將大批沒傷員警送去大醫院驗傷而癱瘓急診室,被以拒馬圍起代表自由民主的228紀念碑,那台灣果真還很不民主啊! IMG_5768 有人說,反服貿骨子裡是反中。其實這並非嚴重脫離事實。因為你與一個國家進行貿易談判,但對方卻宣稱你是它的一省,它從不放棄以武力脅迫台灣,沿海有上千顆飛彈對著你,當中國的本質沒有改變前,你跟它進行任何談判能掉以輕心嗎?而我國政府對於國家安全的論述和政策又是什麼呢?每回想到這裡,對台灣竟然不齊心抵抗這樣的惡勢力就感不解。想一想,也許是因為民族主義作祟的結果。當年最反共的那群人,現在卻最親共,應該是不像他們父執輩曾直接遭受中共毒手,又覺得他們是同一民族所致。當一切訴諸民族主義時,就缺乏理性和邏輯來看待任何事了。不過,我不得不佩服太陽花學運的學生腦筋十分清楚。即使問題的根源在中國(以及馬卡茸),他們的訴求卻十分明確不模糊焦點。

一、退回服貿,先立法再審查
二、制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專法
三、召開公民憲政會議
四、請朝野立委響應民間訴求,承諾完成專法三讀

就像我一直在教學生的,What are the specific aims (for this research)?問的問題或訴求必須具體且確實。一個攸關台灣人民前途的法案,又是跟想併吞你的國家簽的,當然要有全民監督機制。在沒有這項機制前,任何與中國有關的協議都不該任意通過。優秀的學生們,沒有因為政府跳針式的回應就改變訴求,也沒有隨情緒起舞將口號改變成「馬英九下台」。這一點,非常值得讚揚。想「反反服貿」的人,還是多學著點吧!如果是「支持服貿」,那就提出證據(真的證據喔,不是統計沒學好的那種)來辯論。什麼「讓警察回家」和「心疼稅金」,根本就搞錯重點了。這兩點,跟「反服貿」一點也不衝突。調來大批警力的是政府,不好好立法浪費你稅金的也是執政黨。從這個觀點來看,你們該跟學生同一陣線呢!


Democracy at 4am,讓人民體會政府暴力的可怕。Democracy at 4pm,則讓政府見識台灣公民的力量。從島嶼天光這首歌,讓我們知道Democracy is going on。

生活隨想上一篇“傅鐘前的民主課(與台灣馬卡茸)

Labels:

4 Comments:

At 3/31/2014 06:26:00 PM, Blogger ming Chang said...

這些學生是僅存的公平正義!!!

 
At 3/31/2014 08:23:00 PM, Anonymous treeamy said...

有人指出,這些黑衣「暴民」都是受到煽動,才會上街頭。這句話,沒錯。

的確,中午在高鐵站看到北上黑壓壓的群眾,以及入夜南下依舊一整車的黑衣人,更可以肯定「煽動」這個說法。

我們都受到無能濫權政府的煽動,不得不在假日花費時間與所費不貲的交通費上街頭,站出來。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At 3/31/2014 08:58:00 PM, Anonymous 阿芳 said...

我也是很感動啊
我想接下來學生要面對佔領立法院和破壞公物的司法控訴
我們這些做老師可要捐錢幫他們了

 
At 4/01/2014 07:05: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Ming Chang,
公民們也可保護公平正義,才不輸給學生啊!

To Treeamy,
說得太好了!我們都是被政府搧動上街頭的!公民們,站出來!

To 阿芳,
可以喔!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