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2012

The Age of Innocence

Garden 015 每次與一同度過留學歲月的朋友聊起安亞伯,大家都會感嘆那是段美好歲月。 Tulip2003 127
回頭想想,在一個人口約11萬人的中西部大學城求學,日子真的可以過得很單純。當年的我們,不用擔心研究經費還有獎學金可拿(開會還有老闆出錢),也不太需要教書(學程規定我只需教一學期的書),沒有人規定paper要發幾篇、點數多少,只要一心一意把論文完成就好。五年半下來生活過得很規律,不下雪的時候每天騎腳踏車上下學;週末除了做實驗外,就是上超市或在假日農人市集買菜好做下星期的菜。偶爾,到Whole Food Market買塊水果塔打牙祭。雖然無山可爬,春天校園百花盛開,夏天可在修倫河划獨木舟和在河畔溜直排輪,或是跟學校租塊地種菜種花,秋天和全校師生一起為美式足球校隊加油,冬天則到學校冰場溜冰。戶外生活雖有點貧乏,精神層次倒是提升了不少。學期中花少少的錢就可在音效一流的Hill Auditorium欣賞世界級音樂饗宴,還能在校園裡的二手CD店挖到不少寶藏。而全市慶祝脫離長達半年冬天的方式,是舉行為期一個月的藝術節Summer Festival和四天的Art Fair。日子規律,但過得無憂無慮。心無旁騖的生活,做事效率也提高。所以課業不太需要擔心就straight A入袋。研究累積下來,有四篇第一作者,一篇第二作者,一篇第三作者的paper。當年的自己,還真覺得未來一片光明。

比起現在累得像條狗、沒尊嚴又沒保障的生活,那還真的是段純真年代啊!

(第一張照片拍自UM北校區,第二張拍自UM中校區)

安亞伯手札上一篇“記憶的盒子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