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2020

連雀二缺一

IMG_0183 上星期公視「我們的島」節目,播出「拍鳥成瘋的時代」報導,在網路上引起一陣「熱烈的討論」。在台灣賞鳥超過十年,我可以作證節目中指出的現象都是確實存在的。對生態不尊重,只為了把鳥正的拍反的拍,聚集擋路、在野外佈置假樹枝「攝影棚」、放鳥音、撒鳥飼料與麵包蟲引鳥的諸多亂象,我們全都遇過!每次為了追生涯鳥種,都在到底要不要出門間掙扎。 IMG_0245 就在我們從西北印度賞鳥回國後,注意到樹林的鹿角溪人工溼地有Japanese Waxwing出現的鳥況。話說連雀科在傳統分類學上,只有一科一屬三種。我們當年在西雅圖的Discovery Park,第一次見到其中原生於中、北美洲的Cedar Waxwing。對這種猶如矇著黑眼罩、羽色光滑的鳥種印象深刻。 IMG_0164 幾年後又在Washington DC的Tidal Basin,再度遇見在吉野櫻上覓食的Cedar Waxwing。 IMG_0005 另外兩種Waxwing,在台灣都屬迷鳥或稀有過境鳥等級。偶爾聽到現蹤,卻都無緣相見。從印度回國後賞鳥癮頭正盛,雖知道一定會遇到砲陣,還是決定搭火車換UBike去鹿角溪人工溼地尋鳥。原本為垃圾掩埋場的人工溼地,位於大漢溪與鹿角溪合流處。我們對這一帶不熟,過去只在騎單車去鶯歌時經過。抵達後,直覺往看起來有規劃步道的人工溼地方向探索。這天天氣陰霾,在濕地裡繞了兩圈,把每一條步道都踏遍,只見到一群Scaly-breasted Munia、 IMG_0018 與Common Kingfisher而已。沒有Japanese Waxwing的蹤影,當然也不見砲陣。 IMG_0106c 印象昨晚見到的照片,是一群Japanese Waxwing在鐵冬青樹上大快朵頤其紅通通的果實。人工濕地裡,完全沒見到這樣的樹種啊!我們一定沒找對地方。決定跨上UBike,往大漢溪上游方向騎去看看。果然,還沒看到鐵冬青,就見到樹下與河堤上滿滿都是大砲。深深吸一口氣,湊上前去。 IMG_0248 果然沒多久,一小群Japanese Waxwing翩然而至。 IMG_0253 跟之前見過的Cedar Waxwing乍看之下非常類似,差別在於尾羽末端不是黃色而是紅色。 IMG_0275 三種連雀屬鳥種中,Japanese Waxwing是唯一一種只生存於亞洲的鳥。牠們夏季在西伯利亞的遠東區與中國黑龍江省的針葉林繁殖,之後再下到中國東部、韓國與日本過冬。偶爾偶爾,出現在如此南方的台灣。
 IMG_0280
牠們在結果鐵冬青上的畫面,很有印象中傳統聖誕卡片的味道。 IMG_0291
如願見到目標鳥種後,趕緊逃離砲陣,我們開心地騎UBike換火車打道回府。 IMG_0328 第三種連雀Bohemian Waxwing的分布最廣,遍及歐亞與北美。由於牠依舊在逃,而讓這篇的賞鳥紀錄取名「連雀二缺一」。跟打牌一點關係都沒有呢!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鳥之丘的王者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