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2017

在裝飾風藝術中微醺—ATLAS

IMG_0160 沒有任何一趟旅行比在地有認識的人更令人難忘的,這回的新加坡之旅除了會會新朋友外,還趁此機會跟密西根幫的老友相聚。CY跟SF是我們大學跟研究所的校友甚至系友,在那冬天長達半年的安亞伯,很愛玩德國Board games的大家常在一起廝殺。畢業後,他倆不約而同在新加坡管理大學(SMU)找到教職,非常有勇氣地繼續在異鄉建立自己的事業。既然來到他們的新地盤,怎能不來個reunion?
 IMG_0361
精心為我們介紹在地特色的CY,約我們在Peranakan Museum旁的餐廳True Blue吃風味獨具的Peranakan風格晚餐。對我非常有信心的她,直接丟餐廳名以及預約時間的訊息給我,知道常在世界旅行的我應該有本事摸上門來(哈!)。是個酒仙的她,事先也說飯後要到Bugis區落成於2002年Parkview Square一樓的ATLAS喝小酒續攤(當然也是先貼連結給我)。還是得誇獎CY對我的瞭解,充滿好奇心的貓絕對會先點進去研究一番。赫然發現,這是棟以自一戰後興起於法國的裝飾風藝術(Art Deco)建成的大樓,除了一樓的ATLAS酒吧外,樓上還是阿酋(United Arab Emirates)以及蒙古的大使館所在呢!所謂的裝飾風藝術,意旨流行於1920年代在建築以及家具充滿奢華與現代感的風格。好在我先看了網頁的照片,知道這樣的酒吧絕對不適合我穿賞鳥服裝進入,所以事先打包了防皺快乾的小洋裝進行李,並提醒JY那天不可穿短褲爬爬走。跟CY見面時她也確認ATLAS是有dress code的。剛從台灣風塵僕僕回到新加坡的SF,因此得先回家換裝呢!後來白天再經過Parkview Square,發現它的外表果然也是金光閃閃。Mantamola還說這棟大樓的擁有者是華人,想要承租不光是有錢即可,還得看八字合不合呢! IMG_7192 晚餐後抵達前身是Divine Wine Bar Society的ATLAS,跟大樓的外表一樣,位於一樓大廳的酒吧也是金碧輝煌,猶如進入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的風華年代中。 IMG_0163 說老實話,要不是CY帶領,JY和我這輩子應該不會來到這樣的地方喝酒過夜生活。所以沒在萊佛士酒店喝新加坡司令,我們的新加坡之旅還是有微醺這項經驗! IMG_0164 大廳一角,是引人注目的大酒櫃。CY說,在Divine Wine Bar Society的年代,大酒櫃還有Wine Fairy吊鋼絲取酒的噱頭。
 IMG_0162
看在書蟲眼裡,那大酒櫃要是是書櫃就好了。
 IMG_0165
不太懂酒的我,在CY的推薦下點了由倫敦乾琴酒(London dry gin)、黑刺李琴酒(sloe berry gin)、義大利甜苦艾酒(Italian sweet vermouth)、香檳、鳳梨以及檸檬調製而成的Café Royal Special。小小一杯價格可不便宜,喝起來有股藥草味。

其實喝酒不是重點,而是能夠在離開安亞伯多年後再跟老朋友敘敘舊,度過一個充滿笑聲的夜晚,一直到午夜過後才曲終人散。為這個夜晚再添色彩的,是SF開車送我們回國大宿舍時遇到臨檢。天啊,我在台灣跟美國都沒遇過,第一次被警察臨檢的經驗竟然獻給新加坡!不過喝杯小酒早就是幾個小時前的事了,我們全部都能安全且順利回到各自的家。所以,期待下回再聚囉(能再廝殺幾盤board game最好)!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連大廳都見不到—Raffles Hotel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