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2017

My First Bird in Singapore—白領翡翠

IMG_0671
2017年對我來說的關鍵字是「亞洲」,因為今年沒打算遠行,三趟中短程旅行計畫都在這裡。春節先去了吳哥看古蹟,昨天則剛從一星期的新加坡之旅回來。前五天去新加坡國立大學(NUS)開會,後三天半則是體驗這座赤道邊島嶼的自然與人文。每天早出(賞鳥)晚歸(站台報告、參加晚宴、看夜景或與朋友相聚),不停轉換學者/旅人身份,日日過得豐富無比。才短短一星期,卻有種已經出門好一段時間的錯覺,亢奮的情緒久久無法平復。每回旅行歸來,總要思索第一篇記錄的文章該寫什麼。愛好自然的我,頭一篇當然不會是新加坡地標魚尾獅(Merlion),而是白領翡翠(Collared Kingfisher)。

白領翡翠不是此行最特別、也非最美的鳥種,但牠是我在這塊吹著赤道風的土地上所見到的第一隻鳥。出發的那天,得趕早晨七點五十分起飛的班機。中午抵達新加坡後,轉搭東西線地鐵前往NUS西邊的地鐵站Clementi,再轉搭96號巴士前往校園。等到我們風塵僕僕在NUS的學人宿舍check-in完畢,往大會舉行地University Culture Centre(UCC)前進時,眼尖的JY在這個繁忙路口旁的樹上發現了一隻翡翠。定睛一看,這個有著明顯白脖子的鳥是新種—白領翡翠耶!趕著要去聽演講,手邊當然沒有長鏡頭,只好期待日後再相遇。開完會後跟網路上交流多年的新加坡鳥友Mantamola提起這件事,他說因為白領翡翠的叫聲很像笑聲,私底下幫牠取了「(笑翡翠)Laughing Kingfisher」的渾名。這一說,差點讓我一路被白領翡翠嘲笑到回台灣,因為明明很大隻(22-29 cm)又不稀有,那老是被熱氣薰霧了的眼鏡,讓我每回舉起相機都來不及拍到牠們的影像,只留下一串「哈哈哈」的笑聲遠去而已! IMG_0621 Mantamola安慰我,說在新加坡東北邊的Pasir Ris Park一定可以再見到牠。果然聽在地鳥友的話準沒錯,我們在這座有著紅樹林濕地、又像城市公園的廣大綠地中,遇見了好幾回白領翡翠。還在Tampines River遠遠瞧見正在捕魚中的牠!我也順利留下白領翡翠的記錄照,如果再沒拍到,應該真的會被恥笑,且被懷疑整個蔚藍手札的鳥照都是怎麼來的?

到目前為止,我見過七種翡翠(台灣1、美國1、香港1、沙巴3、新加坡1),其中白領翡翠屬於林翡翠(Tree Kingfisher)的一種。顧名思義,這是一種除了在岸邊外,也會出沒於林間與草地的鳥種,故食性也非常複雜,魚、兩棲爬蟲類、昆蟲與甲殼類都在牠的菜單之中。分佈地遍及亞洲與大洋洲。我很喜歡大嘴巴的鳥,白領翡翠也屬這樣的範疇中。如願見到牠後讓我信心大增,也鬆了一口氣,不然真要懷疑新加坡的鳥不喜歡我呢!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春天的藍鵲驚奇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