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2013

小白兔?盜墓者?我不知道你是誰啦!

又到了今年研究生新生找指導教授的季節了,每年這個時候,我總會收到各種讓人感到困惑的email,或是遇到基本應對進退需要加強的學生,索性在此來篇總整理,如果將來你也有需要找老師,也許可以因此避免讓他們對你留下不好的第一印象。

學術這條路,常要以email跟人做初步聯絡。不管是找碩博班指導教授、找博士後研究的老闆、邀請其他學校老師來演講、或是寫信跟世界上的科學家要實驗相關材料,第一步無可避免的都是寫email。試想,一個教授每天要處理許多大小事情,要讓他們在百忙之中讀你的信、回信,甚至找時間跟你面談,這封信寫得好壞絕對佔有重要關鍵。如果不知來者何人,或是錯字連篇不知所云,卻又擺出高姿態,幾乎可以讓人預測這傢伙進實驗室後,有很高的比例會適應困難。這封信被直接丟進垃圾桶的機會,當然也直線上升。所以,千萬別以為寫email事小,它是評斷學生性格和動機的第一步。根據這幾年的經驗,以下是我遇到會讓人想打叉叉的幾種狀況。

1. email的寄件人名稱非本名,而是各種奇怪的暱稱,像是小可愛、小白兔之類的。今年還遇到一個更扯的,暱稱多達33個字,而且是不明所以的字串(……悶油瓶盜墓理收保護費......)。見到這樣的信,先是嚇到,後來不禁懷疑這學生的精神是否正常。在這一行這麼多年,我們選擇是否要開信和回信的第一關,常是email帳號尾巴是否是edu結尾。是edu結尾,代表寄件人也是同行,討論的是正事。台灣的學生常跟JY與我抱怨,說學校提供的email信箱難用,所以寧願使用其他的網路信箱。如果此事為真,那至少跟老師溝通所用的信箱寄件人名稱可以正常一點嗎?我們不是你的同儕,沒有熟到可以知道小可愛、小白兔或盜墓者是誰啊!因為這類事遇多了,我們已經可以耐著性子先打開郵件,而非直接按刪除,但至少在信件最後該說你是誰了吧!然而,過去幾年也遇過從信頭讀到信尾,還是不知寄件人是何人的email,得解謎解半天呢!所以,除了寄件人信箱最好用本名外,也請記得信末要屬名,不然我真的不知該如何回信。

2. 姿態擺很高,卻不知自己對何種研究主題有興趣的詢問信。直接表明自己是外地生,不便前往錄取學校與老師面談,所以要老師回信介紹自己實驗室對學生要求的相關規定和研究的方向。不管是碩士班、博士班或博士後,都得在一間實驗室與老師朝夕相處很長一段時間驗。親自去該實驗室看看,與老師談談,評估彼此之間合不合適,是做決定的重要關鍵。不然,不就像經媒妁之言結婚,結婚當天才知另一半的長相、之後才知對方個性一樣嗎?如果真的有時間和經濟上的困難無法成行,現代科技這麼發達,跟老師提出說明後尋求電話或視訊面談的替代方案也並非不可能,老師也不會不近人情才是。沒有想到這點,不就代表將來實驗遇到困難,這個學生不會想辦法克服嗎?

3. 本來寄email給許多老師約面談,但中途可能備取上其他學校或決定加入某位老師實驗室,不說一聲就放原來約好面談老師的鴿子。別忘了,這圈子很小,以後說不定還會遇到。

如果終於順利聯絡上老師,也約好面談時間,又有哪些事會讓老師有所疑慮呢?

1. 遲到或早到。跟老師約好面談卻遲到,遲到後沒道歉也沒說明,完全是阻止自己進入該實驗室的最佳妙方。直接畫一個叉。然而,台灣的學生普遍都不覺得早到是件沒有禮貌的事。每年,都會遇到好幾個比約訂時間早十分鐘來敲門的新生,完全沒想到老師可能還在忙別的事。因為是面談,我總是按耐住性子,最後才善意提醒他們這樣不太好。

2. 不會自我介紹。幾乎每個來面談的學生,都不懂得該如何自我介紹。不是沒告訴你他的名字,就是缺了就讀大學科系的資訊。不然,就是對所謂做過的專題和進過實驗室所做的實驗,一問三不知。試想,這個時候是你讓老師想收你的最佳時機,要好好展現所學。如果都是我問一句答一句,且大多時候都是「我只是跟著學長姊做,但不知道為何要做這個」,就會讓老師懷疑這個學生是否有心讀研究所。

3. 問老師的第一個問題不是研究,而是每天工作時間和meeting規定。身為PI,當然希望收的學生是因為對自己的研究主題有興趣而來,而非實驗室好混與否。我最常問學生的第一個問題,是為何對我的實驗室有興趣。這個時候就是評斷他們是否有先做過功課,是否大概知道我實驗室的研究方向。我就曾遇過張冠李戴的,把我搞成別人。而且如果他們最在乎的,是老師對出席時間的要求,那要期待這個學生花心思在研究上幾乎是不可能。不過得在此聲明,我可沒要求學生一天做十二小時,一個星期七天這種奴隸制喔!我只要他們在正常上班時間出現在實驗室,該做實驗的時候不要找不到人而已。

有些人可能認為,學生不懂事、沒經驗,老師應該教他們。但別忘了,唸研究所的學生都早已成年,基本的禮貌和求學的重點是大學教授該教的嗎?連這種事都還要依賴老師,不就像要我們提醒學生想大小便要去廁所,不要拉在褲子上這類幼稚園就該學會的事一樣誇張嗎?這是你的人生,該為自己負責。何況,我們在研究科學,很多事情連老師都不知道,老是把老師沒有教掛在嘴邊,還是別走這條路吧!如果我沒記錯,當年被我畫叉叉,而進了其他老師實驗室的學生,最後還真的休學的居多。

以我不算長的經驗來說,一直希望可以學會如何看人,減少遇到地雷的機會,所以持續在觀察與學習,期待找到關鍵線索。一個講求精確和專業的工作,對於無心、無腦、不負責任甚至滿口謊言的容忍度是很低的。在一開始就篩選掉不適合的人,可以減少之後的痛苦。同理,如果你資質優秀,又對科學有興趣,就不該讓不合適的應對進退成了前進的絆腳石。況且,以上提到的事應該是各行各業都適用的。如果越來越不容易見到「正常人」,台灣整組壞壞去的狀況就真的不誇張了。

菜鳥教授手札上一篇“Yes, I can!

Labels:

2 Comments:

At 6/20/2013 12:22:00 PM, Blogger chanchiyio said...

受益匪淺 各領域皆適用啊

 
At 6/21/2013 12:54: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希望能有所幫助啊!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