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2013

人‧教堂‧東海岸

IMG_3041

一個週末的午後,JY與我驅車返家。從常收聽的電台聽到一段專訪,才知道在台灣的東海岸有座美麗的教堂,這座教堂竟然隱身在一所名為公東高工的技職學校中,而這所技職學校是由來自瑞士白冷會的錫質平神父於1960年所創立。在那個物質缺乏的年代,一群來自瑞士的教士和老師以歐洲的學徒制和「二元教育系統」,也就是理論與實習並重的教學方式,帶領東部的孩子學會木工與機械技能。學生的學習成果不僅在國內外技能競賽屢創佳績,更為台灣的木工和家具產業奠定基礎。本身也是天主教徒的台灣攝影師范毅舜,把這麼一則感動人心的故事記錄成「公東的教堂」一書。小小的台灣,竟還有這麼多我不知道的地方與歷史,即使那個當下只有聲音沒有畫面,已足夠讓我對公東的教堂和東海岸的瑞士傳教士產生好奇。回家後迅速上網訂了書,滿心期待可以見到影像與文字。

身為一個講求理性的科學家,其實我對帶有宗教色彩的作品有點抗拒。也許,是不知如何跟無法以邏輯和證據解釋的現象和生活方式共處吧!所以早在2008年范毅舜出版另一本書「海岸山脈的瑞士人」時,我雖有興趣,卻還是在書店翻閱的時候放回了架上。這回「公東的教堂」從建築之美和教育理念出發,讓我克服了抗拒心理。從閱讀「公東的教堂」時的悸動,到幾乎是噙著淚讀「海岸山脈的瑞士人」,滿滿的思緒已不知在內心翻了幾番。

長這麼大,對自己的瞭解越來越透徹,慢慢發現我的人生觀其實很簡單,只是「真、善、美」而已。對於人生路上發生的大小事,我只求最單純、無附帶條件的解釋。研究科學,只為求「真」,只想知道真理到底是什麼。所以當參加整合型計畫會議,聽到領頭教授說要大家腦力激盪找出發「好paper」的方法時,明顯不能認同。對我來說,那偏離了「真」。用同樣的角度看宗教,我對做善事是為了「積陰德」、「跳脫輪迴」、「上天堂」或甚至是「宣揚上帝之愛」也無法全心支持。總覺得那也是有企圖的,不夠「真」。但讀了離鄉背井在東海岸奉獻了一生、說了一口流利台語或原住民語、無私無我幫助東海岸的人們、最後自認是台灣人而不願返鄉養老、要長眠於這塊他們所致愛土地上瑞士會士的故事後,我深受感動。不再在乎是否認同他們的信仰和做這些事的理由,因為他們為這塊土地和居住其上的人們心中播下了一顆「善」的種子。而那座鮮為人知的教堂,則是「美」的表現。藝術家的心靈經過宗教焠煉後所呈現出來的「美」,多麼令人動容。即使非教徒如我,光從范毅舜所拍攝的教堂照片就能體會這座教堂獨特的美感。從「真」和「善」出發的「美」,果真是美的極致。不禁讓我感慨,台灣不斷傳出攝影比賽造假或破壞生態和傷害生命的生態攝影,那些照片(根本沒資格用作品稱呼)完全背離了「真」與「善」,一點也不美。

再回到公東高工的故事。書中提到在1966年時,學校董事會希望將公東高工升格成專科學校,但白冷會會長吳博滿神父大力反對一事。對於華人社會來說,會讀書、考上明星學校是成就一生的關鍵。白領階級比技職人員優秀的態度,根深蒂固。一直到今天,12年國教的推行、廣設大學和高教評鑑的各種亂象,也一再反應這種「唯有讀書高」的觀念。但對於白冷會士來說,當初創立公東高工是為了讓當地的學子學得一技之長來改善生活,而非成為高等學府的虛榮心。升格成專科學校後,會排擠當地原住民孩子的入學。將近50年過去了,瑞士人對教育的務實實在讓我們感到汗顏。廣設大學消滅技職體系,正讓現今的台灣嚐到苦果。一群不適合進入高等教育的孩子,不是在求學過程中飽受升學主義之苦,就是折磨在大學教育他們的教授們。將近五年下來,我的教學熱情幾乎被磨光。從一開始課堂中有許多孩子可以跟你熱切討論科學,到現在像是對牛彈琴、基礎極差。上完課的我不是興奮得兩眼發光,而是沮喪到想找人發脾氣。難道,我該向那些白冷會士學習,以愛為出發點,無怨無悔把不適合高等教育的孩子全都領回來教嗎?但,我這裡是大學,不是特教班啊!

翻騰的思緒,射向不同的方向,這竟是讀了兩本有關東海岸瑞士傳教士傳奇的結果。許多問題依舊沒有解答,也許這個夏天該啟程前往東部,在那個曾經有許多高尚靈魂生活和美麗教堂的地方,會悟出什麼道理來也說不定。

藝文手札上一篇“舞一曲生命之歌—流浪者之歌

Labels:

8 Comments:

At 3/27/2013 06:45:00 PM, Anonymous 聚水藏風 said...

很有意思!可以分享是哪兩本書嗎?

 
At 3/27/2013 06:51: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不是寫在文中了?

 
At 3/27/2013 07:49:00 PM, Anonymous 聚水藏風 said...

對對,剛回頭去看paper時才意識到海岸山脈的瑞士人是另一本書。稍早看時不知道怎的,只把這句話想成是個瑞士人(囧),sorry.

 
At 3/27/2013 08:06:00 PM, Anonymous treeamy said...

深有同感,真、善、美,是處世的價值觀。

但諷刺的是,為了堅持真善美,卻得經常在社會中與現實衝撞、掙扎與拉扯。

幸而前人為我們留下典範,在面臨挫折時,能靜心思考、體悟與學習。

到台東走走吧,這是個不錯的想法。

 
At 3/28/2013 01:36: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聚水藏風,
沒關係,也許是字太小了。

To Treeamy,
總覺得凡事從真善美出發,會成就一個美好世界。至於過程艱辛與否,就不是我們能掌控的了。不過以我們的個性,應該會堅持下去吧!

夏日台東行,呼喚我的聲音似乎越來越大聲了~

 
At 4/06/2013 07:08:00 AM, Blogger Marvelous Pine said...

有機會可以到白冷會、聖母醫院、公東高工走走!下個月我回台灣也會去白冷會找修士 :)

白冷會
http://www.smb.tw/
聖母醫院
http://www.st-mary.org.tw/index.php
公東教堂
http://chapel.ktus.ttct.edu.tw/

 
At 4/09/2013 12:15:00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Hello
我是【公東的教堂】作者范毅舜。
謝謝您的分享,很高興我的書能引起您的共鳴。
到東部走走,我相信那兒會給您很多能量
台灣教育的事的確嚴重
但只要個人火花不熄
就不會沒救,那火花就是您所說得【真、善、美!】的執著與追尋!
祝福您

范毅舜敬上

 
At 4/11/2013 01:48: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Marvelous Pine,
嗯,真的很希望暑假可以成行!

To 范毅舜先生,
真是太驚奇了,沒想到作者本人會在這篇文章留言呢!很好奇您是怎麼發現的?

我真的很喜歡您的這兩本書,不僅照片打動人心,文章本身也引人深省。希望將來有機會能持續發覺台灣這些美麗的角落和故事。也希望「真善美」能幫助我們繼續在世界打拼!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