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2013

大山下的候鳥驛站—金山

IMG_0143 問我為何喜歡賞鳥,也許鳥的美麗和優美的歌聲都是原因,還喜歡到曾經以此為題材做了幾年的研究。但真正讓我著迷不已的,其實是候鳥的遷徙。想想人類駕駛飛機遨翔天際,也是最近這一百年才達到的狀況。即使到今天,要能夠飛越大洋到世界的另一端旅行,還是得花大錢買機票,靠航空公司的專業才行。而候鳥們,仰賴基因的印記、環境的指引……等科學家依舊在研究的因素,小小的身軀可以年年飛越窮山萬水抵達過冬/渡夏之地,怎不讓人讚嘆不已?所以每年到了候鳥遷徙的季節,總會往北台灣的金山、野柳跑,看看能與什麼樣的候鳥相遇。 IMG_0376 這回的目標是金山。金山跟野柳一樣,對我來說都屬於又愛又恨的鳥點。「愛」的部分,在於這裡有機會見到稀有過境鳥。「恨」呢,則是對於入門級的鳥人來說,金山找鳥不算特別容易,常會空手而回;等到好不容易將金山賞鳥地圖建立好、鳥功也進步了,卻又得面對北台灣可怕的攝影棚砲陣。前一陣子從網路上的鳥況得知金山又有戴勝出沒了,讓我們再度鼓起翻越火山來到這個北台灣漁村的勇氣。將車停進金山青年活動中心,打算從此出發找鳥。一下車,就發現活動中心旁的樹下聚集了幾支砲,會是傳說中的戴勝嗎?一問之下,是有幾隻不普遍的過境鳥—花雀在附近活動。等我們在金山繞了一大圈找鳥後再度回到這裡,只見砲更多了。花雀大多在一旁桑椹樹冠層跳跳跳,要清楚看到牠們的廬山真面目還真不容易。但只見所有的砲都正對一根在陽光下的樹幹,我猜那裡早就被他們動了手腳,好吸引鳥兒下來覓食。果然,等了一陣子後,一隻穿著冬羽的花雀出現了,頓時如潮水般的快門聲不絕於耳啊!
 IMG_0415
在一旁裹足不前的,是母鳥。不管是公鳥還是母鳥,這種以「花」為名的雀鳥果真美麗,一身斑斕的羽衣在台灣出現的雀科鳥類中獨樹一格。 IMG_0267 幾次在金青賞鳥,我們慢慢建立在此的賞鳥路線。離開大門和活動中心後,我們以逆時針方式往海邊的露營區走去。沒多久,又遇到更大陣仗的砲群。往砲口的方向望去,果然又發現北台灣常見的拍鳥攝影棚裝置—草地中的枯樹枝。這回,他們等的是金翅雀。 IMG_0293 我們第一次抵達的時候,鳥還沒來。很怕這種陣仗的我們,當然還是逃之夭夭。等到繞了一圈回來,砲又不知多了多少支,快門聲更大了。 IMG_0275 只見一小群翅膀有金色斑塊的雀鳥在地上啄食鳥食,牠們正是傳說中的金翅雀。 IMG_0309
其實,有不少金翅雀就在一旁的樹上活動。賞鳥的樂趣之一在於找鳥,那種非要一張大頭照的拍鳥法,是我無法理解的心態。但「感謝」這群大砲的指路,讓我們這天在金青有兩種新鳥種紀錄。
 IMG_0218
其實每到冬季,我都會期待見到黑臉鵐的到來。乍看很像麻雀的鵐科鳥種,讓北台灣的冬季增色不少。
 IMG_0013
這幾次到金青,都見到了歌聲蠻動聽的短翅樹鶯。不算非常怕人,但老愛在枝葉間跳動的牠,著實讓我費了一番功夫才見到清晰的模樣。 IMG_0153 到金山賞鳥,除了金青外,還有清水濕地。從金青前往清水濕地,最簡單的方式是步行。從活動中心往海邊的方向走,來到露營地穿越聯外道路下的涵洞(很有通往1q84世界的味道),就會來到一條與海岸平行的步道。沿著步道往西北方走,即會抵達金青外的小漁村。漁村與海岸之間,是由好幾條溪出海口所組成的清水濕地。在這邊走上一圈,有機會見到不同於金青(以陸鳥為主)的水鳥們。 IMG_0078 就算鳥功或鳥運不佳,在這裡一定會見到在海口打魚的老鷹。 IMG_0065
而這天,不只有老鷹和大冠鷲,連魚鷹都出現了。 IMG_0164
從民宅旁爬上河堤眺望,上個月來的時候還見到了藍磯鶇。 IMG_0160
這回我們沿著堤防往上游走去,驚喜地發現河中有隻已經換上漂亮夏羽的琵嘴鴨公鳥。 IMG_0170 更棒的是,在如印象派油畫溪水中的,還有對白眉鴨,公鳥也已換上繁殖羽。這是我們第一次在台灣見到白眉鴨,第一次是在香港濕地公園遇見的。 IMG_0014 沿著河走了一段後,我們爬上磺清大橋,目標是到河對岸的濕地裡瞧瞧去。才在路口,一位正在耕地的老農就主動跟我們講該往哪裡找鳥。沿著他說的路轉進濕地中,遇到一位鳥人。跟他交換鳥況,他說附近的田地裡有一隻紅頭伯勞。紅頭伯勞在台灣屬於迷鳥,每次出現總會引起大砲追逐。之前就聽說金山出現了一隻,沒想到上個月我們到訪的時候還在,顯然這隻鳥整個冬天都在這裡。等我們抵達農地的時候,又遇到另一個提著鳥食桶的阿伯。他問我們要不要看紅頭伯勞(口氣好像鳥是他養的一般),順著他的視線望去,原來田中間還留有樹枝攝影棚。他在樹枝上放上一隻麵包蟲,要我準備好(準備什麼?拍鳥的飛行照嗎?)。果然沒等多久,在一旁竹林上的紅頭伯勞就翩然而至(默契真好啊!)。所謂鳥為食亡,這正是最佳例子。
IMG_0030
這是一隻紅頭伯勞的母鳥,完全被拍鳥客馴服了啊! IMG_0103 重回濕地旁的小路,發現遠方的田裡有隻孤單的小辮鴴。之前那位阿伯,顯然不識鳥名,直說這隻鳥像羅馬武士。 IMG_0119 其實這天我們是為了羅文鴨而來,但找了半天不見牠的蹤影,反倒是被我矇到一隻飛行中的跳鴴。不靠鳥況也沒有餵食,這不期而遇的新種讓我大大高興一場。 IMG_0123
濕地裡的生機無窮,除了鳥外,還有蟹族。 IMG_3033 澤蛙也來湊熱鬧。 IMG_3037 現在的我們,來金山不再空手而歸。但那些攝影棚還是讓我渾身不自在。本張照片就是金翅雀攝影棚的陣仗。更讓人不舒服的,是這些手持高檔相機和鏡頭的拍鳥人們。他們對於旁人的穿著(例如紅衣)、鏡頭和站的位置不斷出聲批評(其實那些人到底礙著他們什麼了?)。似乎沒穿迷彩衣或沒有大砲,就一定會把鳥嚇跑,就沒有資格站在他們旁邊一樣。到底在驕傲什麼啊???他們在那邊拍了一早上,正著拍反著拍,到底要怎樣才滿意?

不管如何,最近這幾次來金山還是有不少收穫。而戴勝,何時才有緣相見呢?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新朋友‧老朋友 @ 日本冬之旅

Labels:

6 Comments:

At 3/18/2013 07:27:00 PM, Anonymous treeamy said...

末張真是驚人的陣仗!
找戴勝,去金門吧!夏天,栗喉蜂虎也等著你呢!

 
At 3/18/2013 10:03:00 PM, Anonymous 阿芳 said...

這陣仗煞是有趣!

 
At 3/19/2013 12:19:00 AM, Blogger LuKerr said...

天啊,最後一張照片真的讓我傻眼...

 
At 3/19/2013 02:33: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Treeamy,
這也是為什麼每次要到北海岸賞鳥,都要考慮再三的原因啊!

如果今年夏天不遠行,金門真的可以是目標。

To 阿芳,
有趣嗎?雖然那天他們「罵」的不是我,但在一旁聽到那些話,還真不舒服。

To LuKerr,
不只是聲勢傻眼,態度也是。

 
At 3/20/2013 01:50:00 PM, Anonymous mrs.turtle said...

在這裡,很多行為都像大砲陣仗那樣畸形~

 
At 3/20/2013 03:13: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沒錯,畸形到讓人想大喊「夠了」呢!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