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2013

希特勒的孩子





有聽過Heinrich HimmlerHans FrankHermann GöringRudolf HössAmon Goeth這幾個名字嗎?許多人聽到這幾個名字,往往會不寒而慄。前三者是納粹德國時期的高官,後兩者是惡名昭彰集中營AuschwitzPłaszów的指揮官。他們共同的罪惡,是導致上百萬猶太人的死亡。試想如果是這些人的後代,繼承著HimmlerFrankGöringHössGoeth之姓,又得知了父執輩的血腥過去,該以怎樣的態度生活呢?

描述和紀錄那段人類黑暗歷史的影片何其多,這部名為「希特勒的孩子(Hitler’s Children)」的紀錄片則以加害人後代的角度,來重新反省過去並試圖找出往前走下去的力量。

Bettina Göring是希特勒副手Hermann Göring的孫姪女,她與弟弟面對家族罪惡的方式,竟是極端地採取絕育手術,只為了不再製造出更多的Göring惡魔。

Katrin Himmler是大屠殺推手Heinrich Himmler的孫姪女。她認為大屠殺之所以發生,在於有人相信血統論。如果因為她姓Himmler就相信自己帶有屠殺基因,不啻成為血統論的擁護者。所以她以積極正面的態度面對家族黑暗面,而選擇與大屠殺後代共結連理。

Niklas Frank是納粹佔領時期的波蘭總理Hans Frank的兒子。他選擇的面對方式,是出書批判自己的父母親,並在德國四處巡迴演講,將家族過往和自己的罪惡感一次又一次攤在陽光下。

Monika HertwigPłaszów集中營指揮官Amon Goeth的女兒。從沒見過父親的她,追問父親殺了多少猶太人而被母親痛打。

Rainer HössAuschwitz集中營指揮官Rudolf Höss的孫子,他的父親就是在可以見到Auschwitz火葬場煙囪不遠處的房子長大。他處理罪惡感的方式,是與大屠殺的後代一同探訪Auschwitz集中營,在那裡直接接受受害者後代的提問。

不管是以極端或溫和的方式面對這段歷史,他們都不是種族主義的支持者,更沒有假裝這件事沒發生,或要求受害者淡忘過去、甚至尋求原諒。雖然他們不是真正的加害者,要他們負責是不公平的,但他們還是深深在意這段發生在家族上的歷史,甚至充滿罪惡感,所以才會以各自的方式來面對。

完這段紀錄片,著實讓我感慨不已。在那段恐怖歲月前後,東方也在發生類似的事。然而東方的加害者後代似乎少有積極反省的聲音,不是否認到底,就是避重就輕,更別說深感罪惡和批判自己的父執輩了。會是因為東方受儒家思想影響,講求五倫,批判長輩得冒大不諱嗎?也許從之前大學生「質詢」部長,被罵沒禮貌,可以看出 一點端倪。也許你會說,那五個人只是特例,其實有許多人還是否認大屠殺。但不管如何,歷史不能遺忘,也不能造假。只有誠實面對和積極贖罪,才有往下走的動力,也才能避免錯誤再度發生。


生活隨想上一篇“因為這裡是我的家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