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2010

我的青春夢

DSCN2044
從小,我就是個不聽流行音樂、也不迷偶像的小孩。拿著CD在黑夜裡排隊等偶像簽名這種事,只會發生在當上低音號(euphonium)演奏家Steven Mead來我居住城市表演的時候。
IMG_0137
回頭想想,發現自己從小學開始,就不甘於平淡的生活。總是要在”常軌”中,追求另一個平行世界。在大學之前,這個平行世界是由音樂所構成。小學和國中時參加合唱團並擔任伴奏,高中和大學時則是加入樂隊和管樂團。出國流浪一直到現在,是玩部落格和拍照。那個想體驗不同世界的動力,讓我很幸運地學會了音樂家的語言和科學家的語言。
IMG_0138
現在,是安頓在科學家這個身份當中了。當年的青春夢,則成了一張張珍貴的照片。台北的各大演奏廳,都曾有我的足跡。
DSCN2128
高中玩樂隊玩不過癮的傢伙,上了大學後繼續加入管樂團。連畢業典禮,都穿著學士袍去擔任典禮樂隊。說真的,我當年每天待在活動中心的時間應該比在系上多。
DSCN2129
那時的社辦在舊活動中心二樓一隅,爬出窗外就可以上到山形屋頂,當個屋頂上的喇叭手。青春嘛,就是愛浪漫。
DSCN2127
很愛這張由薩克斯風學長拍的指揮照片。棟棟說:唱啊!用你的樂器來歌唱。
Euphtw
曾經跟著不同的樂團遠征香港和奧地利。從奧地利回來後,我去唸研究所,開始追尋科學家的生涯。愛音樂的伙伴們,有些真的轉行去唸音樂,現在都成了職業演奏家。
DSCN2061
去年聖誕節,台北青年管樂團邀請英國上低音號演奏大師Steven Mead來台演奏協奏曲。Mead先生是我最愛的上低音號演奏家,當然要去捧場啊!其實,我跟青管還蠻有淵源。家裡那把冬眠中的Besson 968專業級上低音號,就是青管指揮侯宇彪老師幫我從美國帶回來的。台上的團員,也有我的學姐和學弟。
DSCN2056
上低音號是個冷門樂器,大多只在管樂團裡出現,不容易聽到協奏或獨奏音樂會,也很難買到CD。青管把Mead先生請來台灣演出,實在是太令人興奮。他不愧是大師,與青管合作的兩首協奏曲,演來行雲流水。不管是音色還是技巧,都讓台下的大小管樂愛好者聽得如癡如醉。音樂會結束,等著要簽名的人排得好長。
DSCN2051
非常和藹可親的Mead先生不厭其煩地一一滿足大家的心願。
DSCN2075
當然,我也是追星族的一員啦!Mead先生在多年前也曾到安亞伯演出,當年他帶來的九張CD,全被我買回家。JY和我,特地在寒風中跑去Hill Auditorium的後門,拜託團員說我希望能得到Mead先生的簽名。他聽到我把CD全買了,大吃一驚,在其中一張CD上簽了名給我。這回在音樂會現場販售的五張CD,我當然也全包了。我跟他提起這段往事,他說還記得我!那要求與偶像合照,也不會太不好意思了。真的是一個重溫舊夢的夜晚啊!
IMG_0134
Mead先生充滿特色的簽名。
IMG_0136
說到上低音號的CD,真的很難找。走遍台灣各大唱片行,除了中華路上的佳佳偶爾會進一兩張日本版爆貴的CD外,可以說完全買不到,連這個樂器的分類都沒有。我雖然從沒立志要當音樂家,卻很積極收集上低音號的CD。十多年下來,不管是來自國外的唱片行還是網購,陸陸續續找到超過六十張的上低音號CD。其中Mead先生的,就將近二十張。我有自信誇口,台灣的上低音號CD收藏說不定就屬我的最齊全。

這則青春夢,就改個形式,繼續作下去吧!

藝文手札上一篇“人定不勝天,荒野才是天堂—讀「荒野天堂」有感

Labels:

16 Comments:

At 1/04/2010 07:23:00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Bravo!!! ^_^


** Music is the most beautiful language in the world~~~

Sue

 
At 1/04/2010 07:58:00 PM, Anonymous MochiMa said...

如果寒假有時間,看一下(如果已經看過,那就再回味一次)交響情人夢的日劇吧! :)

 
At 1/05/2010 11:46: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Sue,
深有同感啊!

To MochiMa,
有看過而且很愛喔!還為它寫了好幾篇文章呢~

 
At 1/06/2010 04:54:00 AM, Blogger Ross on the Road said...

有這樣的一段的音樂緣真是好:) Cool

 
At 1/06/2010 03:41: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有時真的很懷念呢!

 
At 1/07/2010 03:35:00 PM, Blogger kay said...

全方位的生活真好! 另外,貓咪的後面是誰,很有想像空間.ccc...

 
At 1/08/2010 11:00:00 AM, Blogger Euphtw said...

嘿嘿,保持神秘感比較好囉!

 
At 1/08/2010 01:21:00 PM, Blogger Eufmike said...

Hi,你好,我是長期在你blog潛水的讀者。當初在google上查詢euphonium,意外發現你的blog。很喜歡你拍的照片跟敘事方式,就這麼訂閱了一兩年。前一陣子看到版上留言的紛擾,希望你能不要受到鬧版者的影響,繼續寫下去。

Mead這場音樂會我也在場,是我這兩三年聽過少數讓我感動的銅管音樂會之一(上一次是German Brass的造訪)。一場音樂會,兩首協奏曲加三首安可,品質不打折,真的相當有誠意。Mead最近幾年的錄音品質不斷提昇,曲子也越吹越難,聽他的學生說他一天的練習時間不到四小時而已,實在想不透他怎麼同時應付教學、練習、演出(包含指揮)如此繁忙的生活,還能兼顧品質。

Euph的CD在台灣真的不好找,我相當能體會走進各大唱片行那種被邊緣化的心情,那種情緒往往是誘發日後變成無差別CD收集狂的遠因。如果你之後還有要收CD的話,建議可以跟賦格文化的老闆直接下訂(新CD他進不少,但是網路上架得很慢),老闆很阿沙力,價錢也算合理。

這是個在台灣很低調,演奏起來很高調的樂器啊~

 
At 1/10/2010 09:55: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Hi EUFMike,
很高興你浮起留言。你也是吹euphonium的嗎?

也謝謝你的資訊。上個星期我也剛好找到那家店,馬上就下訂單,昨天也收到CD了。沒錯,就是因為euphonium CD難找,造就我成為無差別CD收集狂。現在發現台灣有得買,又想多收集幾張了。至少,它的價格比佳佳便宜多了。

到你家逛了一下,攝影、單車和euphonium,發現我們還真是同好哩!

歡迎常來玩∼

 
At 1/13/2010 10:50:00 PM, Blogger Eufmike said...

是啊,真的是同好(我還有養兩隻貓),怪不得我會一直偷窺你的blog。我也是抓pipette長大的就是了.......。

我是吹euph的人,很幸運的現在還有在吹,以後不知道還能不能維持下去就難說了。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有買Matt Tropman的From the balcony,我很喜歡這張專輯,但是很少聽到有人收這張。很多Euphonium的專輯都給我一種演奏家在做功課累積曲目的感覺,但這張不一樣,簡單清楚,羅密歐與茱麗葉和西城故事。尤其是西城故事,讓人見識到euph跟bass、鋼琴、打擊可以合的如此天衣無縫。

很好奇你的968是哪一年買的,可以問一下序號嗎?

 
At 1/14/2010 12:10: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偷窺嗎?可以光明正大地看呀!

回台灣後,常在考慮要不要加入什麼市民樂團來保持興趣。但,這樣就得天天練樂器了。時間不夠用啊!要是台大有校友團,可能會更有動力一點。

的確,我有Matt Tropman的From the balcony。我想euphonium因為太冷門,所以專門寫給它的曲目有限。而專門寫給它的,都是協奏曲,炫技用的,不能太常聽。所有的演奏家要出CD,卻都會從這幾首曲子開始。一開始,我的收集策略是,每個演奏家都買一張。所以曲目很重疊。現在,開始要挑曲目了。很難說我最愛哪一張,但我最喜歡Mead的音色就是了。如果要找不一樣的,我推薦Kevin Thompson吹巴哈大提琴無伴奏組曲之類的。

我的樂器是1996年左右買的。至於序號,得回去找找。

 
At 1/14/2010 06:19: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968-798-746

 
At 1/17/2010 01:11:00 AM, Blogger Eufmike said...

之前在找樂器的時候有稍微做了一下功課,所以充內行的問你序號。不過真不巧,我手上的序號表只有到1985年。不知道你的樂器是不是英國製的?是的話,真的要好好珍惜XD,英國廠的Besson品質很好,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收一把80年代後期到90年代初期的Sovereign。

記得北一女有兩把Besson(忘記是967還是968),序號應該又更早些,聽說是很久以前跟博凱進的。我曾一度寫信給英國的Norman Music詢問那個時期的樂器,對方的回覆是「那時期的樂器像是gold dust」,二手市場不常見。不過前陣子經濟不景氣時eBay上出現不少,但口袋空空,失之交臂,相當可惜。

我也很喜歡Mead的音色,他近期的錄音比較接近現場音效(早年的Polyphonic實在很失真.....),音樂也處理的很有氣質。相較之下,David Child比較暴力,不過我也蠻喜歡的就是了。話說這次他來台灣,我厚著臉皮央求音樂系的朋友讓我去聽他的大師課,在青管地下室小小的房間裡,聽他吹Horovitz第一樂章開頭,完全是Virtuos專輯原音重現,當下的感動真是難以言喻,一直跟隔壁的朋友比手畫腳,比他們幾個主修的還開心。

事後回想,怎麼會那麼失態啊,我也變成追星一族了,XD。

 
At 1/17/2010 10:59: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不知是不是英國做的耶,會打上Made in UK嗎?不記得在樂器上看過。不過你還真認真研究。的確,北一女有兩把Besson,不過我也忘了是967還是968。說到博凱,它還在嗎?

沒錯,Childs家族都吹得頗暴力。有時會讓我覺得他們把euph當trombone來吹。最近剛買的一張David Childs吹的celtic音樂,就讓我頗感失望。以後,大概會有一陣子不買他們家的CD了。

所以,還是比較喜歡Mead。而且,他感覺起來人很好呢!

 
At 1/19/2010 06:09:00 PM, Blogger Eufmike said...

英國產的樂器長怎樣,說實在話我也忘了XD。印象中leadpipe側面好像沒有字樣的就是英國產的。或是看看右手握把右側末端是不是以一個斜切的角度焊在主體上。

博凱還在,而且Besson賣回去給Buffet以後,前陣子還有辦過大師課,Buffet的亞洲區經理也有到場。店也從金山南路搬到羅斯福路上了(不過我沒記錯的話,以前也是在羅斯福路上)。Euph的售價仍然偏高。

我覺得Childs家的音色聽起來比較暴力是為了適應銅管樂團的和聲,如果音色走Bowman那種路線,是沒辦法讓聲音在樂團上面。Mead長時間走獨奏路線,銅管樂團他只吹Battle Creek這種明星隊,可能比較沒有這方面的顧慮。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U8AOIbS_04
這是David Childs所屬Cory Band。可以看到他這時用的吹嘴還是Denis Wick的長號吹嘴喔(現在好像不是了)。

其實我最喜歡的是Derick Kane的音色(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也有買那張)。

 
At 1/20/2010 12:26: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側面嗎?我的樂器只有正面有Besson的商標。這樣是哪國做的?

我對博凱的印象,是在金山南路的大樓七樓。以前會去買活塞油。原來已經搬家了啊!

我有聽過Mead與Battle Creek的合作,他們好幾年前來過我母校表演,實在是很精彩。基本上,我還是比較喜歡管樂團的音響。

眼睛很利喔,我是有Derick Kane的CD。紅色的很好認!很久沒聽了,應該再拿出來複習一下。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