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2016

北海岸尋鳥之旅

IMG_0126 去年底聽說北海岸來了幾隻迷鳥,在將研究計畫繳交送出後,我們決定逆時針繞行北海岸去會會這幾隻稀客。 IMG_0091 第一隻大稀客,是紅喉潛鳥(Red-throated Loon)。顧名思義,潛鳥是一種可以潛入水中捕食的水鳥。體型介於雁與鴨之間的潛鳥羽色以黑白為主,趾間有蹼,全世界共有五種,主要分佈於北美與歐亞大陸北端。在台灣,牠們屬於迷鳥。看鳥書照片,身穿繁殖羽的時候頭頸羽色的質感看起來異於其他鳥種顯得非常光滑,讓人很想見上一面。旅居美國的時候,曾在冰河國家公園的Josephine Lake幸運遇見一隻普通潛鳥(Common Loon)。所以當聽到有另一種潛鳥蒞臨北海岸萬里,真是心癢難耐,恨不得可以馬上前去尋牠,深怕牠只是路過,馬上就會離開呢! IMG_0061 拜Google Map之賜,即使不知鳥的確切位置,根據網路上搜尋到的片面訊息以及四周景物,推估當時這隻稀客應該停歇於從萬里出海的瑪鋉溪。我們在一大清早來到流經萬里市區一帶的瑪鋉溪,果然證明我的推測是正確的,一隻紅喉潛鳥正在溪中閉目養神。 IMG_0129 已經被水溝化的瑪鋉溪溪畔築有步道,讓人剛好可以居高臨下觀察牠。 IMG_0120
紅喉潛鳥是潛鳥科中最小的一種,與其他四種潛鳥除了體型不同,還多了幾項特點。首先,牠不像其他潛鳥需要在水上助跑就能立刻起飛。第二,繁殖季時牠比其他潛鳥飛往更遙遠的地方捕食來養育幼鳥。第三,牠也不像其他潛鳥會把幼鳥馱在背上移動。 IMG_0071 迷途至台灣的這隻紅喉潛鳥顯然不太怕人,相當自在地在瑪鋉溪上飄盪,讓我們可以盡情觀察牠各個部位的羽色。 IMG_0108 牠有著尖尖的嘴以及比起其他水鳥比例更粗的頸部。 IMG_0097
可惜當時不是繁殖季,無法聽見牠充滿神秘感的叫聲。 IMG_0119 不管如何,牠真是我見過最萌的一種水鳥了。 IMG_0136
其實見到紅喉潛鳥就已心滿意足,不過既然來到北海岸,就一路巡鳥點吧!第二站,來到我又愛又怕的野柳。如果狀況對,野柳是個可以見到許多神鳥的地方。無奈自從開放中客觀光後,這裡無時無刻不塞滿中國團客與散客。每次要到野柳岬上尋鳥,都如逆流而上的鮭魚般得穿過重重阻礙。此外,這裡也常擠滿拍鳥攝影棚,各種失序的拍鳥行為讓人看了羞與為伍。不過這天不知為何鳥少,當然也不見拍鳥人,走到海岬盡頭只見到這隻形單影隻的藍磯鶇而已。 IMG_0194 告別野柳後,我們來到隔壁的金山青年活動中心。才剛停好車,就在入口處旁見到拍鳥陣仗。原來,另一隻傳說中的迷鳥赤頸鶇就在這裡。 IMG_0164
這隻赤頸鶇顯然已待在金青好一段時間,不知是不是被拍鳥人提供的食物給引誘留下的?前幾季跟鶇科的鳥很有緣,鳥書上的鶇鶇們都陸續相見。而這隻有著紅脖子的鶇,讓我們的鶇科鳥種又添一筆。 IMG_0199 來到金青,我們習慣順時鐘繞行園區尋鳥蹤。這回,難得與一隻鳳頭蒼鷹近距離相遇。 IMG_0210
這天上午天氣又陰又冷,逆光中尋鳥有時還真不容易辨別。在一棵樹上見到這隻鳥,一時無法判定牠的身份。回家在電腦上看,發現是隻過境鳥褐色鷚。又撿到一隻新種了! IMG_0249
從金青一路走到海邊的清水濕地,我們要去探探日前「逃家」飛到南港捷運站,又被送回濕地的笨鳥—西伯利亞白鶴。
 IMG_0215
前一年來看過還穿著亞成鳥黃衣的牠兩次,現在已是一身雪白。 IMG_0218
這天剛抵達的時候,牠在路旁的水田裡睡覺。醒來後,悠閒地伸伸懶腰、 IMG_0226
理理毛。
 IMG_0230
這隻沒有親鳥教導、搞不清楚方向亂飛的大鳥在被捕捉送往動物園過一夜後,腳上多了辨識身份的藍環。
 IMG_0277
為了保護這種稀有的鳥類,保全已經在清水濕地守護超過一年了。 IMG_0286
牠的出現,讓金山濕地保護多了一線希望。然而,我其實並不欣賞過度將牠寵物化和擬人化(渲染老農與白鶴「情誼」)的報導方式。牠是一隻迷途的野生動物,我們應該以對待野生動物的方式來與之互動。 IMG_0253 眼看南風逐漸吹起,今年牠會不會振翅高飛,回到西伯利亞的家呢? IMG_0304 回程在磺溪畔,遇見這隻漂亮的黑眼線白鶺鴒。 IMG_0322 回到金青內,又幸運遇上一隻戴勝。 IMG_0332 立起的羽冠每次都讓我聯想到北美原住民的頭飾。 IMG_0401 揮別金青後,我們前往最後一站三芝,因為這個冬天北海岸的另一隻稀客是丹頂鶴。前一次北海岸有丹頂鶴蒞臨是2007年,當時回台灣應徵工作的我還特地前去會會這一家四口大迷鳥。這回,只有一隻飛抵台灣。
 IMG_0355
其實我也不確定丹頂鶴位於三芝何處,只能依據網路搜尋到的訊息找鳥,以及抵達附近時留意是否有不尋常的車輛停靠而已。很幸運的,我們順利在距離海邊有段距離的田野間找到了牠! IMG_0363 比起西伯利亞白鶴,這隻丹頂鶴的行為正常多了,也就是不會主動親近人,而躲在後方有芭蕉林的田邊。為了保護牠不受瘋狂拍鳥人騷擾,當地也組成巡守隊。不過據說後來在農曆年間,也許因為受到爆竹的驚嚇而飛離了台灣。

收穫非常豐富的一天,所有的目標鳥種都見到。眼看已近賞鳥季的尾聲,不知還來不來得及與春過境的水鳥再會會呢?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過境季的大園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