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2014

來一杯越式冰咖啡吧!

IMG_4611
第一次認識越式冰咖啡,是大學時期。暑假的午後,常跟吹法國號的同學到台北青年管樂團鬼混。當時的青管,還兼做咖啡館。其中一款名為「非常好喝冰咖啡」,就是照片中這種越式冰咖啡。與其他常見冰咖啡不同,在於咖啡粉先置於玻璃杯上的金屬滴漏器中,加水慢慢濾滴進底下放著冰塊和煉乳的玻璃杯中。得滴上好一陣子,經攪拌後才可飲用。因為煉乳的奶味和甜度,使得這樣一杯冰咖啡香濃好喝,讓我每次探訪越南餐館都會點上一杯。也因為需要時間滴漏,它總是比餐點更早上桌。一邊吃飯一邊望著一滴一滴的咖啡濾出,吃飽後,咖啡也正好可以享用。

最近又有一篇paper被接受,那是我第二位碩士班學生的研究成果。回頭想想,我雖然是個很沒耐性的傢伙(這樣其實很不適合當老師,因為得不斷反覆講述同樣的東西),對於各個階段感興趣的東西最終把它完成,倒是很有韌性。當年唸碩班的時候,去美國開會貼壁報遇到一個瑞典博士後來嗆聲,說他的研究跟我的一樣,且已經投到某期刊去了。我那個自認為很有展望的研究,就這麼慘遭scooped。不過,去美國唸博班後,把那個分子的研究換一個地方做出來,照樣發在那瑞典人的期刊中。雖沒有加倍奉還,也算扯平。去年實驗室第一個碩士班學生發的paper,是我寫博士論文時所產生的想法。另一篇與JY一起指導的博士班學生所發的paper,則是實現大學時的心願,發一篇有行為實驗的paper。而剛被接受的這篇,也算了卻一則未盡之夢。透過碩班當飯吃的技術,以及博士後對某分子產生的假設,完成了一個研究。小實驗室速度實在快不起來,但都沒有浪費資源和想法。頭兩個碩士班把前兩個國科會計畫完成出paper,真可說是台灣奇蹟啊!學術之路的起頭是A領域,後來一路做到B領域去。就像越式冰咖啡般滴水成涓,現在A、B領域的paper都有,忝稱自己是AB學家應該不會太誇大吧?

亞成鳥教授手札上一篇“亞成鳥長成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