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2013

京那巴當岸河-7—烈日當頭

IMG_0976 在赤道邊上賞鳥,每天的心情總在遇見新種的興奮與氣候濕熱造成的不適間拉鋸。早上九點過後日頭高高掛,即使有京那巴當岸河水調劑,氣溫還是節節上升。不過都遠道而來了,當然要鼓起勇氣與烈日對抗,抹上防曬油穿上救生衣出發找鳥去。我們順流而下,再轉入河面較小的支流,探查這一帶的動物狀況。 IMG_0965 根據Thomas和瓦修介紹,京那巴當岸河是有鱷魚出沒的,所以遊河其間千萬不能把手伸出船外和放入水中。但是,一睹京那巴當岸河惡名昭彰又被暱稱為Franky的大鱷魚或大蟒蛇風采,可是大家的目標之一。在氣溫高升的河面巡曳不久,水面上的動靜讓大夥興奮了起來。不過這隻色彩斑斕的爬蟲體型小多了,不是Franky也非大蟒蛇,只是正在游水的蜥蜴罷了。 IMG_0926
會轉入小河道,是為了尋找據說在該地曾被目睹過的婆羅洲地鵑(Bornean Ground-Cuckoo)、綠胸八色鶇(Hooded Pitta)和棘毛伯勞(Bornean Bristlehead)。在神鳥出現之前,一隻小禿鸛(Lesser Adjutant)從頭頂飛越。 IMG_0935 今天清晨曾一瞥晨霧中高踞枝頭的牠,這回可看清楚廬山真面目了。 IMG_1005 氣溫一高,黑腹蛇鵜(Oriental Darter)也開始曬翅膀。 IMG_1008 每次見到這種身型的鳥,都會聯想到史前動物。 IMG_1012
真想目睹牠們以又尖又長嘴巴刺魚的畫面。 IMG_3768
進入支流後,船夫又把小艇駛入更窄的河道。 IMG_3779 將船靠著岸邊停妥後,Thomas開始放鳥音引鳥。 IMG_3789
曾做過鳥類研究的我,當然知道鳥類以鳴唱宣示領域和吸引配偶,也因此對於同種鳥類的聲音非常敏感。一有同類歌聲出現在自己的地盤,絕對會出來瞧瞧侵門踏戶的傢伙。 IMG_0950 但此刻,我寧願相信Thomas是個魔法師,在叢林的深處以法力召喚鳥兒現身。首先播放的是綠胸八色鶇的歌聲。在又熱蟲又多的叢林裡,果然逐漸聽到綠胸八色鶇的歌聲越來越近,牠正在回應Thomas的呼喚呢!忽然,一個綠影飛過眼前,停歇在小艇前的橫枝上,好美啊!在大家正要發出讚嘆聲的同時,牠又如幻影般飛離。這短短兩秒鐘的夢幻身影,正是綠胸八色鶇。影像紀錄,當然沒人來得及留下。 IMG_0942
至於婆羅洲地鵑和棘毛伯勞,則是沒聲沒影。在早餐過後的尋鳥歷程中,只見到了紅頭縫葉鶯(Ashy Tailorbird), IMG_1026 和這隻不知是誰的鳥(有人可以幫忙確認嗎?)。 IMG_3799 這個上午的收穫豐碩,讓我們對此地的動物多樣性印象深刻。但還是發現京那巴當岸河飽受開發危機,油棕田已經迫近到河邊。不快在生態與經濟間尋得平衡,將來還見得到這些動植物嗎? IMG_3795 看看手錶已是中午時分,氣溫熱到讓人無法待在室外。姑且先逆流而上回旅館午餐和午休,下午再繼續京那巴當岸河的探險吧!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京那巴當岸河-6—早餐篇

Labels:

3 Comments:

At 10/01/2013 05:05:00 PM, Blogger ~mantamola~ said...

看身影很像bulbul.很抱歉從照片沒下判斷是什么鳥。

 
At 10/01/2013 07:53:00 PM, Anonymous 阿芳 said...

我剛從印度回來
天氣熱真的很累人!

 
At 10/02/2013 01:11: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Mantamola,
我也覺得像bulbul,但還沒研究出來哪一種bulbul的嘴巴這麼細這麼彎。

To 阿芳,
印度應該是個讓人又愛又怕的地方吧!希望有機會可以去探探。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