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011

山海之濱的城市

Seattle
最近在整理西雅圖時期拍的鳥照,打算為了慶祝學期結束,再來做兩本以野生動物為主題的書。深深體會到西雅圖人與台北人對待自然的態度是如此不同。

西雅圖,一座人口約62萬的美西大城,卻擁有得天獨厚的環境,東西兩岸分別被湖水與海水圍繞。在水之外,還有Cascade和Olympic山脈屏障。說她是一座被自然擁抱的城市,一點也不為過。距城市中心不遠處,保有以植物園為主體、面積不小的濕地。在這裡,人們可以靠步行和划船進入濕地核心,與野生動植物近距離接觸。在這樣的環境成長,人們從小習慣自然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架設餵鳥器來吸引野鳥,是尋常人家前後院的風景。在這裡,不會為了一隻迷鳥的出現,引起大砲追逐的陣仗;不會畫一塊區域成為保育核心區,禁止一般市民進入;更不會把濕地破壞改蓋科學園區,然後設立一些所謂的人工濕地來充場面。反觀台北,看水鳥得到所謂的華江橋雁鴨公園或關渡自然公園。到了之後,不見得看得到鳥之外,環境還又髒又臭。濕地裡的許多區域,一般人也不得其門而入。為了讓大家斷念,乾脆把濕地破壞蓋科學園區,再建設一些讓總統稱讚看起來”很自然”的人工濕地。或是有副總統級的人物,散佈賞鳥會得禽流感的錯誤觀念。跟別人說我們週末去賞鳥,見到的往往是鳥有什麼好看的?鳥只會吵人清眠的表情。兩相比較之下,不禁感嘆這兩座城市的人對自然觀念真是大不同。

真的認為,對自然的態度反應一個國家進步與成熟的程度。而台灣,對自然的想法大概與對民主一樣,還幼稚的很呢!

西雅圖手札上一篇“White Christmas

Labels:

3 Comments:

At 1/11/2011 09:09:00 PM, Anonymous treeamy said...

寫得真好。

什麼時候,這座島嶼的人們才能學會尊重、善待土地與自然呢?

 
At 1/12/2011 10:07:00 AM, Blogger ALOHA said...

這個島上的人很多是19、20世紀“被迫”移民過來的。19世紀的移民還好,20世紀那批最糟,他們根本就是逃難來的。所以台灣人難民性格很重。他們即使現在日子已經過得不錯,但還是怕會餓死,心裡只想賺錢,眼前能撈多少就撈多少,下一代的事他們根本不會去關心。再加上對土地沒有認同感(這一點越晚期的移民越明顯),所以像是尊重自然、永續經營這種事,他們根本無法是無法理解的。

 
At 1/12/2011 01:51: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To Treeamy,
我也很想知道。

To Aloha,
其實很不想以這種方法來解釋,但對土地沒有認同感而任意剝削與破壞環境,倒是很有可能。另外,就是我們的社會短視近利,只貪圖眼前的"財富",而不擔心破壞和污染環境,其實會影響自己。這一切,應該是教育和風氣有關。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