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2020

集教堂、清真寺、與博物館於一身—Hagia Sophia

IMG_0060 在伊斯坦堡,基本上只要有兩卡在手就可以爬爬照。其一是類似台灣悠遊卡的交通票卡Istanbulkart,另外是參觀各大博物館的Museum Pass Istanbul。有了後者,不用傻傻每個景點排隊買票,直接感應博物館卡就可通過閘口入內參觀。聖索菲亞大教堂(Hagia Sophia),即是其中一個可以使用博物館卡的古蹟。 IMG_0036 我們從教堂前廳(narthex),正式進入聖索菲亞大教堂內部。這棟大建築,歷經時代更迭與宗教轉換,裡裡外外都是1488年下來的歷史痕跡。位於過去皇帝專用出入口「帝國大門」之上,有著可說是拜占庭代表藝術的馬賽克拼貼。製於九世紀末、十世紀初的帝國大門馬賽克,是出生於866年的拜占庭皇帝Leo VI向耶穌基督躬身行禮的圖像。基督手上的書,有「Peace be with you。I am the light of the world。」的字樣,象徵祂賜福予皇帝。穿過此門,我們彷彿也穿越時光隧道回到過去。 IMG_0089 IMG_0049
進入挑高的教堂大廳後,首先會被那些低低吊著的燈給吸引。 IMG_0061 我不記得在歐洲的教堂內見過此景象,反而是在之後幾天探訪的清真寺看到類似的元素。不是基督教與伊斯蘭教的信徒,我無從説光在這個宗教空間裡的意義,只是一邊唸著剛剛見到的「I am the light of the world」,一邊想著宗教就是信眾的人生指引啊! IMG_0041
一朵朵的吊燈,像花一樣。
 IMG_0044
配上圓柱與圓拱,這個散發著金色光芒的大廳十分莊嚴。 IMG_0059 帝國大門上方、正對教堂半圓壁龕(apse)的,是皇后涼廊(Loggia of the Empress),皇后與宮廷女眷們可以在此觀看典禮進行。 IMG_0040 IMG_0882 透過六角形吊燈看圓頂,別有趣味。 IMG_0042 圓頂之下,有好幾面直徑7.5公尺的黑底金字大圓盤。圓盤上寫著真主阿拉、先知默罕默德、四位默罕默德繼承者及伊斯蘭教領袖(稱為哈里發),以及其兩位孫子的名字。 IMG_0922 即使看不懂阿拉伯文,那書法真是美啊!有了這八面圓盤,讓人不得不注意這座教堂被轉變為清真寺使用的歷史。
 IMG_0896
圓頂上的另一項拜占庭元素,是四邊的三角穹窿(pendentive)內有最高級別天使—熾天使(seraph)的壁畫。熾天使的形象很特別,往往為六翼。 IMG_0065
沿著中殿一路來到頂點處的半圓壁龕,這裡有西元六世紀聖母與聖子的馬賽克拼貼。 IMG_0066
其下,則再度出現伊斯蘭元素—敏拜爾(Minbar)。階梯狀的敏拜爾,是清真寺內神職人員講道之用。 IMG_0900 前方的地板,有被稱為「世界中心(Omphalion)」的大理石拼貼地板。當年的皇帝與蘇丹們就是在此進行加冕儀式。 IMG_0887 中殿兩側,設有側廊。 IMG_0047 天花板繪有早期的十字架圖案,感覺十分神秘。 IMG_0069
接下來順著坡道來到二樓,從另一個角度欣賞這猶如西洋油畫的空間。 IMG_0086 IMG_0072 二樓迴廊邊有蛇紋石(verd antique)圓柱支撐。 IMG_0074 還是很喜歡教堂裡這些線條優美的吊燈。 IMG_0079 二樓迴廊最精彩的特色,在於這裡保存著一些馬賽克拼貼。殘缺的「Deësis」,由耶穌基督、聖母與施洗者約翰組成,推測製於1261年。比起其他較為早期的馬賽克拼貼,三聖的表情柔和自然,因此被譽為教堂內最精美的馬賽克拼貼。這幅壁畫,是為了慶祝結束羅馬天主教57年的統治、回歸東正教信仰而設。 IMG_0929 比它早一世紀的,是製於1122年的「Comnenus」。位於這幅馬賽克拼貼正中的,是身穿深藍色長袍、抱著聖嬰的聖母。其右側是皇帝John II Comnenus,左側是來自匈牙利、有著一頭金髮的皇后Irene。他們各向聖母獻上錢包與捲軸,象徵對教會的奉獻。 IMG_0931 再往前推進一世紀,則有「Empress Zoe」。這幅11世紀的馬賽克拼貼,中間為拿著聖經的耶穌基督,其左右分別是拜占庭女皇Zoe,以及其夫婿Constantine IX。他們也是向基督奉上捲軸與錢包。基督頭部兩側的文字「IC」與「XC」,為「耶穌基督」(Iēsous Christos)之意。可以想像在教堂被轉變為不准出現人物與動物圖像清真寺時,這些深具歷史與藝術意義的馬賽克拼貼全被塗上灰泥遮起。直到1935年轉為博物館時,才得以重見天日。 IMG_0923 除了馬賽克拼貼外,在二樓迴廊還可近距離欣賞圓頂內的鑲嵌天花板。 IMG_0910 以及將大理石對半剖開露出美麗紋路的壁面裝飾。 IMG_0934
一圈看下來,讓人大呼過癮。大教堂之所以名為聖索菲亞,是為了彰顯耶穌基督所象徵的神聖智慧(Holy Wisdom)。不管信仰為何,何人當政,身為後人的我們真的很需要大智慧,來保存這座見證東西交界處豐富歷史的建築。在它又被轉變回清真寺之際,不禁感嘆其多舛的命運不知又會如何飄搖呢?

難得小旅行上一篇“再次見證歷史?—Hagia Sophia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