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2021

野柳之春

IMG_0095 被疫情困在家裡的此刻,更加珍惜每一回到野外走探的機會。三月底的野柳之旅,鳥況普普,那就把視線放在其他的生物身上吧! IMG_0111 海岸常見的大白斑蝶,依舊在步道邊翩翩起舞。 IMG_8876 迎風面的野柳岬,森林底層長滿各種植物。 IMG_8868 

天南星科植物申跋,三片葉子的模樣讓我有外星生物的想像。 IMG_8840 菝葜的葉子油油亮亮。 IMG_8815 即將進入仲春,繁花盛開。 IMG_8816 台灣海桐是常見的海濱植物。

 IMG_0088 

步道邊有不少南國小薊。 IMG_8854 IMG_8824 看來蟲蟲很愛呢!

 IMG_0084 IMG_8849 刀傷草也是台灣低海拔常見野花。 IMG_8843 我很喜歡堇菜像隻小蝴蝶的花型。紫色的是短毛堇菜。 IMG_8872 台北堇菜? IMG_8870 黃花酢醬草。 IMG_8845 IMG_8860 爵床。 IMG_8864 紅梅消。 IMG_8878 杜紅。

植物實在不是我的強項,要當個什麼都認識的博物學家真是不簡單! 

台灣旅行手札上一篇“赤峰.中山散策

標籤:

6/22/2021

過境季前的野柳岬

IMG_0017 本季第三回北海岸賞鳥行,選在過境季即將展開前的三月底。 IMG_0005a 這回不走高速公路,改成翻過風景優美的火山群。照例,在八點前抵達野柳。台灣的春天容易起霧,此刻在岸邊迎接一天之始的是Gray Heron。 IMG_0014 而Great Cormorant已經迫不及待往海的方向飛去。 IMG_0179 猶如野柳吉祥物的Blue Rock-Thrush依約出現。 IMG_0170 這回不拍牠的大頭照,改與地景一同入鏡。 IMG_0118 從豆腐岩上空飛過的Little Egret。 IMG_0052 

崖邊的Osprey蓄勢待發。 IMG_0057 IMG_0063 果然不久就起飛打獵去。

 IMG_0041a 

這天在野柳最大的收穫,是在神桌遇見一年大的Red-flanked Bluetail公鳥。比起更年長的同類,身上的藍才正要隱約顯現。

 IMG_0021 

與牠一同出現的,是這一季也頗有緣的Red-breasted Flycatcher母鳥。 IMG_0051 雖然名字有「紅胸」,母鳥卻沒有這項特徵。 IMG_0142 鳥書說牠是稀有冬候鳥。 IMG_0149 趁著牠大方現身,好好觀察個夠。 IMG_0073 今晨在神廁出沒的,是Daurian Redstart母鳥。 IMG_0075 中文名為「黃尾鴝」的牠,從背後看就可以理解了。 IMG_0102 這天的野柳依舊清幽,鳥兒也放鬆。 IMG_0086 一路往岬角盡頭走去,遠方的基隆嶼猶在晨霧裡。 IMG_0093 快到涼庭前的石階上,遇見一隻傻呼呼的Red Collared-Dove。輕聲跟牠說「不能大喇喇地站在無遮掩的步道上啦,會被猛禽抓走」。

 IMG_0097 

一群嘰嘰喳喳的Swinhoe's White-eye則對牠視若無睹。

 IMG_0140 

回程走「北橫」,鳥況依舊普普,顯然過境季還未開始。以這隻Taiwan Scimitar-Babbler為這季第三回的野柳行畫下句點。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大雨傾盆的北海岸賞鳥行

標籤:

6/21/2021

相思巴黎.常玉展

1 三級警戒超過一個月,自囚的生活透過藝術,讓心靈猶能不受時空拘束。要不是全球疫情肆虐,原本去年夏天會首次踏上蘇格蘭的土地。健行、賞鳥之餘,也一定會去博物館探探。而明年原定的巴黎行,在不知何時會打到疫苗的此刻,還充滿未知數。很想逛美術館的心,只能先透過2018年去過、倫敦National Gallery的線上藝術史講座獲得撫慰。最近聽的一個,是關於梵谷的名作「向日葵」。而這幅畫,讓我不禁想起2017年在台北歷史博物館欣賞過的常玉展。 

出生於1901年中國四川的常玉,在1920年赴法習畫後定居於巴黎。他的油畫作品深受東西方藝術的影響,融合書法、水墨的線條與野獸派的狂放顏色與構圖,風格獨樹一格,多次在法國沙龍展出。長居巴黎的他,1963年獲時任教育部長黃季陸的邀請,打算來台任教,並於史博館舉辦個展,而先行將42幅畫作寄送來台,原本擁有中華民國護照的他則打算先去埃及旅遊。然而在那個世界局勢劇烈變動的時代,這本護照不受埃及承認。不知是不是藝術家性格的天真,為了成行他改去中國領事館申請護照換發。那本中華民國護照在他埃及遊結束後,中國領事館當然不會還給他。少了護照,台灣行就此幻滅。二年後(1966年),他不幸發生煤氣中毒意外過世。那42幅作品,就這麼莫名其妙成了史博館的館藏(真的可以這樣喔?)。這回,是他過世五十年、多件作品修復後的紀念畫展。 6 這次的畫展依主題,主要分為三部分。其一是「動物與風景」。站在這幅名為「新月」與刊頭「馬」之前,可以立刻被那濃郁的用色卻又構圖單純的畫作所震攝。 4 這幅彷彿東非大草原上的花豹作品,名為「繪畫」。 8 第二個主題是「人體」。這幅「四女裸像」同樣以純色為背景,以簡單的黑線勾勒出女體,不難想像為何常玉會被譽為「東方的馬諦斯」。

 3 

第三部分為「靜物」。一般來說,我不是靜物畫的愛好者。然而說也奇妙,常玉的作品我最愛的卻是他的靜物。 

 5 

前一張作品「菊」與這幅「盆栽」,都是在大紅背景前呈現種於盆中植物姿態。 2 而這幅帶著迷幻感的「瓶花」,就是讓我聯想到梵谷「向日葵」的畫作。黑色線條所呈現的花朵,充滿戲劇張力。

 7 

「花鳥」的線條依舊簡單,卻滿是想像空間。 

這是我第一次欣賞近代華人畫家個展,對於作品驚豔無比。最近二十多年來,他的作品逐漸受到世界注目,在國際拍賣市場的成交價也因炒作而屢創新高。也許因為如此,在常玉展的同年,他在四川的姪子常錦茂告上台灣法院來主張畫作的繼承權。據我查到的資料,目前常錦茂敗訴,原因在於在常玉過世後二年沒有討還畫作,被視為拋棄繼承權。但這其實有時代因素,最後結果依舊未定。而這段插曲,為常玉傳奇的一生更添話題。 

藝文手札上一篇“跟著浮世絵畫師旅行去—江戶風華│浮世絵五大師展

標籤:

6/18/2021

Fly in time—鳥類古書頁收藏

3 也許來自西方電影的印象,總覺得舊時代貴族、仕紳宅邸牆上掛著的鳥類圖像很有氣質。所以在那個恍如隔世、人們還可以自由穿梭國境的年代,每次在古董市集與販售古書頁的攤子相遇,在價格許可的範疇下,我總會挑個幾幅帶回台灣裱框,試著把家裡的角落佈置成夢想的畫面。 4 

2018年的英國之旅,光是倫敦就待了快兩星期。當時當基地營的公寓式旅館,步行即可達在諾丁丘(Notting Hill)舉行的Portobello Market。一早在人群尚未大舉湧入之前,在街邊遇見一個專賣古書頁的攤子。目標是鳥的我,當然專注搜尋這個主題的那一疊。最後挑了三張由Blakston, W. A.、Swaysland, W.與Wiener, A. F.所著、出版於1878年的「The Book of Canaries and Cage Birds British and Foreign」這本書的書頁。回台灣去裱框店訂做了兩個不同風格的木框(刊頭與本張照片)掛起,頓時很像一回事呢!裱畫原本都走簡約路線的我,發現古書頁其實更適合華麗、古典一點的框。

 1 

而最早入手的鳥類古書頁,則來自美國華府的國會山莊區(Capitol Hill)的東市場(Eastern Market)

 2 

這兩張古書頁的歷史稍微年輕一點,不過也超過百年,它們出自出版於1910年、由Arthur Landsborough Thomson所著、George Rankin繪圖的「Britain's Birds and Their Nests」。Thomson爵士不僅是蘇格蘭的醫學研究者,同時也是個業餘鳥類學家,專長是鳥類遷徙,有多本關於鳥類的著作。這些賣古書頁的攤子,並不會告訴你太多書頁來歷,了不起只會標注「保證超過百年」幾字罷了。所以尋到寶後,透過書頁上的少許文字找到原書名與作者,是很有趣的經驗。

在這個無法在空間中旅行(甚至連家門都出不得)的時期,只好跟著鳥兒穿越時間,覓得自由。話說去年一整年,我們網購了許多鳥類相關的歐美舊書。也許有機會該開個專欄來介紹一番!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大雨傾盆的北海岸賞鳥行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