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2020

Keoladeo National Park中央大道Day1-4

IMG_1415 以生態為主的旅行,最大的樂趣就是不知道會與什麼物種不期而遇。而大自然風光,又比人工的耐看。難怪我輩中人總是樂此不疲。現在因為瘟疫盛行,鳥人們被禁足,只好回味印度行的一切了。 IMG_4043 這個午後,我們繼續深入公園的核心地帶。 IMG_1236 發現以濕地為家的物種,還有體型很大的鱉。 IMG_1451 一隻隻跟綠蠵龜一樣大的鱉,在湖中小島曬太陽。 IMG_0955 IMG_0849 早上遇見的那隻蟒蛇,也還在老地方。午後也許熱機夠了,露出來的部位多了些。 IMG_1124 這個下午哺乳動物中最大的驚喜,是這隻印度豪豬(Indian Porcupine)!這是我第一次在野外與豪豬相遇。全身長滿硬刺的牠,體長約70-90公分,主要分布於中亞與西南亞。 IMG_0933 IMG_1102 在草澤區,午後有更多的Wild Boar出來覓食。 IMG_1071
非野生動物同好的朋友,總是不解地問,要看動物去動物園就好了呀,何必這麼辛苦? IMG_1412 然而動物本就該在牠們原本的棲地生息,才能觀察到最自然的行為。 IMG_1427 眼前鹿群在草澤安詳覓食的畫面,可是動物園見不到的。 IMG_1589 這個午後鳥類方面最讓人難忘的,則是湖中小島樹上假寐的Dusky Eagle Owl。 IMG_1587 體長58公分的牠身形不小,有著令人印象深刻的粉紅色眼皮。 IMG_1566
牠們主要分布於南亞與東南亞。
 IMG_1576
注意看,成鳥左下角有個巢,巢中站著毛絨絨的幼鳥呢! IMG_1466
從搭上巴士往來印度鄉間開始,就注意到路邊電線上常站著很像台灣樹鵲的鳥。 IMG_1706 來到Keoladeo,總算可以「腳踏實地」好好近距離觀察這種名為Rufous Treepie、印度次大陸原生的樹鵲。顧名思義,牠身穿橘衣,並有著黑白相間的長尾,是種讓人印象深刻的鳥。 IMG_1506 另外一種橘色系的鳥,是Black Redstart的母鳥。 IMG_1511
非常大方的牠,站在中央大道旁曬太陽,謀殺了眾人的記憶體。 IMG_1371 這個早上為了拍牠掉下「屎坑」的Pied Bushchat,再度出現在眼前。這種鳥,一輩子都忘不了了。 IMG_1422 Oriental Magpie Robin,在台北的公園不時可見,但在台灣算是外來種。 IMG_1113
拍下這隻伯勞的時候,以為是老朋友Long-tailed Shrike。仔細觀察羽色,發現背部咖啡,臀部白色,其實是隻Bay-backed Shrike呢!只出沒於南亞的牠,當然是新種。 IMG_1556
聒噪的Rose-ringed Parakeet,如影隨形。 IMG_0822 固守家園的White-throated Kingfisher,依舊在老地方。叼根草的模樣,非常飄撇。 IMG_1621 站在美麗背景前的,則是小翠Common Kingfisher。 IMG_1365 猶如標本的Jungle Babbler。 IMG_1424 不要歧視普鳥,Common Myna也記錄一下。 IMG_0828 接著,來看看水鳥。首先是Northern Pintail、 IMG_0915 與沒特色的Gadwall。這兩種鳥,都是我在西雅圖的老朋友。 IMG_1403 新朋友,是這隻Knob-billed Duck。牠們主要分布於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與南亞,是種大型的鴨子(56-76公分長)。這隻嘴上沒有突起的,是母鴨。 IMG_1095 還有一隻新種,是White-tailed Lapwing。來印度次大陸過冬的牠們,夏天在俄羅斯繁衍下一代。 IMG_0944 另一種Lapwing,是在泰國認識的Red-wattled Lapwing。 IMG_1171 牠們在印度隨處可見。 IMG_1324 好久不見的Pheasant-tailed Jacana,飛過打個招呼。 IMG_1033 最後,是距離非常遠的Bar-tailed Godwit。要不是Bachu提醒,我們一定只會注意牠們前方的Glossy Ibis而已。雖不是熱帶叢林,Keoladeo的鳥讓人目不暇給。在日落前,來去中央大道盡頭瞧瞧吧!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Keoladeo National Park中央大道Day1-3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