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2020

初見赤頸鶴

IMG_0426 在印度這塊神話次大陸,有不少動物給我神獸的想像。哺乳動物中的Spotted Deer是其一,而鳥類中當屬各種鶴了。 IMG_0400 過去,Keoladeo National Park以吸引幾年前迷路到台灣的Siberian Crane渡冬聞名。瀕臨絕種的Siberian Crane,主要分為東、西兩大族群。西部族群的南遷地之一是印度,由於僅存數量極少,現在在Keoladeo已經不容易見到牠們的蹤影。倒是不遷徙、主要生存於印度次大陸、東南亞以及澳洲北部溼地的Sarus Crane,還有機會在此相遇。 IMG_0368
Keoladeo第二天,我們的賞鳥主要目標就是這種身高可達1.8公尺、世界上最大型的鶴。在廣大的草澤地尋找Sarus Crane的身影,主要得靠牠們獨特又宏亮的叫聲。 IMG_0377 當遠方傳來牠們的呼喚時,Bachu帶領大家搭上三輪車,再度往公園的中央大道直奔而去。 IMG_0415
果然,才剛進入開闊地帶,就看到左手邊的遠處有兩隻頭頸部呈紅色的大鳥。沒有讓我們找到地老天荒,牠們正是傳說中的Sarus Crane! IMG_0411 只見牠們怡然自得地在乾草地上覓食。 IMG_0385 Keoladeo的地景總是給我神話之境的想像,配上仙鶴般的Sarus Crane就更加切題了。 IMG_0493
說起鶴,可說是我賞鳥的起點。剛到美國唸書買了車後,JY與我就想探索這個將成為我們第二故鄉的州。買了本密西根鳥點介紹的書,說從安亞伯往西開,有個Sandhill Crane保護區Haehnle Audubon Sanctuary and Waterloo Recreation Area。當時還沒見過幾種鳥的我們,就這麼帶著雙筒望遠鏡開車出門尋鶴,也不管季節對不對。只記得開了好一段路來到保護區,舉起重得要命的望遠鏡往遠處沙丘搜尋,似乎隱約見到幾個鶴頭。現在回想實在懊悔不已,只顧著做論文研究的我們像書呆子似的,竟沒好好把握在美國中西部居住的機會走遍這裡的國家公園、保護區與湖泊來賞鳥啊!好在搬去西雅圖做博士後研究時已然覺醒,在回台灣前的「畢業旅行」總算在一個大雪紛飛的五月天於黃石國家公園記錄下Sandhill Crane的倩影。 IMG_0505 從那時起,一路與Red-crowned Crane、Hooded Crane與Siberian Crane在台灣相遇。現在,又多了一種哩!
 IMG_0515
遠遠望著飄著仙氣的大型鶴種,只有滿滿的感動。 IMG_0534 希望牠們能繼續在這塊大地生存下去。 IMG_0473
跟其他的鶴種一樣,Sarus Crane會形成長久的配對關係。我們在印度期間,一共與Sarus Crane相遇兩次,隔天見到的那對還帶著亞成鳥。終其一生緊密的連結,被人視為愛情的象徵。 IMG_0518 你看這兩隻Sarus Crane的身體,此刻不就剛好形成「心」的形狀嘛! IMG_0537
填飽肚子也理好毛後,拍拍翅膀伸展筋骨一下。 IMG_0548 因為下個瞬間,牠們即將高飛!

與動物相遇手札上一篇“晨光漫步—Keoladeo National Park L/N區

Labels:

4 Comments:

At 3/18/2020 12:25:00 PM, Blogger ~mantamola~ said...

我在泰国跟它们有幸向遇,有过一面之缘。

 
At 3/19/2020 01:38: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哇,那真的很幸運呢!話說你目前收集到幾種鶴了?

 
At 3/19/2020 04:39:00 PM, Blogger ~mantamola~ said...

只有三种,泰国,非洲及日本各一种。
https://mantamola.blogspot.com/2017/12/huai-chorakhe-mak-reservoir.html

 
At 3/20/2020 05:25:00 PM, Blogger Euphtw said...

也很棒了!每次看到這種大鳥都是滿滿感動。

 

Post a Comment

<< Home